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历史军事 > 我的老婆是军阀全文阅读
我的老婆是军阀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我的老婆是军阀无弹窗 第二卷 第三章 海兰泡

    这鬼天气好像真的能把人的耳朵冻掉,呼出的白蒙蒙哈气好像也一瞬间就结成了小冰碴。

    走在海兰泡街头,踩着厚厚的积雪,叶昭便装打扮,厚厚的帽子扣住耳朵,青布袍棉袄,就好像来自关内的商人打扮,而他身后,巴克什和苏纳都是同样的装扮。

    这是一座有数千居民的大镇子,走在镇子里,叶昭心里沉甸甸的,几十年后,就是这里,万余名华人遭到了罗刹人血腥的屠杀,所有海兰泡的华人都被赶出了镇子,店铺财产全部被罗刹zhèng fǔ“征用”,实际上就是官方的抢劫,而所有华人居民,都被驱赶到黑龙江边,不是被刺刀活活捅死,就是被驱赶到江水中溺毙。

    有俄国参与者笔记中写道“到达上布拉戈维申斯克时,东方天空一片赤红,照得黑龙江水宛若血流。……手持刺刀的俄军将人群团团围住,……把河岸那边空开,不断地压缩包围圈。军官们手挥战刀,疯狂喊叫:‘不听命令者,立即枪毙!’……人群开始象雪崩一样被压落入黑龙江的浊流中去。人群发狂一样喊叫,声震蓝天,有的想拼命拨开人流,钻出罗网;有的践踏着被挤倒的妇女和婴儿,企图逃走。这些人或者被骑兵的马蹄蹶到半空,或者被骑兵的刺刀捅翻在地。随即,俄国兵一齐开枪shè击。喊声、哭声、枪声、怒骂声混成一片,凄惨之情无法形容,简直是一幅地狱的景象。

    “清扫现场的工作,紧跟在一场血腥的屠杀之后立即开始进行。……那堆积如山的‘尸体’,大部分是气息未绝的活人,周身肝脑迸溅,血肉狼藉。……不管是死是活,被一古脑儿地投入江流。……清扫过后。黑龙江水浮着半死的人们象筏子似的滚滚流去,残留在江岸大片血泊中的只是些散乱丢弃鞋、帽和包袱之类。就是连这些遗物,也都被蹂躏得一无完形。”

    海兰泡惨案发生在1900年,在zhèng fǔ指挥下进行的血腥屠杀平民的行为,罗刹人之暴戾野蛮只能用骇人听闻来形容了。

    难道这样的惨剧还要重演么?

    自己现在无力阻止罗刹人东扩,可至少,要做出些改变。

    “主子,有茶馆,去暖暖身子?”巴克什指着不远处的布幡说,天寒地冻的,可别冻坏了主子。

    叶昭微微点头,实际上,若没有团练与罗刹人的血战,对于国境这个概念时下没多少人理解,当罗刹人军舰在黑龙江里游弋时,这一带居民很多只是好奇的观望,而在江北,罗刹人一直残杀我边民,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被称为“肮脏的吃人生番”。

    掀开厚厚的棉布帘,一股子热气和喧闹扑面而来,茶馆不大,几张茶桌都坐了人,热火朝天的。

    “三位爷,这边请,这边请。”伙计穿得也异常厚实,脸红通通的,是那种久居冰天雪地的人惯有的cháo红肤sè。

    来到靠东墙一张茶桌,本来坐着一位尖嘴猴腮戴着瓜皮棉帽的中年男子,伙计看来和他很熟,赔着笑:“三爷,您挤挤?这实在没地儿了,包涵包涵……”连连作稽行礼。

    被称为三爷的猥琐男子嘿嘿一笑,露出一嘴黑牙,“**就知道欺负我。”眼睛瞥着叶昭三人一阵猛打量。

    伙计笑着请叶昭三人坐下,却在叶昭耳边小声道:“爷,看您也是来做买卖的,不可轻信人言,尤其是您对面这位赵三爷。”

    叶昭微微一笑,这伙计倒是热心,心肠也好,就对巴克什努努嘴道:“看赏。”巴克什忙从怀里抓出一把铜钱塞给伙计,说道:“我家主人有赏。”

    伙计惶恐的道:“这,这可怎么说,这太多了!”

    对面的赵三爷看到这一幕眼前却是一亮,笑骂伙计:“叫你收就收下,啰嗦个屁啊!”

    柜台后掌柜的也喊道:“德生,还不快谢谢爷。”又对叶昭拱手:“客官,看来我这小店是来了贵客了,您歇好,我这就给您上壶好茶!”

    店内其他客人也看过来,这茶馆也是毛皮山货商人交易之处,有两桌客人就正为几张貂皮议价呢,来采货的老客一脸jīng明,卖貂皮的猎户可也不傻,好似老客给的价钱低了,站起来就想走,老客又忙笑着拉猎户坐下。

    叶昭搓着手哈气,要说叶昭现在也知道自己体质极好,哪怕跑个几十公里怕都不带大喘气的,可就是吃不得苦,这冰冷冰冷的天实在烦人。

    赵三瞥着叶昭,突然就笑道:“小哥儿,来办货吧,我有好东西你看不看?”

    叶昭知道这家伙不是什么好鸟,却想看看他玩什么把戏,微笑道:“什么好玩意儿?拿出来我瞧瞧。”

    恰好伙计拎着茶壶走过来,见状就偷偷在底下碰了碰叶昭的腿,叶昭对他回以一笑。

    可赵三jīng着呢,伙计的小动作哪瞒得过他,眼睛一下就瞪了起来,骂道:“妈的德生给你脸了是不?君子还不断人财路呢,**算个什么东西,爷正正当当做生意你背后给爷使坏!妈的爷今天非放你的血不可!”说着就站起来,“当”一声,手里的匕首就插在了茶桌上。

    掌柜的见不妙,忙从柜台后跑出来,连声劝道:“三爷三爷,孩子家不懂事儿,您担待,担待,今天这茶钱算我的!”又转头骂德生:“你小子就不能不犯浑?还不快去后院看看开水去?”

    赵三却是不依不饶,骂道:“妈的爷差你这壶茶钱么?老李,你会说人话不?”

    掌柜的就作势扇自己的脸,陪笑道:“看我,老糊涂了,三爷您是四海的主儿,别跟我们这没开过眼界的小人物计较。”

    赵三瞪着三角眼还想说什么,叶昭就笑道:“三爷,还是看看您的宝贝吧,看我面,今儿算了。”

    赵三这才骂骂咧咧的坐了下来,随即从怀里掏出个小蓝布包,小心翼翼的解开,里面又是个黄布包,又解开,露出了一方形小匣子,另外还有特制的一条磷片。

    巴克什和苏纳见了都哑然失笑,“洋火”嘛,还以为什么宝贝呢?他俩跟在叶昭身边,却是什么稀奇东西都见过。

    叶昭却不动声sè,微笑道:“这是何物?”

    赵三就卖弄的从火柴盒里取出一支火柴棍,嘿嘿的笑:“小哥儿,我给您变个戏法!”说着就在鳞片上用力一划,噌一声,火柴棍就燃了起来。

    赵三在叶昭眼前晃着燃烧的火团,得意的笑,“小哥儿,怎么样?这是个好东西吧?”

    叶昭还未说话,却见邻桌有人在地上呸了一口,“罗刹鬼的东西,王八蛋才稀罕!”

    赵三却不以为杵,嘿嘿笑道:“你想要,可也得人家卖给你呀,再说了,你懂不懂啊,人家叫俄罗斯!那国家大了去了,从南到北走一辈子都走不到头,大清国跟人家一比,就是个屁!要我说啊,咱早晚也是俄罗斯人,别看团练咋呼的凶,可被人家打的尿都没了!”

    邻桌那人腾一下就站起来,是位年近花甲的老人,气得脸涨红,大骂道:“我打死你个没祖宗的东西!”老头一家儿女都被罗刹人杀害,恨罗刹人入骨。

    “嘭”赵三就将老头推了个跟头,旁边客人脸上都有了怒sè,赵三却指着全场道:“告诉你们,都给我老实点,不然赶明儿俄罗斯大人管了事儿,可别怪爷对你们不客气!”

    巴克什和苏纳都看向叶昭,作势yù起,却被叶昭目光制止。

    赵三趾高气昂的坐下来,看向叶昭,换了付笑脸:“小哥儿,咱哥俩投缘,算交个朋友,这神火盒一两银子一个,你要多少?”又道:“咱可是独家买卖,别处可买不到。”

    叶昭微笑道:“看来三哥同俄罗斯的大人们有交情?”

    赵三嘿嘿笑道:“那自然,不然怎么说咱是独家买卖呢。”

    这时节儿,厚厚的棉布帘突然被掀开,冷风伴着女子的哭泣声吹进,“丫头,丫头,你在哪啊!”从外面步履蹒跚走进一名少妇,棉袄棉裤,披头散发的,但看起来还有几分俏丽,可令人吃惊的是她的棉袄半敞,里面什么都没穿,却是露出雪白的一对nǎi子,高耸坚挺,在冷风中微微颤动。

    “唉!荣嫂子你怎么跑这儿来啦,快,快把衣裳穿上。”掌柜的叹着气,忙跑了过去。

    而赵三三角眼早就盯着那对雪白了,满脸的yín秽,被掌柜的背影挡住,却是站起身,也凑了过去。

    叶昭就不解的问趁机过来倒茶的德生,“这女人是谁?怎么一回事?”

    德生脸上就有些悲愤,“这是我家掌柜的堂姐,嫁到马家屯马大哥家里,可大上个月罗刹鬼血洗马家屯,把马大哥一家全杀了,他们那丫头,才五岁,我见过,机灵着呢,没人不喜欢,可,可这帮不是人的罗刹鬼,把丫头,把丫头用刀割成了八块……”

    德生再说不下去,用袖子擦了擦眼角,含泪道:“荣嫂子,荣嫂子就这么疯了,以前,以前她可多好的人,马大哥那么厚道,又疼她,我们都说她有福气呢。”

    叶昭嘴唇几乎咬出血来,胸口闷得喘不上气,可,可不知道是想大哭还是想大喊,老毛子,我叶昭这辈子若不令你们后悔,我就不姓叶!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我的老婆是军阀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