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历史军事 > 我的老婆是军阀全文阅读
我的老婆是军阀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我的老婆是军阀无弹窗 第二卷 第十八章 鸠占鹊巢

    都统行辕花厅,广州府郭超凡手捧着jīng巧的五彩小盖盅,打量着花厅玩器摆设,暗暗叹服不亏是皇族贵胄,一景一物无不别具匠心。

    郭品超贵州清镇人,幼时聪明好学,十七岁时就很有文名,大儒徐光文给他起名“超凡”。清道光十六年进士,先在贵州兴义府任教授六年,兴修试院,擢拔人才,道光二十四年调广东作官,历任饶平、东莞、香山知县。上官评价他“不畏强暴、不惧洋夷”平息地方械斗,擒杀海盗“天公大王”,被誉为“名儒”、“名将”。

    叶昭自不知道洋务运动旗标人物之一的张之洞出自他的门下,只知道这位广州府倒是刚正,和叶名琛的关系不怎么融洽。

    郭超凡突然来拜访叶昭自然事出有因,前天西关大户陶家突然来报案,言道陶家老爷被人绑票,逼着写下了十万两银子的借条,绑匪与泰和号关系匪浅。

    郭超凡当时就不怎么相信,要说绑匪勒索赎金是有的,逼人写欠条过后收账?这未免匪夷所思。不过陶家乃是大族,郭超凡自然要遣人查办,可差役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人来拜访,名帖写的是“满洲镶蓝旗三等护卫苏纳”,那自然是都统大人府上人物了,苏纳言语里暗示,泰和号与他亲戚相识,听说近rì与陶家有银钱纠纷,请大人秉公决断等等。

    旗人不许经商,可偷偷参与其中的不在少数,不过郭超凡是不相信亲王阿哥同泰和号有什么干系的,襁褓之中就有皇粮供养,家业更海了去了,关外土地成片成片都是他家的,又岂会看上行商的微薄小利?就更莫说商人身份在他眼里怕是多么不屑了。

    至于都统府的下人,有人和泰和号有关系是一定的,本也不yù令都统大人知晓,可听说泰和号与陶家银钱纠纷涉及金额竟然上十万两,郭超凡可就倒吸口冷气了,整个陶家产业土地怕也不值此数吧?

    虽说陶家老爷劣迹斑斑,郭超凡早就想办他,可陶家在广州财雄势大,各方码头枝叶相连,却是轻易碰不得。有时郭超凡也觉得自己这个父母官窝囊,常常闷酒解忧,也落下了咳嗽的病根,大夫则背后断他“积劳成疾,怕抑郁早逝”。

    觉得自己官做的窝囊是窝囊,陶家霸道也是事实,可要说被人就这么无端端谋了家业,那未免看不过去,毕竟这可是陶家数代先人的心血,而这些人中不乏高风亮节之士。

    是以郭超凡才登门拜访都统大人,想透透风,看都统大人知不知道底下人横行不法。

    “都统大人,西关外有一银号,泰和,大人可听过?”郭超凡面相清雅,观之就令人好感陡生。

    叶昭微微一笑:“略有耳闻,听闻泰和号同陶家银钱上有纷争,民间商业纠纷,还是由其自行解决为好。”

    郭超凡心中就是一沉,这件事陶家的人是绝不会向外说的,不然只怕马上各路债主都会登门,而都统大人知晓此事,那定然清楚前因后果,而且听言语,摆明要包庇下人。

    叶昭慢条斯理喝了口茶,又笑道:“此事我琢磨着呀,也不会闹得沸沸扬扬,府台大人放心就是。”

    郭超凡心下稍安,笑道:“都统大人明鉴万里,下官受教了。”听话茬都统大人不会令事情闹大,眼下也只好静观其变,他都这么说了,若自己硬要插身其中只怕反而不美。

    只能寄希望这位亲王阿哥明事理,懂得收敛之道,不然自己就算拼了乌纱不要,也要上折子参他。陶老二毕竟是小恶,而若皇族宗室,如此横行不法,怕是会酿成滔天大祸。

    叶昭品口茶,就道:“广州人物风流,水陆通达,乃南疆一等一的繁华所在,府台大人又如此重视商情,乃民众之幸。”

    郭超凡却是不怎么看得起商人的,虽然都统大人给戴了帽子,他还是忍不住道:“商人逐利,多行不法,下官委实想多加约束,奈何力不从心。”

    叶昭就笑:“倒也不必这么说,想工农二业为立国之本,但若无行商者疏通有无,却是大大的不便,更莫说提高创造财富的效率了。”

    郭超凡有些茫然,也不大明白叶昭的意思,只有拿起茶杯品茶。

    叶昭倒是来了兴致,笑道:“我同西洋教士多有接触,胡乱写了几篇文章,还请府台大人雅正。”说着拍了拍手,招财应声而入,叶昭就笑道:“去书房,要夫人取一本《西洋纪要》来。”

    《西洋纪要》乃是叶昭后来整理了自己胡乱写的东西,jīng心编排了一番,和送给苏红娘书籍的又自不同,只是客观介绍了西洋诸国工业商业科技发展社会状态职业分布等现状,却将自己的感慨以及想法一概删去。

    当然,尽管如此,要说大规模刻印,现时条件下怕还是会引起一番风波,是以叶昭只能抄录几本,单独送与人看,前几rì送叶名琛了一本,今rì见郭超凡团团正气,叶昭又忍不住起了赠书之意。

    帮叶昭抄书的,却是蓉儿,自从接到叶昭下达的任务,蓉儿见能帮相公的忙,可不知道多兴奋,几乎每rì都躲在书房帮叶昭抄书,几天功夫,已经抄录了三四本,却是令叶昭颇为后悔。

    早知道就不要她帮忙了,本以为是给她找点事作,免得整天闷在内宅无聊,谁知道小家伙却是整天闷在书房里了,叶昭倒是希望她能对那些玩具更感兴趣,譬如钢琴、照相机、千里镜、万花筒等等。

    接过丫鬟奉上的书籍,郭超凡也只得连声道谢,微笑道:“早闻都统大人博古通今、学贯中西,下官回府后定细细研读求学。”自然是言不由衷。

    叶昭却是笑道:“只要大人莫当草纸般丢掉即可。”

    郭品超一怔,笑道:“大人说笑了。”心说看来回去倒定要细细读一遍了,免得rì后在他面前对答不上,既尴尬又会大大的得罪他。

    ……

    三进三出的大宅院,青砖碧瓦层层叠叠,院子套着院子,甬道相连,气派巍峨,西关陶家委实名不虚传。

    正堂前青砖铺的广场,一溜回廊雕梁画柱,一条大甬路,直接出大门的,绕过照壁,抬头迎面先看见一个赤金九龙青地大匾,匾上写着斗大的三个大字,是“文昭堂”,乃是陶家先人所题。

    此刻正堂内,却是一片愁云惨雾,满堂堂坐满了人,陶家管事、账房首席、香港岛贸易行大掌柜、几处大庄子的庄头,几乎荟萃了陶家产业链的jīng英,这些人能爬到今时今rì的地步,自然都有两把刷子,此刻却各个交头接耳,面sè怪异,可不是,听说陶二爷一气输了十多万两银子,这可不把整个陶家都赔进去了?赔了银子,陶家怕也就完了。

    “吵什么吵什么?”陶老二斜躺在一张椅子上,那条伤腿直直的伸着,样子要多怪异就有多怪异,可他偏偏一脸傲气的喝骂这些陶家的大管事儿们。委实不是他想出来丢人,可夫人冷着脸命令下人“抬他去大堂“,下人们哪敢不听,就算挨老爷老大耳刮子,也不敢得罪夫人啊,夫人那双勾魂摄魄的丹凤眼,瞅到你身上,不由得你不浑身打冷战。陶家到底谁话事,谁不心里明镜儿似的?

    不但下人们,这些管事儿的此刻也顾不得了,这可干系了所有人的命运前途,又哪还顾得了尊卑上下。

    “二老爷!外面传的话可是真的?陶家欠了人十万两银子?”说话的是一位jīng瘦的中年男人,双目炯炯有神,陶家在香港德顺行的大掌柜,陶家的老臣子了,姓肖,虽然陶家大少过世已久,可肖掌柜却一直称呼陶老二为“二老爷”。

    陶老二翻着白眼道:“欠了银子怎么了?我告到广州府了,他们是讹诈!你们都给我少在这儿起哄,谁不想干了就滚蛋!”

    一石激起千层浪,一听事情属实,管事儿的马上炸了锅,又站起一人,大声道:“二老爷,话不能这么说!我们也是为陶家好,才急着赶过来,怎么二老爷当我们乞丐么?没有我们没rì没夜的拼命,有你们陶家这么大家业?”

    陶老二见竟然有人敢顶撞他,脸涨红,骂道:“赵全儿,你在爷爷眼里就是个叫花子!”

    哄,一阵喧哗,赵全也不甘示弱,梗着脖子大声回骂。

    这时就听厅外丫鬟清脆的声音:“二nǎinǎi到!”

    正吵闹一团的大厅好像被施了魔法,突然间就静寂无声。

    “呦,这话儿谁说的呀,我可听着了,没谁就没我们陶家啊?”声音娇媚的令人心里痒痒,可管事儿们额头全冒了汗,至于陶老二,更吓得脸sè苍白,再不敢吱声了。

    脚步声轻响,堂内随即一亮,纤腰微步,进来一娇媚无限,艳光四shè令人不敢逼视的少妇,一双勾魂摄魄的丹凤眼似嗔非嗔,俏脸粉腮chūn意无边。她身着红玫瑰香刺绣牡丹百花裙,纤腰间挂着五彩流苏点缀的明珠,波光流动金丝闪闪,整个大厅都被耀的华丽起来。莲足妖娆,体态风流,真真是令人魂为之销的极品尤物。

    娇媚少妇正是艳名播于西关的锦二nǎinǎi。

    可厅内众管事谁也不敢多看她一眼,一个个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这位二nǎinǎi艳名盛,恶名更盛,早两年有个洋人见了她好像说话不规矩,第二天人就发现被乱棍打死在一小巷子里,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洋人商团险些与广州城守军开战。

    这么一位面艳心狠的主儿,谁又不怕?

    “怎么啦?怎么都不说话啦?都哑巴了呀?”锦二nǎinǎi轻轻一笑,管事们心里就都一紧,就更没人敢吱声了。

    锦二nǎinǎi轻轻端起镂金小茶杯抿了一口,“你们呀,我知道你们的心思,都是为陶家好,可也甭cāo用不着的心。外面的话信的住?可不知道多少人想我们陶家没好rì子过,这些年风言风语还听得少了么?”

    肖掌柜看看左右,就赔笑道:“二nǎinǎi,您的话我们当然信得过,可是……”

    锦二nǎinǎi**的雪白小手轻抬,打断了他的话,“跟着陶家混饭吃的有多少口子人?我心里明明白白的,也不会叫大家没饭吃!我金凤说到做到!”她小名锦儿,锦二nǎinǎi只是外人在背后的称呼,学名金凤,这些年抛头露面的,名字却是许多人都知道。

    “二nǎinǎi,有您这句话我们大家就放心了!”管事们都松了口气,锦二nǎinǎi金口玉言,人人信服,是以纷纷起身告辞。

    送走了众管事,锦二nǎinǎi回了客厅,却见几名下人正扶着陶老二起身,俏脸立时冷了下来。

    “夫、夫人,我,我回房休息。”看到锦二nǎinǎi陶老二却是吓得说话都结巴。

    “扶你们二老爷去他的小宅子将养,这一年就不要出来了!再敢惹事,我打断你们的狗腿!”看着陶老二唯唯诺诺的熊样金凤就一阵厌恶。

    “是,是!”下人们吓得连声答应,陶老二更不敢分辩一句。

    厅里人走个jīng光,锦二nǎinǎi却无力的瘫在了座椅上,她刚刚说的轻松,可心里却知道,陶家这次怕是难逃一劫,除非有奇迹发生,不然偌大的家业烟消云散也只在顷刻之间。

    去衙门递状子的人回报,广州府却是根本不接状子,只说民间银钱纠纷,自行处理,若再谎报贼情,定将陶家治罪。

    听这话儿,就知道泰和号手眼通天,想走官家,怕是会输的更惨。

    这却如何是好?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偌大家业被人鸠占鹊巢不成?

    ………………………………………………………………………………………………………………………………

    三江那个投票还有一个半小时结束,大家都去投一票吧,领先优势不明显……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我的老婆是军阀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