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武侠修真 > 月老志全文阅读
月老志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月老志无弹窗 正文 第1069章 和解

    阿缟并未把扶桑琴交给孟姜,显然是害怕她说了不算,拿到扶桑琴一走了之。.org

    “好,你帮我救出兄长,我就把扶桑琴给你。”

    “这位虞姑娘与此事无关,你就不要为难她了。”

    孟姜帮虞妩说情,让阿缟先把她放了。

    阿缟点头道:“我离开三声洞甚是匆忙,担心御家加害我兄长,是以才出此下策,委屈虞姑娘了。”

    阿缟有扶桑琴在手,不怕孟姜耍什么花样。两人达成和解,也需要拿出一点诚意。

    虞妩行动自如,但也被阿缟用发丝封了气脉,阿缟抬手在虞妩背上轻轻拂过,指间多了几根纤细的发丝,笔直坚韧,如同银针一般。

    虞妩顺过气来,轻咳了两声,狠瞪了阿缟一眼,她对阿缟恩将仇报本来颇感恼恨,但阿缟是鬼族公主,此举是为了化解鬼族危难,却也情有可原,站在她的立场,倒无可厚非。

    “虞姑娘是受了无妄之灾,阿缟甚是惭愧,先向姑娘陪礼了。”

    阿缟的修为远在虞妩之上,自不怕她来寻仇。不过她也不是蛮不讲理之人,挟持虞妩只是让御家有所顾忌,为搭救桀骏做准备,两人并无私怨,鬼族处境艰难,更不愿多竖强敌。

    “不必了,换作是我也会这么做。”

    虞妩只恨自己技不如人,又掉以轻心,才让阿缟有机可乘。

    “走吧。”孟姜看着天光大亮,时候已经不早,御家失了扶桑琴还不知是何光景,此事还须妥善处理,能不动干戈那是最好。

    孟姜和阿缟着急赶路,凌风御云,疾若飞鸟。虞妩安然无恙,明钦也松了口气,虞妩的身法不及孟姜、阿缟,明钦自不愿将她丢在后面。

    “墨羽,谢谢你来救我。”剩下两人独处,虞妩螓首微

    传闻月老和孟婆曾是一对恋人,月老即是月宫天子,孟婆就是雷神之女孟姜。不过现在是龙族时代,孟姜道果未成,不知和月老是否相识。明钦是月宫天子传人,算起来两人还有些渊源。此番若非孟姜出面,明钦想从乌江水府救人确有许大困难。

    “孟姑娘是要谢,你,我也很感激呢?”虞妩偷瞄了明钦一眼,唇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笑意。

    “人心险恶,再遇到这种事可要当心一些,幸好鬼族公主并非穷凶极恶之人,却也给了我们一个教训。”

    明钦想到远在仙界的荆眉妩,自己不在她身边,不知她是否也像虞妩一样遭遇坎坷磨折。其实孟绮缃的行为也不难理解,在她这个位置上,本也没有太多选择。她忖度彼我的实力,深知炎方神族没有对抗龙族的可能,那么就只能归降或隐退。她又非淡薄名利之人,不会甘心放弃江渎神的尊位,除了接受祖龙的封诰,根本别无选择。

    至于是真降还是诈降,则要视未来的局势而定。如若龙族终能生擒帝俊,威行天界,识时务者为俊杰,她多半是想将这个江渎王风平浪静地做下去,但能否如愿还要取决于祖龙的心思,反之,祖龙大军如若征天失利,她便可以伺机而动,将龙族势力赶出炎方,甚至挥师北上,直捣龙庭。

    自古政治上便讲究一个成王败寇,孟绮缃将来能否洗刷污名还要看局势如何变化。

    孟绮缃说得冠冕堂皇,口口声声是为了黎民百姓,炎方神裔。孟姜将信将疑,孟绮缃的计策看似谨详周密,实际不过是想左右逢源,好处是可以韬光养晦,避免成为龙族的头号敌人。坏处却也很多,龙族大兵压境,这个时候最忌讳态度暧+昧,首鼠两端,谁都不想当先受祸,人各为己,便给了龙族逐个击破的良机。

    而且祖龙多疑雄猜,岂会轻易被孟绮缃骗过,她一旦接受祖龙封诰,龙族势力向炎方渗透便名正言顺,等到孟绮缃想集结力量反击的时候,恐怕已是孤立无援,身边尽是龙族爪牙了。

    不过孟绮缃的计划总还算是为了炎方神族考虑,阿缟听她无一语涉及鬼族,大约是将鬼族作为进献龙族的肥肉,来邀功请赏。

    “那我们鬼族怎么办?江渎神是要将我们投之馁虎了?”

    孟绮缃轻柔一叹,“阿缟公主,不是我不愿意帮你们。龙族势大难敌,这是人所共知之事。你们鬼族比之昆仑神庭如何?视我们炎方神族又怎样?龙族兵锋正盛,所当者破,所击者服,神族尚且败北,惟今之计,也只有避其锋锐,徐图良机了。”

    孟姜冷笑道:“无怪神族为三界之主,战将如云,谋臣如雨,却为区区野蛮龙族所败,朝不保夕。想来都似你一般心思,机关算尽,贪生怕死。眼看这局面一天天败坏下去,又有何敝可乘?”

    “姜妹,赴死易,存孤难。你我作为神族血裔,感情都是一样的。但我身为江渎之神,必须为炎方神族考虑,龙族势大,切不可轻启战端,这也是梦伯母的意思。”

    孟绮缃说得梦伯母自然便是雷神夔龙的继妻泽神梦。

    神族有炼体、炼气两**门,修炼到高深境界都能延年益寿,四象八神可是盘古神王和太元圣母嫡派子孙,昆仑神庭的功臣元老,若无特殊的延命手段,也不可能久存于世。

    诸般法门自以服食最为简便,像西王母的蟠桃,镇元子的人参果,皆能增长数万岁。‘真人之息以踵,众人之息以喉’,凡夫呼吸及肺膈而止,武人可至丹田,道术之士霞举飞升,必得引气至踵,是以一呼一吸远较凡夫平稳悠长,寿元胜过凡人十倍。几万岁对神仙来说也是白驹过隙的功夫。

    王母蟠桃和人参果乃是绝世稀有的天然资源,道人炼制则有金丹大药,也可以长生延命。但是单靠服食法门并非根本之计,如同生于富室,倘若不擅经营,终有坐吃山空的一天。

    仙家服食之法一度十分繁荣,但却没有造就多少仙圣。由于天生灵物孕育期极长,王母蟠桃和人参果皆需万年,结实却非常有限,竭泽而渔反而造成灵物的浪费。

    灵丹药草无非是伐毛洗髓,改善体质,但却是治标不治本,灵药又可遇不可求,所以根本之法还是刻苦修行。随着寿元的增长,复养期也越来越长。所谓天人五衰已经是积重难返,或者所处环境剧烈变化,导致身体适应能力变差,非人力所能挽回。化物复生和元神炼气则是在人力可控的范围内,通过休眠复养,改善自身的体质。

    雷神夔龙和山神夸父修炼的都是盘古炼体之法,这个法门形貌会像常人一样变化,经历壮盛和衰老,不像元神炼气主要是修炼神魂,神魂的盛衰变化是外表看不出来的。

    山神夸父已非盛年,这也是他不敌祖龙的原因之一。雷神夔龙比山神夸父年岁稍长,但他从泽神处学到‘长春气’,兼得炼体和炼气的好处,貌相会比夸父之流年轻一些。但两人化物复生的速度相差无多,夸父和祖龙作战时已是垂暮之年,夔龙也不会年轻太多。

    而且泽神云死后,夔龙蛰居雷泽,很少过问外界之事。就连孟姜也有很长时间没有见过雷神了。

    泽神梦是雷神夔龙的继妻,泽神云的妹妹,泽神云不知所踪,雷神又伏匿不出,泽神梦的地位在炎方神族无人能及。孟绮缃抬出泽神梦来,就是想让孟姜知难而退。

    “阿缟公主,江渎神不肯帮你,你还愿将扶桑琴送给她吗?”

    孟姜和孟绮缃意见不和,早知她难以言语说动,此来乌江水府是为了找寻阿缟,取回扶桑琴。孟绮缃接受了祖龙封诰,成为江渎王,龙族正用兵炎方,征讨鬼族,孟绮缃就算有心相帮,也不好公然和龙族作对。

    阿缟听了孟绮缃的言辞,心知她一心取媚龙族,并不把鬼族安危放在心上,不由意冷心灰。

    “扶桑琴是三声洞镇洞之宝,我费尽千辛万苦盗了出来,原想献与江渎神,为鬼族延一息之命。如今看来是枉费心思了。如若能救我鬼族,就算御家之人将我碎尸万段,妾也无有怨悔。事已至此,纵有神物也是枉然。姑娘倘若喜欢此琴,尽管拿去,不过这可是个烫手山竽,当然你是神族贵戚,想来也不在意什么三声洞。”

    阿缟抚摸着扶桑琴心情复杂,她求得如此神物实指望引得江渎神睐顾,一为援手,哪知孟绮缃早有决断,持意甚坚,磐石可移,此心难回。

    “姑娘慨然相赠,那就多谢了。”孟姜心中甚喜,正要伸手取琴。

    阿缟忽然收了回去,面露深思之色。

    “怎么,你反悔了?”

    扶桑琴是世间少有的法宝,孟姜也没指望阿缟平白赠予。

    “三声洞的人知道扶桑琴在我手里,今虽救不得鬼族之祸,却不能因此白白添一强敌,何况姑娘乃是神族贵戚,江渎神方才说道,泽神已有严令,决不,难道你敢违抗泽神的懿旨?你们该不会合起伙来骗我吧?”

    阿缟想到孟姜和孟绮缃乃是堂姐妹,难不成既不想和龙族作对,又想图谋扶桑琴,才编造说辞,在她面前演了这么一出

    “你年纪不大,心眼却是不少。”

    孟姜哑然失笑,“不愿给也由你,不过你也说了,此琴在你手中只会给鬼族招灾惹祸,江渎神又不敢要,难得我愿意接你这个烫手山竽,你不趁此脱手,更待何时?”

    孟姜看着阿缟清丽绝俗的脸庞,心中感慨万千,她自幼丧母,对于泽神云的记忆早就模糊不清,四象八神是昆仑神庭元功宿老,皆有重生的能力,泽神云并非像天神刑天那样遭到帝俊封印,无法复生,化物重生之后多半不是无名之辈,以雷神和泽神梦的能为居然找不到她的丝毫音讯,实在是让人费解之事。

    此番来三声洞本为寻访扶桑琴,未曾想这位鬼族公主竟然与泽神云容貌酷似,兼且精擅‘长春气’,孟姜忽然想起另一种可能,不由惊出一身冷汗。

    泽神云化物重生之后失去记忆,定然另有际遇,说不定已然嫁人生子,那么阿缟也有可能是她的后辈。其实世间相似之人本多,长春气虽是太元圣母亲传,随着神族血裔流徙四方,通晓此一法门的不在少数,甚至改头换面篡改成别的功法。不管怎样,阿缟的身世总是一条可疑的线索,有值得查证的地方。

    “交与你也可以,不过你要向三声洞澄清此事,并且救我兄长出来。”

    阿缟一心向江渎神求救,桀骏的生死也顾不得了,和鬼族存亡相比,桀骏的性命终是小事。再者他和乌晋找来三声洞,又中了御三郎的圈套,害得阿缟不得不施展手段,尽快从洞中找出扶桑琴,虽然侥幸得手,却也闹得人尽皆知,实非阿缟本愿。

    “这有何难,你把扶桑琴交给我,我自然会保你兄长周全。而且你盗取此琴是为了帮助鬼族摆脱困境,或许我可以帮你想想办法。”

    孟姜想查明阿缟的身世,自须设法接近她。

    “真的?”阿缟眸光一亮,“你就不怕为炎方神族招灾惹祸。”

    孟姜笑道:“江渎神新受龙族册封,必不会使这种情景出现。咱们走吧。”

    孟绮缃微微苦笑,“姜妹,你已经很久没有回雷泽了吧,伯父和伯母对你甚是想念,你应该抽空回去见见他们。”

    孟绮缃素知孟姜性情桀傲,天分又高,年纪轻轻修为已不在她之下,孟姜和雷神关系不佳,是以这些年一直在外游历,很少回到雷泽。孟绮缃劝她回去,就是不想让她在外面和龙族作对,破坏她的计划。

    “再说吧,我最近没空。‘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你也好自为知。”

    众人一起离了乌江水府,还是孟姜的面子大,尽管他们打伤了水府宿卫,孟绮缃也未有留难。

    “公主,你先跟我回三声洞,先救了你兄长出来,再想办法对付龙族大军。”

    8)

    </br>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月老志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