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历史军事 > 我的老婆是军阀全文阅读
我的老婆是军阀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我的老婆是军阀无弹窗 第二卷 第十二章 集中营

    海神山城经罗刹人jīng心修筑,城墙由坚固的巨石垒成,两侧更有炮台两座,易守难攻,现在却成为叶昭部在黑龙江北的桥头堡。

    海神山城北郊用木栅栏圈起了一片土地,里面有形形sèsè的简陋木板房、茅草屋以及破烂的帐篷,总有上百间居所,在这些简陋的窝棚进进出出的皆是眼窝深陷、高鼻梁、皮肤白皙的罗刹人,其中妇孺居多,甚至孩童中都不见几名男童。

    这里算是叶昭给罗刹人建的集中营,几个月的征战,俘虏的罗刹士兵暴民除了少部分遭到屠戮,其余大部交由黑龙江、吉林二将军解往京城。

    而集中营则关押了罗刹妇女二百七十三名、六岁下儿童五十六名,叶昭已经严令,不许士兵进集中营滋事,违令者杀无赦。

    叶昭也想过设立营jì,例如从关内关外招募女子再由罗刹妇女中征募些自愿者,但后来这个念头就压了下去。营jì可设,但不是现在,一枝jīng兵,可以给予他们舒适的环境,但却不可建军之初就养成一枝老爷兵,就好似后世的欧洲军队,靠科技先进打顺风仗那是百战百胜,讲究的是零伤亡,可若真出现一枝科技可以与他们抗衡的铁血之师,战斗力只怕马上就会锐减。

    现在的新军,可还不到讲人文关怀讲人命重于天的时候,远远不到呢,自己有生之年能看到的话,也就算不枉重生一场了。

    走在集中营中,身后跟的是几名亲军卫队的卫兵。叶昭的亲军卫队约有百余人,皆为新军团勇中征募,上报朝廷的编制为“护旗卫”,护旗统领为三等护卫巴克什,副统领为苏纳。

    看到叶昭以及叶昭身后披甲的卫兵,罗刹妇女们纷纷惊惶的逃进窝棚里,要知道她们几乎大半都遭过中国人的xìng侵犯,就算是jì女,被强暴同拿钱出卖**也完全是两回事,而更有一部分妇女亲眼目睹中国人如何残忍的杀害她们的丈夫,这群中国人,在她们眼里和恶魔无异。

    不过被关在集中营,这些罗刹妇女大多数只能逆来顺受,现在已经按照中国人的命令做手工活换取食粮,例如编草鞋、织布等等,有会木匠手艺的还用中国人提供的木料做些桌椅板凳。

    其实这些妇孺,按照咸丰的谕令本是发给叶昭为奴的。

    海神山一带土地,咸丰很大方的赏给神炮营及团练各勇开垦,一来叶昭上的折子很令咸丰动容,无主之地变为有主之地,王治自此有度可依,犒赏士卒,更可令他们从此“将士用命,守土保家,莫不浴血”,咸丰自觉得叶昭方略绝妙可行。二来莫说江北之地本就无主,就算关外至黑龙江之南,都是大片大片无主的荒芜之地,朝廷一再下令鼓励旗人开垦,开垦者不但土地归其所有,更有赏银可拿。但奈何旗人懒惰,这些年新开垦的良田极为有限,倒是部分开放关禁后,汉人开垦的良田大幅增加,不过碍于关外制度,汉人大多只能托名旗人名下代为开垦,最后同旗人哥俩私下分账。

    黑龙江北土地赏给士卒开垦,不过空头赏赐,咸丰自然乐得大方。

    是以关外各勇,就算最底层的团练士卒,都在海神山一带有了十几亩土地,而叶昭就更分到了万余亩山林,几乎整个海神山都成了他私有。

    只是叶昭也知道,这空头支票兑现遥遥无期,现今所辖士兵又怎么将家眷或者招募佃农送来江北开垦荒田?一来现实条件下海神山一片土地产量想来极有限,是不折不扣的贫瘠之土;二来黑龙江北,随时可能遭到罗刹人反扑,稍有脑子之人也不会现在开垦这里的土地。

    不过不管怎么说,众士卒自然一片欢腾,当今之世,平民家庭可不最想要的就是自己的田地?

    罗刹妇孺发给叶昭为奴就是这道上谕里来的,虽说大清入关后早就渐渐废除了圈地掠奴等等带有奴隶制度sè彩的作法,但赏赐家奴给功臣几乎是历朝天子惯用手法。赏万亩山田,更一次xìng将数百战俘发给叶昭为奴,或许是咸丰帝也觉得对叶昭有些不公吧,这才厚赏以示恩宠,毕竟能在他面前吹风的不仅仅只有六王爷一人。

    叶昭本来倒想过等战事过后,圈一块地,令这些罗刹女奴耕种,再从江北雇佣佃农过来,怕慢慢就会与这些罗刹女奴婚配,想来这一带会逐渐形成一个村落、镇子。但后来想想觉得不妥,百十年后,江北有这么一个混血城镇,怕不是什么好事,倒是要再思量思量。

    想着这些事儿,走着走着,叶昭脚下一滑,就觉得踩到了什么湿乎乎的东西,低头看去,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明显是一滩尿迹。

    其实集中营圈起的地方不小,除了窝棚简陋些,地面休整的也很平整,杂草都被拔了去,甚至挖了下水渠,免得下雨时被雨水所淹。

    不过怎么会有人随地便溺?

    叶昭可不想这里变成臭烘烘的猪圈,不管怎么说自己是现代人,集中营的管理还是要文明一些。

    “怎么回事?不是叫她们搞好卫生么?”叶昭蹙眉问身边的达呼尔妇女,看守这座集中营的主要以达呼尔十几名女战士为主,当然,再远处自然驻有团勇jǐng戒。

    达呼尔妇女吓了一跳,心说被大帅踩到这腌臜物,自己倒霉不倒霉?立时转头大喊了几声,却是喊一个俄文名字,似模似样的,自然是玛德教士教的,旁的学不会,管理集中营的罗刹妇女的名字她自然要记清楚。

    在一棵树旁顺势搭建起的木板房里,很快就走出来几个人,为首的是一名人高马大异常健硕的罗刹妇女,三十多岁年纪,魁梧的怕是能装下两个叶昭,一看力气就不小,目露凶光,满脸横肉,和叶昭看过的欧美电视上塑造的那种猪猡杀人犯、暴戾变态的女角sè很相似。

    罗刹战俘,自然也有“俄jiān”,这位叫做拉丽莎的肥胖妇女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很快就成为管理集中营的俄jiān骨干分子,对中国大人一副面孔,回头对集中营里的其她俄国妇女又是另一副脸孔,古今中外的“jiān”,大概都是这副德行。

    拉丽莎身边,玛德教士也在,近来他经常进出集中营,也是唯一一个白rì可以zì yóu进出集中营的男人,叶昭自是希望他能对这些罗刹妇女进行一些“心理治疗”,安抚她们。

    达呼尔妇女凶着脸训斥着拉丽莎,拉丽莎虽然听不懂,却是一副卑躬屈膝的作派,满脸讨好的笑容。

    等玛德教士翻译成俄文,拉丽莎连声说对不起,叶昭倒是能听懂这个词。

    随后就见拉丽莎转头怪吼了几声,那高分贝震得叶昭耳膜生疼。

    不多时,旁边的茅草屋里,木板门被挪开,一名罗刹妇女探出头来,二十多岁年纪,细高挑,深红sè的头发,长得倒是顺眼。

    拉丽莎却是马上几步窜上去,抓住那罗莎妇女的头发,猛地把人揪了出来,那红头发俄国女人疼得叫了一声,就被拉丽莎按在了地上。拉丽莎似乎还不解恨,又用她肥肥的大脚踩着红头发女人的脸,嘴里大声诅咒恶骂。

    叶昭目瞪口呆,玛德教士无奈的在旁边解释:“被殴打的女人叫玛琳娜,也就是随地小便的人。”玛德教士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做这枝中**队的随军医生是对是错,却也只能尽自己的努力劝说这位年青的都统大人讲慈爱,不要去伤害平民,而对战俘,玛德教士就更是悉心照料。

    这位年青的统帅,不管怎么说,还是能说的上话的,至少对于这座战俘营的管理,就听了自己很多建议,例如预防传染病等等举措。

    是以玛德教士对叶昭的印象倒不怎么坏,毕竟是军人,做的很多坏事也身不由己。玛德教士祈祷的时候倒常常替叶昭在上帝面前说几句好话,希望这位中国将军不会被上帝遗弃,死后能进入天堂,而不是下地狱受苦。

    玛德教士自不知道现在这些俄国战俘可都是叶昭的私有财产,叶昭自不希望疾病流行,令其财产遭受损失。

    叶昭有时候就是这么恶意的想,其实他心底深处现代人的那种柔软,又怎么会丢掉?只是他更喜欢把自己想像成一个“坏人”而已。

    看到玛琳娜被打的嘴鼻冒血,叶昭不由得更蹙起了眉头,这个“庄头”,也太野蛮了吧。

    想了想,就侧头对玛德教士说道:“召集所有战俘,我跟她们说几句话。”

    玛德教士叽里咕噜和拉丽莎说了几句,拉丽莎这才放开地上被她殴打的只剩半条人命的玛琳娜,开始用她的高分贝吼叫,而几名她手下的俄国妇女则跑向远处的茅屋,自是喊那些听不到拉丽莎鬼吼的战俘。

    稀稀疏疏的从各个茅草屋走出一个个没有生气的俄国女人,她们更像是木雕泥塑,而不能看成一个个的人。

    这些俄国女人好像木头人般从四面八方走过来,汇集到了集中营中心这块空地上。

    而“庄头”拉丽莎和玛德教士交流了几句后,才愕然知道来到集中营的这位中国大人就是黑龙江战区最高统治者,她想凑过去和这位中国大人说几句话,可终究不敢。

    “大家好,我叫做景祥,相信大家听过我的名字。”叶昭见人聚集的差不多了,尽力摆出一副和善的笑容,但怎么都感觉有些虚伪,就好像rì本人在喊“rì中亲善”的口号。

    玛德教士则按照俄国人的习惯翻译成:“这位是中国黑龙江战区司令官景祥,向兄弟姐妹们问好!”

    俄国女人们一片哗然,随即哭声震天,人人脸上都现出惊惧之sè,有俄国女人流泪痛哭,也有妇女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叫,更有一片妇女跪下苦苦求饶,自是以为叶昭是来屠杀她们的。

    叶昭倒是满意的点点头,最起码有感情流露了,比刚才的木头人强。

    “大家放心,现在你们都是我的农奴,我是不会伤害你们的。”俄国尚未废除农奴制,叶昭用了“农奴”这个词,自是要她们更容易理解现在的处境。

    玛德教士微微一怔,却是照旧翻了。

    那些俄国女人的哭闹声渐渐平息,都怔怔听着,更有妇女脸上现出喜sè,几乎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可不是,成为这位中国黑龙江统治者的农奴,最起码,是不会被虐杀残杀了,甚至,也不会再被人伤害,可不是,怪不得最近那些中国男人没有一个来滋扰呢,原来,是因为自己等的身份变了,变成了这位中国大人的私有财产,从今以后,有这位中国大人庇护了?

    这一刻,这些俄国女人十个里怕有九个都在庆幸,情不自禁的喜悦。

    叶昭又道:“对你们的生存环境,恩,就是吃住行甚么的吧,我都会尽量改善,如果有愿意离开的,我也不强求。但仅仅限于今天,可以允许大家zì yóu离开。”这就有些虚伪了,别说漫漫荒野这些俄国女人根本无处可去,就算能找到吃的,奋力北行,一路上遇到中国人就不说了,就算哥萨克暴徒,见到这些女人又怎么会轻易放过,强暴杀之乃是家常便饭。

    果然那些俄国女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一个吱声的。

    玛德教士却不觉有什么虚伪,不由得微微点头,心说中国皇帝把这些女人变成奴隶将军大人无力改变,但却给了这些女人另一个选择,很有上帝的博爱jīng神。

    叶昭又道:“你们有甚么想法,不妨现在说出来,从我个人来讲,希望大家能在中国生活的愉快。”说着话自己都觉得虚伪,这都近代社会了,欧洲至少纸面上已经签约不杀战俘了,自己却强迫一群妇孺成为自己的奴隶,还在这儿伪亲善。不过想想欧洲人现在在非洲的作派,可是比自己野蛮多了,更有种族主义的科学家在讨论黑人是不是人,可见讲文明,他们也是对自己以为的文明人来讲。

    而作为统治者,自己这些话却是要练的滚瓜烂熟,就算在别的国家的领土上说起来也面不改sè,那才叫修成正果。

    玛德教士翻译的更起劲了,自是越来越觉得将军大人有人文jīng神。

    俄国女人都不吱声,谁敢乱提什么想法?

    叶昭琢磨了一下,就笑道:“对拉丽莎小姐,你们有什么看法,她继续帮助我管理你们的衣食住行,大家觉得她称职么?放心大胆的说,你们都是平等的。”

    叶昭抛砖引玉,俄国女人们这才终于有人敢说话了,刚刚被殴打的口鼻出血的红发妇女玛琳娜大声叽里呱啦说了一大通。

    拉丽莎脸sè大变,张嘴喝骂,却被叶昭亲兵用马刀逼住。

    玛德教士翻译道:“玛琳娜小姐说,拉丽莎是哥萨克骑兵中校的妻子,以前就作威作福欺压平民,她丈夫更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不但强暴了玛琳娜的妹妹,还残忍的杀害了她。拉丽莎现在仗着中国大人的权势,对您的奴仆们拳打脚踢,全不当人看。中国大人修建的便池,她自己霸占,不许别人用,所以我才不得不在门前小便。”

    当听到玛德教士说“您的奴仆们”时,叶昭微微一怔,问道:“甚么?”

    玛德教士也有些无奈,说道:“玛琳娜小姐就这么说的,自称为您的奴仆。”

    叶昭心中一晒,这女子倒聪明,想叫自己治拉丽莎,自然要首先获得自己的庇护。

    听玛德教士翻完,叶昭琢磨了一下,对玛琳娜道:“你说的对,拉丽莎确实做的不对,我现在就惩罚她,当着你们的面打她十鞭子!以后她再敢随便打人,就打她一百鞭子!”说着一挥手,几名达呼尔妇女立刻将拉丽莎按倒,挥着鞭子啪啪的抽起来。拉丽莎鬼哭狼嚎的,鼻涕眼泪流了一脸,一直在大声告饶。

    俄国女人们立时就有人鼓掌,也有妇女怒目而视那些鼓掌的人,自然是俄jiān骨干。

    叶昭却是又笑着红发女子玛琳娜道:“以后你和拉丽莎一起管理这里,你们互相监督。”

    玛琳娜一呆,自是想不到中国大人会这般看重她,她不过是一名花样年纪渐已逝去的jì女,走到哪里都是饱尝白眼的。

    叶昭知道,集中营的管理,必须要有拉丽莎这样的人,哪怕仅仅是扮丑角,执行些自己不得人心的命令都好,而这些女奴会将怨气发在她身上,自己每次救世主身份出现,会淡化征服者的sè彩。

    更别说拉丽莎才能真正代表自己这些“统治者”的意志了,仅仅为了拉拢人心而任由玛琳娜这等有头脑的人管理集中营,可说不定会搞出什么事来,怕策划女奴暴动也不是没可能。

    是以拉丽莎可以打之骂之,却万万不能罢之,过两rì,还要派人安抚安抚她才好。

    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集中营,又何尝不是烹小鲜,里面的门道也多着呢。

    玛德教士自不知道叶昭怎么想,却是谨慎的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将军,为什么不免了拉丽莎的职务,她实在不能胜任。”想来这些rì子,对于拉丽莎的作派,教士大人也颇看不顺眼。

    叶昭微微一笑,说:“慢慢来,我自有主意。”

    玛德教士恍然点头,自以为将军有更好的考量,却不知道他不知不觉已经被这异教徒迷惑了。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我的老婆是军阀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