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历史军事 > 我的老婆是军阀全文阅读
我的老婆是军阀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我的老婆是军阀无弹窗 第二卷 第二十五章 大娄子(下)

    “哦?都统大人要撤了顿哈奇的差?总要有个说法吧?”

    将军公馆花苑,小桥流水,清雅别致,秋rì照耀,凉亭旁的草地上,几朵拒霜花花蕾怒放,艳丽无匹。

    富良一边拨弄着画廊上挂着的鸟笼,一边不动声sè的问。

    叶昭坐在石桌旁,端着茶杯正在品茶,听富良的话,淡然道:“懦弱无用,标下二百余兵勇,竟争相弃械保命,只为了不与洋夷冲突,若这点担当全无,怎可领兵?”

    富良拨弄着笼里蹦蹦跳跳的画眉鸟,过了会儿,说道:“都统大人想来有了可用之人吧?”

    叶昭坦然道:“将军还记得神保吧?带兵打仗是一把能手,此次香港岛之变他处理妥帖,临危不惧,可堪大用。”

    富良拨弄画眉鸟的手停了,微微蹙眉:“他?现在不过甲兵一员,又待罪之身,怕不妥吧?”

    叶昭笑道:“火器营自要新气象,不拘一格用人才,下官愿一力保举他。”

    富良踱了几步,略有些犹豫。前rì间富良拜会过叶名琛,新军出了问题,富良自然要与叶名琛这位两广总督加五口通商大臣商议。谁知道叶名琛坦然道,他的折子已经递上去了,五口通商协办赴香港岛交涉,乃是他的主意,新军同洋夷的冲突,更以新军大获全胜收场,挫了洋夷的锐气。都统景祥治军有方,为大清布威域外,实乃皇上教导有方,臣工辅佐得力,我泱泱天朝如rì中天,宵小不敢觊觎。

    富良差点气一鼻子灰,本来还想同叶制军一起上帖子弹颏景祥,谁知道这老东西抢先上了一道歌功颂德的折子,景祥不但无过,反而成了功臣,而相应的,他叶名琛这五口通商大臣也是办差得力。对于叶制军来说,倒委实比弹颏景祥过错强了百倍,这般会做官,难怪圣眷正隆,京里更传言皇上有授他殿阁大学士之意了。

    如此良机被叶名琛插了一脚,富良气闷的紧,这两rì闷在府里苦思对策,自不想白白放跑了机会。

    而叶昭又大模大样来趁机撤换新军主官,富良更为郁结,踱了两步,不动声sè道:“此事还需从长计议吧?一营管带,总需仔细考量,不可因一时一事之表现而起意废立。”

    叶昭微微点头:“大人说的是,如此神保可先擢振武营帮cāo,下官再行细细考量二人短长。”却是退而求其次,先把神保提为营副。

    富良滞了下,点了点头,只怕心里可不知道多冒火。

    ……

    京城对香港岛之变到底会是怎样的评价叶昭不知道,现在也只能等,毕竟不是后世,一个电话,就可以通晓京内情形。加之发逆作乱,就算六百里加急,一来一回间也要十几rì时光。

    佛山镇乃是广州第一重镇,汇集了两百多行作坊,丝织工人一万七千余人,棉织工人高达五万人,全国十八行省均在佛山设有会馆。

    是以当闻听锦二nǎinǎi售卖地产出了问题,叶昭倒不在乎她拿自己当枪用,却是乐得到佛山走一走,无非想见识下这个大清国手工业基地的风采。

    不过陶家的庄子在乡下,马车却是从佛山镇东侧的官路而过,就是想走马观花都不可得。

    前后两辆马车,打头的马车车厢红幔罩顶,紫呢镶边,倒是符合女主人一贯的华丽。

    叶昭则坐在第二辆马车车厢内,一副富家公子哥打扮,瑞四、苏纳骑马跟在车厢两侧。

    王家洼,想来村落本来应是王姓大族,但现在有数百亩良田归陶家所有,村子稀稀落落散落着百余间村舍,所居几乎均为佃农长工。

    村东头有一棵枝叶茂盛的古树,绿意盈然。东头第一家却是一座青墙灰瓦、黑漆木门石头台阶的气派小院,和其他人家绝然不同。这家人家即是陶家在王家洼的庄头,负责帮陶家收取地租、租赁土地农具的管事儿。

    锦二nǎinǎi和叶昭在院前停了车马,庄头王麻子早就迎了出来,他四十多岁年纪,顾名思义,小时候出天花,脸上斑斑点点的,小眼睛更透着狡诈。

    “夫人,您到了,陈老爷、杜老爷和张老爷都候着呢!”王麻子赔着笑,至于叶昭,他只是看了一眼,没见夫人信里提到,不知道这富家公子是何许人也。他嘴里的三位老爷即是准备买下王家洼田地的佛山乡绅。

    王家洼的良田是陶家几处田产中最为要紧的,可以说曾经是陶家的命脉,毕竟就算是商人发了财,也最喜欢用来购买田地,这是千年来的传统使然。

    陈、杜、张三位老爷是佛山有名的行尊,早就觊觎陶家在佛山的田产,听得陶家卖地,那还不如同见了血肉的饿狼扑上来?

    而当艳光逼人、雪腻酥香的锦二nǎinǎi走入偏厅时,陈、杜、张三位都含笑站起,年纪也都不小了,可目光随着锦二nǎinǎi莲足轻迈,媚骨轻摆,却都不由得泛起热切之意,毕竟除非娼jì,甚少见到别家妻眷,就更莫说锦二nǎinǎi这等美艳无匹、高不可攀的贵夫人了。

    不过等锦二nǎinǎi落座,三位老爷目光马上收回来,一个个正襟危坐。

    叶昭看得好笑,坐在右首第一位,摇着折扇,心说三位老爷可不知道多想偷了锦二nǎinǎi,可惜,这几人一看就知道sè大胆小,也只能做做chūn梦罢了。

    锦二nǎinǎi既不介绍叶昭,自也无人知道他的身份,陈、杜、张三老爷还以为他也是来竞争土地的,看过来的目光就颇不友善。

    对于锦二nǎinǎi这个母老虎,叶昭不知道怎么,好似这“愚笨如猪”的印象就一直转不过来,明明知道这是个厉害角sè,甚至现在卖掉陶家视为命脉的田产都可能是作样子给自己看,令自己掉以轻心,以为她真就准备乖乖的听自己摆布,可背后不知道准备耍什么手段。

    陶家在王家洼这片土地,可是有祖训不许卖掉的,她为了麻痹自己竟然用如此手段,干冒大不韪甚至不惜和陶家宗族破脸,听说前几rì在陶家祠堂,她可是将陶家几房远亲长辈都给数落了一番,这些长辈平rì就惧她,陶老二对远亲漠不关心,几位老人平rì多她资助,见她发了火,却也没人敢说话了。本来就是,陶老二闯的祸,却要她一个妇道人家扛在身上,她又有多难?宗族中却也有几个明白事理的长辈。何况陶家上下,无不以锦二nǎinǎi马首是瞻,这几房远亲,人家认你是亲戚,要不认你那就屁都不是。

    叶昭甚至都怀疑陶家这些远亲本就是锦二nǎinǎi想法子搬出来唱大戏的,就是要自己以为她真的乖乖听话,卖陶家祖传良田,更是壮士断腕,取信于自己,可见她的狠辣。真可说是一等一的人物了。

    饶是如此,叶昭却怎么也谈不上欣赏她,从最开始有人告状听到这个锦二nǎinǎi母老虎的恶名起,一个蛮横不讲理的女人形象就跃然脑海中,后来再闻听陶老二被欺压的不chéng rén样,叶昭好笑之余,却觉得一个女人对丈夫若此,可不愚笨透顶吗?

    虽然见面后也不得不承认锦二nǎinǎi的美艳,也渐渐领教了她的厉害,可说名下无虚,可叶昭却是横竖看她不上眼,“欺负丈夫的恶女人”形象根深蒂固,可能真是天生的对头吧。

    叶昭品着茶,听着那边陈、杜、张三位老爷数说王家洼的田地如何贫瘠,枉称良田。好好的田地,在他们嘴里就好像年年歉收,眼见三人是商量好了,准备一起杀陶家的地价。

    锦二nǎinǎi虽然带了叶昭来准备当枪使,可听这三个老东西越说越不像话俏脸就沉了下来,以为陶家就倒了?什么时候我金凤可以任你们欺负了?

    正想说话,却见叶昭折扇一收,挨个点着陈、杜、张三老爷,极嚣张的,“你,你,你,知道我是谁么?”

    陈、杜、张三老爷愕然,就看向叶昭。

    叶昭大咧咧道:“我就是陶家的债主,你们现在杀陶家的价可不是杀我的价?欺负陶夫人可不就是欺负我么?可别惹的我火起,把你们的家产也收了!”

    陈、杜、张三老爷脸sè立时大变,早就听闻陶家遭此大变是因为陶老二得罪了人,那陶家都惹不起被夺了家业的主儿,他们又如何敢惹?

    “我就做个公道,每亩二十两,可好?”叶昭摇着折扇一脸悠闲。

    王家洼的良田银价在十七八两到二十两之间,三位老爷不敢多说,就都点头答应。

    叶昭就道:“那就把契书写好吧,写绝卖契。”“绝卖”即为一次xìng卖断,原主人不再保留赎回田地的权利。

    三位老爷苦着脸,只好依从,商议起契书的土地方位,什么“天地人圩人字分地方”啦,什么“多少亩多少分多少厘”啦,叶昭也听不大懂,只是摇着折扇闭目养神。

    却不知道此刻锦二nǎinǎi心里未免有些怪异,虽说恶少刚刚是为他自己抢银子,可第一次遇到男人出头帮自己说话,就算这个人是那该杀千刀的恶少,却也有一种从没体验过的滋味涌上心头。

    可转眼锦二nǎinǎi就暗咬银牙,“欺负陶夫人就是欺负你?”可不知道欺负我最多的就是你么?终有一rì你会尝到我的手段。

    ……………………………………………………………………………………………………………………

    票票……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我的老婆是军阀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