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历史军事 > 我的老婆是军阀全文阅读
我的老婆是军阀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我的老婆是军阀无弹窗 第二卷 第十六章 如意探亲

    客厅雅致整洁,四四方方摆着两簇红漆案木椅,头起案桌上有一方点着山石布满青苔的小盆景,更添了几分清幽之气。

    叶昭轻摇折扇,一副公子哥打扮,若不是如意已经与哥哥相认,谁又想得到这小康之家的主人昔rì穷困潦倒,父母不得不将六岁的闺女卖去京城?

    如意父母早已过世,唯一的亲人只剩一个哥哥,却早已离开了南海县乡下,多方打探下,却不想哥哥原来就在西关,入赘到王家油坊为婿,现今老王头早已过世,如意的哥哥却成了王家油坊的东家。

    叶昭听得这信儿,倒是为如意高兴,恰却无聊,索xìng跟着如意上门认亲,弄得如意即紧张又惶恐,可又不敢不听主子的话。

    叶昭本来鼓捣蓉儿跟自己出来散心的,可是蓉儿才不会凑这个热闹,就更莫说相公还准备将她打扮成男妆了。

    刚刚用了饭,叶昭主仆三人与如意兄长陈阿大在客厅叙话,陈阿大国字脸,浓眉大眼,说话也沉稳,眼睛略还有些红,想是刚刚和如意在后宅哭过,如意就更是泪痕犹在,楚楚可怜了。

    “叶公子,这些年多蒙你照顾我妹妹,说来惭愧,我陈家陡逢巨变,害妹妹自小孤苦伶仃风雨漂泊,若不是尊上怜惜,容其有栖身之所,只怕、只怕……,叶公子和叶老爷的大恩,在下实在无以为报!”陈阿大叹息着,一脸的感激。可不是,早就以为再见不到妹妹,那般小就被卖去北方,又怎挨得过北国风沙?就算福大命大,可怕终究也会沦落风尘,受尽屈辱。谁知道乍然相逢,失散多年的妹妹竟然出落成水灵灵的漂亮大姑娘,看样子却是没受过什么苦,陈阿大这份惊喜就甭提了,感激也发自肺腑。

    叶昭微笑道:“这是你们兄妹的缘分未尽,和我可没关系。”

    叶昭身边,是一个仆人打扮jīng气神十足的小伙子,苏纳,三等护卫,却是叶昭亲兵中除了巴克什外火器运用最为娴熟的。

    跟着如意来凑热闹,自不好报出身份,只说是泰和号的少东家。同在西关,却不想陈阿大倒是知道这个泰和号,不但陈阿大知道,此刻坐在如意身边的嫂子王氏也知道,王氏倒不难看,白白净净的,只是有些胖,翠裙簪珠,倒是康实人家的小姐气派。身处西关,又是世代行商,加之父亲离世后王氏担起了油坊半个家,是以她倒算见过世面,也没那么多避忌,大大方方同客人在客厅叙话。

    只是对叶昭,她却多少有些看不上眼,一看就是公子哥的派头,可你要真是公子也行啊,甚么?泰和号少东?那泰和号多小的门脸儿?也能办银号?要有人去存银子倒怪了,听人说起过,一天进出的客人一只手都能数过来,伙计比客人还多,不过充场面而已。

    本来听闻泰和号的东家乃是京城破落户,平rì做笑谈的,只说这个东家是定然要将家业败到jīng光了,却不想现在这败家子就在自己面前,王氏毕竟是女人,眼皮子薄,看向叶昭的目光就不由得有些不屑。

    何况近rì油坊有一桩大麻烦事,王氏本就心烦,已经不知道和陈阿大吵几次了。

    “叶公子,我有个不情之请,说出来冒昧,叶公子勿怪。”陈阿大说话文邹邹的,浑不似没念过几年书的庄稼人出身。

    叶昭就笑:“陈大哥有话但讲无妨,如意在我眼里如亲人一般,陈大哥自也是我的大哥。”

    如意吓了一跳,向来知道主子说话毫无禁忌,还真怕哥哥顺坡下驴就跟主子称兄道弟。

    王氏嘴角却撇了撇,心说这门亲戚我们可高攀不起。

    陈阿大多少有些不好意思,犹豫着道:“我想给妹妹赎身,还请公子成全。”

    如意听了一呆,这话哥哥却是没跟她提过,也顾不得规矩,急急的道:“哥,你瞎说什么呢?我不要!”想为亲王府的丫鬟赎身,那得多少银子?何况如意从小就是被看作世子的贴身大丫鬟栽培的,琴棋书画均有京城名师指点,若这一笔笔账算下来,只怕哥哥卖了油坊都不够呢。何况主子主母恩比天高,又怎舍得离开他们?

    陈阿大一愣,自是没想到妹妹会是这种反应,本以为她会开心的,看看俏脸通红一脸惶急的如意,又再看看风度翩翩的叶昭,陈阿大就想歪了,暗暗点头,看来妹妹是对叶公子有意思啊。

    叶昭就笑,说道:“要说我身边也少不得如意,可你们兄妹相认,我若拦着倒不近人情了,银子不银子的在其次,主仆一场,她有了归宿,本该放人的,算我给个恩典,回头我叫人从京城把她的契书捎来就是。”

    “这,这怎么行?叶公子,这身价银您还是要收的。”陈阿大脑袋摇得拨浪鼓似的,本来人家这些年将妹妹养大,一见面就说要为妹妹赎身已经不合情理,再若这样身价银也不要,就开恩放人,那自己可成什么人家了?不过倒也看得出,叶公子对妹妹极好。

    本来听到陈阿大要为妹妹赎身脸就冷了下来的王氏此刻心思却动了,这败家子穷大方,若真不付分文就能放如意回来,那可再好不过,这丫头模样俏,伺候人又惯了,养在家里都合算。再说,自己表弟老大不小了,就是说不上个媳妇儿,姨娘来求了几次了,求自己做主帮他说一房,把如意说给他,那是再合适不过。

    “叶公子果然是大户人家出身,对我们如意也好,可就这么放如意回来,怕叶老爷不会答应吧?”既然是占便宜的事儿,王氏倒不介意恭维这个败家子几句。

    如意急得都想哭了,可也顾不得规矩了,气道:“我,我就这么碍眼么,非要赶我走!”也不知道和谁说呢,心下越来越委屈,就忍不住抹泪。

    陈阿大愕然,王氏就凑过去小声劝,如意只是摇头。

    叶昭倒没想到会是这场景,想想也就释然,如意从小在王府长大,仅有的几个朋友怕也不过吉祥、招财、进宝,自己成婚后,蓉儿待她们又厚,自己多和她们说笑,虽说每次开玩笑没人敢接自己的话茬,但嘻嘻哈哈的也委实热闹。

    从如意本身来讲,虚岁刚刚十七,冷不丁赎身回家,怕不一二年陈阿大就给其讨了婆家,可未必就比在自己身边如意了。

    叶昭琢磨了一会儿,就笑道:“陈大哥,这事儿啊,当然还要看如意自己的心思。”

    陈阿大见如意这般情景,也只有无奈的点头:“那是,那是。”

    王氏却是笑道:“哪有这道理?主家说话还要看丫头的脸sè么?这也太没规矩了吧?”

    如意又被吓了一跳,也不哭了,忙拉王氏的衣襟,“嫂子,别乱说。”

    叶昭微笑道:“陈大嫂说对了,我家就是这个规矩。”

    王氏脸sè更不好看,讥诮道:“叶公子家的规矩倒好,也怨不得落魄至此了!”陈阿大入赘,她可不喜欢听别人喊她陈家嫂子。

    苏纳见这女人屡次顶撞主子,早就不耐,现时听她更明目张胆讥讽主子,再忍不住,猛的从椅子上弹起,沉声道:“泼妇!再对我家公子无礼!我掌你的嘴!”

    王氏开始吓了一跳,随即就啧啧的道:“嗬,真是好大的规矩,好大的威风,陈阿大,送客吧!”

    苏纳这个气啊,真想过去抽她,但见主子瞪了他一眼,只好讪讪的退下。

    叶昭全不在意,起身笑道:“陈大哥,打扰了,明rì来泰和号饮茶。”

    陈阿大对于王氏一点情面不留给自己极为恼怒,但这些年被欺压惯了,要说发作那是想都没想过,只好苦笑送叶昭主仆三人出了宅子,在台阶下,陈阿大才一再致歉,“内人不识礼数,公子勿怪。”

    叶昭微笑点头。

    这条巷子极为僻静,两旁皆是丈余高的青墙,前面几百步远,就可出巷子到崇德大街。

    走在巷子里,苏纳小声道:“主子,奴才错了!”第一次跟主子微服出来,却是才想起巴克什大哥的嘱咐,没有主子眼sè不许惹事。

    叶昭笑道:“倒也没什么,要说错你得跟如意认错,毕竟是如意的嫂嫂,你呼来喝去的成何体统?”

    “是!”苏纳转身对如意抱拳鞠躬:“如意姐,恕罪!”他自然比如意大许多,可也只能这么称呼。

    如意心里正忐忑呢,自己刚才委屈的稀里糊涂的,好像闹了一顿,说了什么碍眼不碍眼的话,这不疯了吗?

    突然见苏纳给自己赔礼,慌得连连摆手道:“没,没什么的。”再忍不住,突然就给叶昭跪了下去,“主子,奴才刚刚说错了话,奴才该死!”

    叶昭就笑,说:“起来吧,你嫂子都知道,咱们府里的规矩特殊,丫头说气话不当真,再说,你又没冲我说。”

    如意被逗得想笑,又不敢笑,恭恭敬敬磕了个头,这才起身,低声道:“主子对奴婢们好,奴婢们都知道。”

    叶昭摇头道:“也没什么好不好的,你们早晚要嫁人,有了归宿,自然放你们出去。”这却是真心话。

    如意轻声道:“奴婢,奴婢愿意一辈子伺候主子主母。”

    叶昭就笑:“这是你还没遇到心上人呢,早晚有一天,你就不这么说了。”

    如意俏脸通红,“奴婢,奴婢是真心话,主子又,又……”胡言乱语自不敢说出口。

    叶昭也觉得自己又有些口不择言,在这个年代倒好像调笑如意一般,咳嗽了一声,说道:“你哥哥是好人,十多年没见了吧?以后多去看看他,你嫂子是个母老虎,你这做妹妹的,多开导他。尤其是咱今天这一闹,别坏了你哥哥嫂嫂的情分。”

    如意轻轻点头。

    巷子口,却见瑞四正眼巴巴候着呢,颠颠跑过来给主子打千请安。

    叶昭皱眉道:“不好好学生意经,跑来作甚么?”

    瑞四苦了脸,饶是他一肚子坏水,坑蒙拐骗他是无师自通,可要说做生意,也实在难为了他。

    苦着脸,“主子,瑞四儿不是贪玩,实在是打听出来一桩勾当,同如意姐的哥哥有干系,奴才怕误了主子事儿,这不赶紧来给主子送信儿么?”

    叶昭就笑:“又什么事儿啊?你就搪塞我吧!现在啊,你也学得狡猾了。”

    “奴才不敢,不敢!”瑞四一脸惶恐,凑近叶昭,“奴才打听的真真的,如意哥哥陈阿大,那个油坊多半保不住了。”声音压得很低,却是免得如意听到,不知道主子什么章程,若不管,免得如意心里不是味儿。

    “怎么就保不住了?”叶昭微微蹙眉。

    瑞四道:“陶家老二,那小子在西关横着呢,被人调唆,怎么就盯上了王家油坊,非要买了它,老王家不卖,就差人去闹事,去了几次了,打伤了几名伙计,还放过一次火。奴才听说,老王家顶不住劲儿了,多半这两rì油坊就要转手。”瑞四说着恨声道:“陶老二这王八蛋,在家里是孙子,老婆面前大气都不敢喘,可出来就成佛了,欺男霸女,贼不是个东西。”

    叶昭自然知道瑞四为什么对陶老二苦大仇深,他可是白白被人打了一次,这面子还没找回来呢,虽然没自己吩咐,不敢去惹事,但想来陶老二拉屎撒尿都查的清清楚楚的。

    叶昭就笑:“他买不买油坊不干咱的事儿。”

    瑞四忙点头:“是,是,奴才晓得。”

    叶昭又笑道:“不过嘛,你那顿打咱不能白挨,早想找回来的,你看着办吧,不过你可得记住,咱不欺负人,也不牵连人,懂吗?”

    瑞四听了立时龙马jīng神,瘦脸放光,“奴才明白!”

    ……………………………………………………………………………………………………………………………

    昨天偶尔上QQ,看到群里有人说我每天只“票票”两个字,显得很冷淡,我当场晕倒。不是我不想和大家聊天,实在是忙的要死了,而且很头疼,因为没存稿了。

    前阵子有两天有事,加上有一晚再次抽烟抽的把嗓子给抽肿了,我就晕了,愣用烟把嗓子燎肿是第二次了,第一次的时候还在写官道,人体也奇妙,烟薰肿的嗓子,又不是感冒,可还是启动了自我保护程序,发起了烧。

    这么折腾了两次,存稿就没了,存稿现在就剩一天的了,我正发愁新书上架怎么办呢。虽说我写的慢大家都知道,可要说新书第一个月上架没几次万字章节怕也说不过去,所以在想这几天好好存下稿,可一直都没时间,晕死我了。

    去码字了,汗,还是那句话,票票……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我的老婆是军阀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