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历史军事 > 大汉龙骑全文阅读
大汉龙骑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大汉龙骑无弹窗 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徐州之战(95)

    其实对于秣陵城,刘澜还有着一个方案,就是尽最大程度调动民间资源,就好像沛县加修两座城池,官府出资,但最后却是走商来买单,虽然收回成本会很久,但也只是时间问题。 .org【】

    但有一点是与现在秣陵城区别较大的,就是当初是先建成城门,然后向急着入城的百姓和商贩收取一定的快速通道费用,虽然也有一些人对此提出质疑,毕竟当初刘澜在取消人头税的时候分明保证过,接下来要取消的就是过税和住税,如今这新建成的城门一收税,过税不就等于又收起来了吗?

    并非如此,新建成的城门是选择性花钱通过,而不是沛县所有城门都又开始征收过税,而走新建成的城门的商贩和百姓其实并不多,往往都是一些商贩为赶时间,又或是一些百姓有急事,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些世家富户,愿意花本就微不足道的入城钱快速进入城内,几百五铢钱比起排队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

    但现实的问题却是刘澜现在的府库里,根本没有就没有这个底子去把城墙和城池先修起来,然后去收税,所以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找一些大商户来承接,事后这座城门的过税可以让商户来征收几年甚至几十年,把他在建设城门时的花费挣出来。

    可当刘澜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时,反向却很大,在他看来比较普遍正常的事情,在幕僚眼中,就是胡闹,首先有谁敢来承接,到时候不认账了这么办?

    你刘澜现在就算能给出保证,可这乱世都是过好眼前,谁敢去想几年以后的事情,就是半年以后的事情都不敢想,在这样的情形之下,有谁敢去承接这个。

    可以说刘澜当着属官说这番话,清楚这些人大多都是徐州当地的大族,掏钱出来没问题,可他们却忽略了一点,这钱一旦掏了出来,十有**算是羊入虎口了,到时候这笔钱怎么要?

    刘澜本来是想吸收民间资本进来的,但他却忽略了一点,商人虽然刘澜给予了他们平等地位,但也只是让他们在户籍上从原来的商籍变成了民籍,就他们来说,这类事情是绝不敢掺和的,自找麻烦,到时候可不是要钱不要钱的事情,而是会不会被杀鸡取卵。

    历史上这种事情少吗?每当朝廷经济出现缺口的时候,要么就是出售官爵来补充府库,要么就是查抄一些商户大族,最后官爵卖得差不多了,商户大族抄的也差不多了就只能转向小民身上了,可这个时候,这些小民其实早已经让这些买官的富商逼得差不多了,把压力一旦再压向百姓,不造反那才有鬼了。

    所以富商这条路压根就走不通,除非刘澜卖官卖爵,也许富户会考虑花钱买,至于垫钱修城门,等以后靠过税回本,可能吗?到时候被一脚踢开,连讲理的地方都没有,哑巴吃黄连的事情,傻子才干。

    刘澜提出来,官员们都清楚,富户不可能也不敢出这个钱,除非你刘澜把他们都请过来,保证没有,最好的办法就是拿刀子往脖子一架,准保都怪溜溜的把钱凑出来,不想就是痴心妄想,这条路行不通,自然他这番话就是对他们说的了。

    他们家大业大,可在徐州,有三大家族呢,谁敢出这个头,他们不出来,大军都互相盯着呢,谁都不傻啊,有谁人肯定愿意出这个钱,巴结刘澜啊,多好的机会,这点钱算的了什么,可这么多人盯着呢,你敢还是他敢出这个头?

    以后小鞋那还不得被穿烂了,这个时候就得有人带头,而且还是分量重的,不然全都得安静坐着。

    可不管是糜家还是甄家,其实一早就表达过这样的意向,他要想借助两人之手,秣陵城也就不会停工了,关键是日后他们来收这个过税不好听啊。

    指不定民间会如何编排他呢,里外里好吃都让你的亲家沾了,虽然他不怕闲言闲语,可这事事却必须要防民口食,而且刘澜也真的不想借助他们的势力,不然的话,当初留在冀州,借助甄姜的势力,那效果可比他回辽东到徐州强多了。

    最少钱粮和兵员都不缺了。

    所以这件事情还得三思后行,如果等徐州之战结束之后还是一筹莫展,那就只能找二人谈一谈了,当然也只是借,到时候这个过税由他派人去收,收缴多少都交给甄家和糜家,这些事情,他能想到二人都不会在乎,可有些事情必须得分清楚,公私分明,尤其是这两家,更是如此。

    这可不仅仅只是人情世故那么简单,归根到底已经上升到派系了,甄家虽然南下之后紧守本分,可不要忘了不管是甄俨还是甄豫和辽东武将集团的关系很密切,就算他没派系,但别人也一早就把他归在了辽东系里了。

    而糜家,则是徐州代言人,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家族实力,更因为糜箴的关系,所以他们二家的资源最后就是不要触碰。

    至于其他的,如工人这些,根本无须担忧,他早有了应对之策,到时候就算工程浩大,最多就是把每郡的郡国兵们抽调一部分组成工程兵,麻烦立即解决,不仅算他们服役,而且还有钱拿,而且就一年时间,时间一到直接返乡。

    秣陵的麻烦也许不是什么麻烦,可是徐州的麻烦,才是真正的麻烦,陈登到达徐州之后,首先在地图之上画出了一道未来修建运河的路径,然后亲自沿路查看,一路观察,开通运河没什么阻碍,最大的困难,其实还是人力物力这一点,他得想来想去,虽然有困难,但还是可要解决的,不过工程可能就要延后了。

    他返回徐州的当天,刘澜正巧也从兰陵返回,陈登向刘澜汇报了一下运河的具体情况,困难有,但对他来说,却从来不是抱怨诉苦的那种性格,就好像在广陵,他也没有任何抱怨,就算被刘澜误会,也没去解释。

    他就是这样的人,困难是一方面,但事情没干好,就是没干好,如果事情容易做,谁都可以做,要你干什么?你有什么颜面做这个广陵郡守,可你身在其位,却没有把事情做好,那就没什么可解释的,默默承受就是了。

    所以在视察回来之后,陈登没有当着刘澜的面说有什么困难,只是说尽最大的能力,来让运河尽快疏通竣工,保证南北漕运畅通。

    不过刘澜显然没想到陈登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左这件事,吓了一大跳,漕运只是他当时的一个想法,是需要逐步来实现的,毕竟这完全是为了与秣陵新城配套的工程,秣陵新城还没建设好呢,他就考虑漕运,太急了,再说现在正是徐州大战之际,目光更多还是应该转到战争和动员的这些事情上来。

    “保证后勤,是你现在最主要的事情,运河不急,你也不必太心急,有个十年甚至二三十年能竣工就可以了。”刘澜笑说着,他可是知道,杨广不就是太着急,把几十年的事情几年干完了,耗费大量的人力,最后百姓这才纷纷造反。

    不过以他后世的角度来看,杨广的败,其实这些百姓造反并非致命,就好像这个时代的人的想法那样,百姓的造反不可怕,但如果有世家掺和或者是世家造反,那则是非常恐怖的。

    其实杨广的败,不就是败在了关陇势力的倒戈,如果他不那么急着清除关陇旧势力,那么关陇这些势力也就不会去扶植李唐,最后也不会成全了别人。

    这些都是刘澜必须要吸取的教训,有些事情很好,能够造福百姓,可在没有显示出来之前,是没多少人能够理解的,反而还极为容易受到教唆和影响,到时候内部出现任何叛乱,那才是危险的。

    可不管是糜家还是甄家,其实一早就表达过这样的意向,他要想借助两人之手,秣陵城也就不会停工了,关键是日后他们来收这个过税不好听啊。

    指不定民间会如何编排他呢,里外里好吃都让你的亲家沾了,虽然他不怕闲言闲语,可这事事却必须要防民口食,而且刘澜也真的不想借助他们的势力,不然的话,当初留在冀州,借助甄姜的势力,那效果可比他回辽东到徐州强多了。

    最少钱粮和兵员都不缺了。

    所以这件事情还得三思后行,如果等徐州之战结束之后还是一筹莫展,那就只能找二人谈一谈了,当然也只是借,到时候这个过税由他派人去收,收缴多少都交给甄家和糜家,这些事情,他能想到二人都不会在乎,可有些事情必须得分清楚,公私分明,尤其是这两家,更是如此。

    这可不仅仅只是人情世故那么简单,归根到底已经上升到派系了,甄家虽然南下之后紧守本分,可不要忘了不管是甄俨还是甄豫和辽东武将集团的关系很密切,就算他没派系,但别人也一早就把他归在了辽东系里了。

    而糜家,则是徐州代言人,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家族实力,更因为糜箴的关系,所以他们二家的资源最后就是不要触碰。

    至于其他的,如工人这些,根本无须担忧,他早有了应对之策,到时候就算工程浩大,最多就是把每郡的郡国兵们抽调一部分组成工程兵,麻烦立即解决,不仅算他们服役,而且还有钱拿,而且就一年时间,时间一到直接返乡。

    秣陵的麻烦也许不是什么麻烦,可是徐州的麻烦,才是真正的麻烦,陈登到达徐州之后,首先在地图之上画出了一道未来修建运河的路径,然后亲自沿路查看,一路观察,开通运河没什么阻碍,最大的困难,其实还是人力物力这一点,他得想来想去,虽然有困难,但还是可要解决的,不过工程可能就要延后了。

    他返回徐州的当天,刘澜正巧也从兰陵返回,陈登向刘澜汇报了一下运河的具体情况,困难有,但对他来说,却从来不是抱怨诉苦的那种性格,就好像在广陵,他也没有任何抱怨,就算被刘澜误会,也没去解释。

    他就是这样的人,困难是一方面,但事情没干好,就是没干好,如果事情容易做,谁都可以做,要你干什么?你有什么颜面做这个广陵郡守,可你身在其位,却没有把事情做好,那就没什么可解释的,默默承受就是了。

    所以在视察回来之后,陈登没有当着刘澜的面说有什么困难,只是说尽最大的能力,来让运河尽快疏通竣工,保证南北漕运畅通。

    不过刘澜显然没想到陈登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左这件事,吓了一大跳,漕运只是他当时的一个想法,是需要逐步来实现的,毕竟这完全是为了与秣陵新城配套的工程,秣陵新城还没建设好呢,他就考虑漕运,太急了,再说现在正是徐州大战之际,目光更多还是应该转到战争和动员的这些事情上来。

    “保证后勤,是你现在最主要的事情,运河不急,你也不必太心急,有个十年甚至二三十年能竣工就可以了。”刘澜笑说着,他可是知道,杨广不就是太着急,把几十年的事情几年干完了,耗费大量的人力,最后百姓这才纷纷造反。

    不过以他后世的角度来看,杨广的败,其实这些百姓造反并非致命,就好像这个时代的人的想法那样,百姓的造反不可怕,但如果有世家掺和或者是世家造反,那则是非常恐怖的。

    其实杨广的败,不就是败在了关陇势力的倒戈,如果他不那么急着清除关陇旧势力,那么关陇这些势力也就不会去扶植李唐,最后也不会成全了别人。

    这些都是刘澜必须要吸取的教训,有些事情很好,能够造福百姓,可在没有显示出来之前,是没多少人能够理解的,反而还极为容易受到教唆和影响,到时候内部出现任何叛乱,那才是危险的。21032。

    a

    </br>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大汉龙骑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