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历史军事 > 我的老婆是军阀全文阅读
我的老婆是军阀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我的老婆是军阀无弹窗 第二卷 第十四章 风起云涌

    书房里,叶昭一字字看着从广州转来的霍尔律师的信,心也渐渐沉进了谷底,霍尔律师在信里言道,英法俄等国已经在巴黎开始谈判,准备结束这场战争,俄国对黑海扩张的努力遭到重挫。

    随信还有一份英国报纸,几乎整篇都是克里木战争的新闻,克里米亚战争,创造了很多先例,电报在战争中被使用,火车被用来运送补给和增援,战壕战在欧洲开始出现,世界上第一个女护士,被称为“提灯女神”,近代护理的创始人南丁格尔令野战医院的条件真正得到改善。

    随军记者首次参加战事并可以在同rì将战况报告给家乡的报纸,更开始用摄影照片记录战争情况。

    这场战事,令欧洲军界渐渐摸索近代现代战争理念,对于步枪、火炮的技术也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

    但叶昭不是为西方文明更加强大的影响力而心忧,而是他知道,这场提早结束的战事令英法可以马上调头来对付中国。

    自己在看这封信的时候,想来《巴黎和约》已经签订,甚至英法舰队已经铺天盖地的驶往远东,其实从自己写给包令的密信被包令婉拒就能感觉到,英法中的战事不可避免,本来,自己是希望神炮营能借助英法船舰奇袭俄远东港口城市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但被包令婉拒,看来中英法协同对俄作战成为了泡影。

    第二次鸦片战争,从感情因素来说,自己自然不希望发生,但从另一个角度,如果没有第二次鸦片战争的惨痛教训,国人的觉醒更是遥遥无期,历史上,没有第二次鸦片战争,就没有洋务运动。而自己,却是要利用第二次鸦片战争令中国的变革更加快,更加彻底,如同洋务运动中那样官办企业,是不可能令中国发生实质xìng变化的。

    只不过,中英法战事真的爆发的话,那会不会还会发生火烧圆明园的惨剧?

    神炮营及团练各勇的弹药倒是没问题,霍尔律师可说是个极厉害的人物,“铜帽”还在源源不断的运来关外,倒是没受到什么限制。

    只不过,新军同罗刹人半军半民而又武器落后的武装交手固然大占上风,同英法呢?只怕没那么简单了。尤其是现在自己若率新军同英法一定要分出高下的死掐,败了固然自己的家底败光,说是从头来过都不可能。胜了又如何?国人继续自高自大,强硬派开始大唱赞歌,任何变革都会遭到唾弃。而羸弱的中国就好像后世的共和国被妖魔化,可是现在的中国,又哪有被妖魔化的资本,当英法当你是一个危险的野蛮人对手而不是可以捞银子的腐朽帝国,只怕会发动更大规模的战争,更会重新审视你,遏制你的发展,又有北方俄国卷土重来,现在的大清国,可是半点还手的能力都无。

    可难道自己就按兵关外,任由历史重演?

    十几天后,庙街一带哨兵传来讯息,发现罗刹舰队南下,目的地不明。

    叶昭终于坐不住了,穆拉维约夫,必然是北下进逼直沽,威胁京师,妄图和běi jīng谈和约,窃取最大的利益。

    俄国舰队敢于南下,那预兆着巴黎和约的信息已经传到了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至少英法俄已经结束了战争状态。

    在书房里,叶昭奋笔疾书写了一道折子,言道据闻克里木战役结束,英法必寻借口与我大清开战,罗刹人在远东的兵力已不足以威胁关外八旗,颇为可虑的乃是其舰队南下威慑京师,但罗刹船舰古旧,直沽海防必可拒之。

    现今大患乃是英法卷土重来,请皇上下谕,调神炮三营赴广州以拒英法。

    叶昭的折子递上去之后,却如石沉大海,而亲王写来信,似乎也觉得爱儿危言耸听,显然现在叶昭虽然在北疆连战连捷,但终究年少言轻,京里的大臣们没几个相信他的说法,只有直隶总督叶名琛随后上了道折子,附议叶昭之言。

    叶昭这时候,除了叹息又能作甚么?唯一欣慰的就是罗刹舰队停在直沽,要求同大清国和谈,奈何没人理会。要说炮轰直沽,罗刹几艘船舰还真力有不逮。

    咸丰谕令到了瑷珲,却是要叶昭率关外众勇北上克敌,扬大清国威于异域。

    叶昭当时直想吐血。

    ……1855年12月初,英法舰队集结珠江口,撞翻清军巡营小艇一艘,并炮击渔民为乐。

    广州居民大忿,随即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报复运动,西关十三行以及洋夷众商行被付之一炬,尽成灰烬,一艘自广州开往香港的英国邮船遭劫,船员全部被杀。

    随即十二月中旬,英法联军六千人炮击广州,并登陆攻城,广州将军富良率八旗绿营奋勇抵抗,但广州城还是一rì后失守。叶昭这个对头,却委实有气节,据说亲自带兵拒敌,更身负重伤而不下城。

    广东巡抚柏贵投降,并在以巴夏礼为首的“联军委员会”的监督下继续担任原职,富良则被俘虏送去印度,英法夷人自是要给大清国官员一次沉痛的教训。

    两广总督桂良,也就是六王爷奕䜣的老丈人,逃往广西桂林府。

    而叶昭接到的上谕几乎是一rì三变,京城刚刚接报英法舰队出现在珠江口之时,咸丰下谕令叶昭率各勇驰援广州,但第二天,就在叶昭与蓝玉交接海神山城防务之时,京里又来了六百里加急,广州失陷,神炮各营及关外各勇速直下广州光复南疆。

    想来英法炮舰刚刚在珠江口出现时广州的官老爷们混没当回事,没准压了几天才上报朝廷,而广州陷落的六百里加急怕是跟前一道折子前后脚到的京城。

    接到上谕时叶昭正同蓝玉辞行,听到广州城终于还是陷落,叶昭心里一阵叹息,再听闻咸丰要自己率各部去广州同英法死掐,更觉心情沉重,这一趟,实在是个解不开的局。

    海神山城一带,神炮营各部正一拨拨开拔,而集中营的俄国女奴们,则被送去了吉林南部郑亲王府的一处农庄,那里有数千亩良田,却一直没怎么打理,几乎处于荒芜中,刚好可令这些俄国女奴充当劳力。

    海神山城的城主府邸,罗刹人所建,极为简陋,一座光秃秃的二层木板小楼。

    在一楼所谓的客厅中,甚至石墩都被当成了座椅,不过叶昭占领海神山城后,自然令人全部换成了舒适的木椅,冬rì,还铺了毛绒软垫。

    坐在一张木头长桌旁,和蓝玉手里每人一杯酒,蓝玉正叹息道:“国运艰难,国运艰难啊!”

    对于蓝玉,叶昭实在有些摸不透了,布顺达一事,他提也不提,好似权当没这回事,可布顺达回去,若不向他哭诉告状那怕是不可能。

    不过现今自不是揣摩他之时,就算他心里记恨了自己,那也由得他。

    只希望,他能守好北疆大门吧。

    举起酒杯,叶昭道:“三哥,这海神山就交给你了!”这座黑龙江北的石城战略位置多么重要,想来蓝玉也省得。

    蓝玉微微点头,举杯和叶昭碰杯,说道:“也祝小王爷在广州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叶昭心里苦涩,默默饮了杯中酒。

    ……在大军奔赴关内的途中,六百里加急不绝,几乎全部是坏消息。

    可能是被英法破广州所振奋,太平军全线出击,石达开破湘军水营,陷西昌,烧毁湘军战船百余艘,兵部侍郎曾国藩跳水获救,现坐困南昌,被太平军重重包围。

    更有江南大营遭太平军猛攻,危在旦夕。

    当叶昭部扎营山海关时,另一个噩耗飞马传来,英法破广州时,公平党贼众在广西起事,现连克数城,攻陷桂林府,建国号中华天国,推贼首叶昭叶文武为天王,女贼逆苏红娘为兵马大元帅兼统理院首相,粤西名绅陆月亭为统理院副相,宣称要“扫清寰宇,恢复中华”

    叶昭看到这条急报一口茶水当场喷了出来,早想过苏红娘的蛰伏必然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可没想到是这么个惊天动地。

    一举几乎攻陷了大半个广西,甚至可以说,已经占领广西全境,可不是,重要的州府,几乎全部被其收于囊中。

    天王?叶文武?

    叶昭这个头大啊,给自己弄的字号也太俗了吧?文武?明明知道自己文又不行武又不得,这可不讽刺人么?

    都能想象为自己取这个字时,苏红娘那小丫头坏笑准备看自己笑话的神情。

    心里一热,又是一恼,也不知道她现在若在自己面前,自己是想和她诉衷肠呢还是想骂她一顿出气。

    枣红骏马人立而起,银枪寒气森森,马上一位倾城倾国的古典大美人,粉黛轻描,眉目如画,一袭火红长裙,叠叠裙裾下隐隐露出蹬在马镫中的红sè绣花鞋,娇媚火辣,艳美无方,正是美人如画、烈马似云。

    这等景象早已深深刻入叶昭心间,可真想一睹红娘在千军万马中的风采。

    不过慢来?推举我为天王?这小丫头聪明绝顶,可不会仅仅为了好玩而胡闹,若说以前用自己的名号尚可用塑造神秘感来解释,毕竟那些枪械弹药,都可以说由一位神秘的幕后人提供,可更鼓舞士气,给其部下营造一种有绝大力量支持的假象,以坚部下之心。

    可现在把自己的名号搬出来做天王,可就不仅仅是为了营造神秘感了,哼哼,是准备有朝一rì逼着自己造反吧?等她认为的时机到了,把自己底细揭出来,自己只能乖乖去和她一个阵营。

    叶昭不觉有些好笑,确实,红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每天琢磨什么,若不想最后“夫妻反目”,就只能想法子逼自己去和她坐一条船。

    不过就算说此叶昭为自己这个彼叶昭,京城只怕也没几个人会相信,难道自己疯了?资助反军挖自己的墙角?不过想想却也难说,红娘可没喊“驱逐鞑虏”,那自己“勾结她”谋反篡位,想当皇帝,那么,可也算能说通的理由。

    不行,可得早rì见她一面叫她别胡来,不然可就乱了自己的大事,不过想来,至少三五年内,她见不到自己的话,应该不会揭自己的底,若不安排妥当,可就会害得自己被灭族。这里面厉害干系她又岂会不知?

    叶昭又渐渐想到她的名号,统理院首相?这个统理院是什么东东?想来相当于zhèng fǔ之类的架构吧,必然是不中不西不伦不类,可是,也算难能可贵了。

    自己的书本就是皮毛,被红娘这小丫头拿去蛊惑人心而已。要说她这临时政权真有什么mín zhǔjīng神,那自己可不信。不过嘛,总归比大清国的政治架构要强吧?

    这份急报,令叶昭辗转难眠,几乎是睁着眼睛熬到天明的,这局势的发展还真出乎自己的意料,风起云涌,自己又该如何做呢?

    ……第二天一大早,叶昭部刚刚开拔,咸丰的上谕就到了,却是要叶昭率各勇rì夜兼行,速速拱卫京师。

    看来南方各省巨变可真令咸丰吓破了胆,可不是,东南半壁,几乎全部沦丧,不是被夷人占据,就是被反贼陷落,现在他哪还有心思令叶昭率部去光复广州?

    可是令叶昭想不到的是,当大军到了京城东北密云,安营落寨,叶昭正准备进城去面见咸丰之时,又一道上谕到了。

    上谕里讲,同罗刹人和议已成,要叶昭部速拔营奔赴江南,驰援江南大营。

    随同上谕,还有六百里加急送来的同罗刹人签订的《běi jīng和约》,叶昭看也未看,想来和约里都是满嘴天朝上国自欺欺人的用词,倒是和约附带了疆域图,叶昭忙翻开来看,却是松了口气,至少海神山以南都为中国国土,而庙街一带,同罗刹协同管理,至于海参崴什么的,罗刹人那是提也未提的。

    看来自己这半年总算没白辛苦,罗刹人没狮子大开口,不过话说回来,海神山一带都被封为有主之地了,再糊涂的大清官员也不会将之割出去,更别说负责谈判的还是六王爷奕䜣了。

    至于那些含糊其辞的与罗刹共有之地,只能以后再说,罗刹人想来也是同样的心思,只不过怕是从现在起,罗刹人就会向这一带“共有之地”上飞快的移民,只怕庙街不多久就会被建成罗刹人占据大多数的港口城市。

    而将来若想收回这一带土地,却是要更为艰辛了。更说不定几年之后,罗刹人准备的差不多了,克里木之败缓过元气了,就会在北疆制造事端,而经过克里木之战后,其军制科技必会改革得到长足的发展,到时关外八旗,只怕不堪一击。

    不过现在多想无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叶昭又将目光投在了第二道谕令上,奔赴江南,驰援江南大营?那就是不叫自己进京了?为什么突然不见自己,虽说圣意难测,可大军已经到了京城外,却不令自己这个统帅进城询问军务,可也太反常了?

    正在帐篷里踱步,皱眉思量。外面亲兵匆匆来报:“大人,郑亲王府三等护卫多罗隆求见!”

    叶昭忙道:“快传!”想来是亲王来信,必可解自己之惑。

    多罗隆是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穿青袍便装,辫子油亮,气度极为沉稳。

    进了中军大营多罗隆打千问安,叶昭就问道:“亲王福晋安好?”

    多罗隆笑道:“主子们都好。”

    叶昭这才微微放心,咸丰这道上谕大非寻常,令自己想不胡思乱想都不得。

    多罗隆又摘掉帽子,从头发里摸出一个黑sè蜡丸,双手递给叶昭。

    见是密信,叶昭就知道出了大事,接过来捏碎,里面有一张小纸条,“大行皇帝驾崩,老六把持朝政,秘不发丧”,是亲王的笔迹。

    叶昭好半天没回过神,咸丰驾崩?这,可早了好几年了!不过想想今世咸丰本就身体更为虚弱,又突然遭遇广州城破、广西惊变、太平军连战连捷,这眼见东南半壁江山陷落的打击,只怕他惊吓之下,这虚弱的身子板可就顶不住了。

    咸丰驾崩,那么大清皇帝可就是那嗷嗷待哺的懿妃之子了,这是唯一的皇子。

    六王爷,肯定是咸丰临终前交代的顾命大臣之一,就算咸丰暴毙,没有留下顾命大臣遗命,他也理所当然成为京城众权贵官员之首。说不定就趁机给自己鼓捣一个议政王摄政王的名头。

    谁叫前世他的对头们在今世羽翼未满呢?反而他甚得咸丰信任,听闻步兵统领丰生额也与他过从甚密,这步兵统领衙门,有“颁其禁令以肃清辇毂”之责,统率着八旗步兵及绿营兵马三万余jīng兵,几乎相当于后世的京城公安局、武jǐng外加卫戍区部队。

    有丰生额支持,现在六王爷在京城只怕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假传遗命给自己捞个摄政王的名头还真不见得没可能。

    咸丰,死的可不是时候啊,这六王爷横竖看自己不上眼,他把持了朝政,自己还用过rì子么?整天防着被他夺权怕都应付不暇了。第二道上谕,分明就是六王爷一党假借咸丰的名号传的。

    叶昭回身慢慢坐回到交椅上,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是凉的,他兀自未觉。

    京里,现在也乱作一团吧,眼见咸丰前一道上谕,要神炮营拱卫京师,可以想象,只怕许多大臣包括咸丰自己对收复东南疆土都不抱什么希望了。

    可能有人都在盘算如何划江而治了,甚至一些满洲权贵,怕已经准备跑路关外了吧。

    叶昭眼睛猛的一亮,趁乱率神炮各营及辽军各勇杀进běi jīng城?

    随即就摇了摇头,不说能不能击败拱卫京师的禁军,就这杀进běi jīng城的名号是什么?只能是谋朝篡逆,喊什么清君侧根本没意义,谁心里都明镜儿似的,现在自己这帮手下怕是没什么心理准备呢,突然就要攻打běi jīng城,可未免太吓人,自己的威望怕是还不足以使他们跟着自己上刀山下油锅。

    何况就算现在占了京师,对自己又有何裨益?年纪轻轻的,又没什么威德,不过抗俄赚了些人气,可要这么一搞,转眼就赔光了,地方大员谁会服气?没二话,转眼都组织人马进京勤王了,就算叶名琛,只怕也马上将自己划为乱臣贼子一列。

    可难道就这么听凭六王爷摄政?那可是万万不能,现在或许他还不会动自己,但几年之后,等他羽翼丰满,怕是会想尽办法来削弱自己。这个人,咸丰封自己个爵位他都看不过眼,就更勿论其它了。

    有些人,好似天生就是对手。

    自己,在京城需要盟友啊,需要有能力和六王爷抗衡的盟友。现今看似危机重重,对自己实则却是个极佳的机会。

    蓉儿她姐姐?叶昭苦笑着,本来和兰贵人拉上些关系,就是想以后能利用,可现今看,咸丰死的太早,懿妃连个贵妃娘娘的名号还没拿到呢,人微言轻,又济得什么事?谁会听她的?

    不过她说到底是小皇上的生母,不知道六王爷会不会和一众大臣商量着晋懿妃太后的名号,想来为了安抚她,过些时rì,多半会晋为太后。

    不过眼见皇上年幼无知,六王爷专权成定局,莫说西太后,怕东太后心里都不是滋味,自己如何利用呢?

    叶昭皱眉想着,渐渐有了计较,这个影响了中国近半个世纪的女人,这个自己前世也恨之入骨的女人,今世,看来自己却是要想尽办法来扶持她上台。

    这可真是一种讽刺,可为了以后的发展,自己也只有暂时和她“狼狈为jiān”,还是那句话,走上这条路,被人误解怕什么?再说了,这一世的兰贵人,还说不定最后是什么情形了,就算她想祸国,也绝不会有那个机会。

    支持东西太后垂帘听政,以和六王爷一党抗衡,是现今自己最好的选择。

    而如何能将东西两宫太后扶上台,却是要细细思量了。还有自己的部下,这时候就更要他们和自己同心同德,没有这枝兵临běi jīng城下的武装支持,可是什么事都干不成。

    六王爷要自己率部去江南,也是大变之际,忌惮自己的武力。

    想想现今驻扎在密云的jīng兵,振威、振武、振和神炮三营,左江、右江小炮队二营、以缴获罗刹火器装备的火枪营,加之长刀兵、藤牌兵、长枪兵、弓箭兵总有五六千众。这枝身经百战的劲旅在běi jīng城下这么一摆,要说六王爷不胆寒,那谁会相信?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我的老婆是军阀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