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历史军事 > 我的老婆是军阀全文阅读
我的老婆是军阀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我的老婆是军阀无弹窗 第二卷 第六章 都不简单(下)

    坐在大堂上品着香茗,又翻开几份右司呈上的旗人纠纷的文书来看,估摸一个多时辰后,就听外面脚步声响,察哈苏怒气冲冲进了大堂。

    他到了堂上也不打千,只是一抱拳,更质问道:“都统大人!聚仙馆何罪?大人要下令查封?”

    倒把叶昭问了一怔,要知道中英战争后,虽然大清国对烟馆开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旗兵军官若涉嫌开烟馆,还是要按往例问罪的,若从重论处,引诱良家子弟吸食鸦片,可照邪教惑众律,可是有个绞监候呢。

    察哈苏长得倒英俊,白皙的脸蛋,手也修长,搁后世就是个标准的美男子,却是没一丝军伍之气,不过现在怒气冲冲的,小白脸有些扭曲变形。

    看来还真没受过气呢。叶昭微笑放下文书,说道:“聚仙馆和协领有什么干系?”

    察哈苏仰着脖子道:“那是我家亲戚开的,我妹夫的买卖!”倒是没大咧咧说是自己的生意,拉出妹夫,自是提醒叶昭,自己还有个姐夫。

    叶昭就笑:“看来你是知情了?”脸sè渐渐严肃起来,“那治你个包庇、计赃之罪也不冤了!”一挥手。“来呀,把察哈苏给我拿下!”

    左右差兵大眼瞪小眼,叶昭脸一沉:“要本都统亲自动手吗?”

    “景祥!你敢!”眼见几名差兵涌上来拿自己,察哈苏可就歇斯底里了,指着景祥大叫:“你不过是三考皆劣的阿哥!在běi jīng城你威风,可来广州!我不怕你!你不就嫌我银子给少了么?假公济私,我要上将军衙门告你!你别以为自己的事儿旁人不知道!神保逃旗,私自通婚,你以为你保得了?那是爷不跟你计较,跟你计较的话,你等着宗人府治罪吧!”

    “拿下!”叶昭一拍案木,差兵再不敢犹豫,冲上去就把察哈苏扭着肩膀按在地上,察哈苏还在那儿挣扎,不干不净的乱喊。叶昭厉声道:“拉出去!关押待决!”

    差兵七手八脚的就将察哈苏拖了出去,察哈苏还在那乱叫,甚至祖宗辈的功绩都翻了出来,喊什么“大清国的江山是老祖宗们打下来的,不是留给你们祸害的”云云。

    叶昭听了只是冷笑。

    ……

    察哈苏被下了大牢,不论人情法理,叶昭是自然要禀告广州将军穆特恩的,何况从三品武官,叶昭更不能轻易治罪,就算穆特恩想办自己小舅子,却也要给京城写折子。

    可察哈苏在牢里关了足足十天,叶昭才不紧不慢的前往将军衙门拜会穆特恩,这十天里,一应说情的官员拒不接见,而将军衙门的笔帖式来见副都统大人,也被拦了驾。这可就令叶昭治下官员都傻了眼,心里均说不亏是亲王阿哥,四九城里横行惯了的,这丝毫没将穆帅放在眼里嘛!

    也就难怪叶昭再见到穆特恩时,这位广州将军第一次黑了脸。

    偏厅外翠竹泛绿,花圃姹紫嫣红,一派chūnrì风景。

    叶昭却是一如往昔,仿佛全无隔阂,叹着气道:“察哈苏一事想来将军已知情,他糊涂啊!开烟馆且先不说他,可在都统衙门大堂上,他以祖辈功绩自傲,大骂我们这些皇室子弟、觉罗子弟贪天之功,是一群祸害!这话,可不把皇上也……”说着就摇头叹息。

    穆特恩眉头不经意的蹙了一下,想来在见到叶昭的拜帖那一刻起,他就在想怎么为察哈苏开脱,怎么在言语上拿捏住叶昭,可怕是他绝没想到,叶昭一句烟馆的事端都不提,直接把察哈苏的混帐话上纲上线了。

    叶昭又叹气道:“将军想也知道,旗兵难带,而我又身负皇命,要在这广州练一枝jīng兵出来,得罪察二哥本就是迫不得已,只想小惩大诫,做做样子而已,可现如今,我却不好作主了!”

    穆特恩脸sè渐渐缓和下来,微笑道:“都统大人多虑了,察哈苏虽本官姻亲,但法不可欺,他的罪责但凭都统处置,本官断不会徇私枉法!”

    叶昭心里骂了声老狐狸,见自己顺风旗扯足了,他一句“但凭都统处理”,就将皮球踢了过来,却是知道自己定有下文。

    叶昭就笑道:“要说几句气话也做不得真,可在大堂上喊起来,差官、主事就不免心下嘀咕,时间久了,怕是有人在背后说三道四的,传出去的话,察二哥未免担了干系。”

    拿起茶杯抿了口茶水,叶昭又道:“依下官之见,广州虽好,总不如皇城根下,察二哥若愿回京城,下官愿上折子一力推举察二哥进神机营,进步兵统领衙门。”

    穆特恩喝着茶水,好一会儿后微微一笑:“都统大人所言极是。”

    叶昭知道穆特恩是没办法,只能任由自己赶走察哈苏,而虽说回běi jīng城实则是许多驻防旗兵的念想,但这个甜枣却远远抵不上给其的羞辱。

    不过也没办法,若想真正掌控旗城军民就要拉出二世祖的派头,一副我不怕广州将军的样子,不然以后做事必定束手束脚。

    尤其是广州旗兵驻防多年,关系盘根错节,委实各地旗城都差不多,你将军都统走马灯似的换,下面的军官甲兵却是世代生活在这里,早就形成了人家自己的一套秩序。

    赶走察哈苏,无疑就打破了秩序的平衡,可以令自己很快的在旗城中树立起权威。

    权衡利弊,得罪广州将军也是无奈之举,毕竟自己不可能去用个三两年时间来捋顺各种关系,现在却是分秒必争,时不我待。

    叶昭也知道,虽说穆特恩被自己先用话挤兑了,没能拿捏住自己,但又岂会像面上表露的这般平和,现在奈何不得自己,却难保以后不给自己捅刀子。

    就说神保吧,听察哈苏话语,怕是他和小舅子也聊过,对于神保的事情可清楚着呢。当然,自己有亲王阿哥这个护身符,他没有十足把握,是不会公开得罪自己得罪亲王的,又或者风云变幻,以后他会求到自己向自己示好。毕竟从穆特恩心里讲,想来是不愿意树立自己这么一个敌人的。

    这些都是未知之数,现下自己只要牢牢记得得罪了人,以后行事更加小心谨慎就是。

    ……

    察哈苏被从牢里放出来后老实了许多,想来穆帅狠狠训斥了他,而聚仙馆被查抄后,店铺很快就被典卖,挂出了锁匠的布幡。

    叶昭还是老样子,三五天才上衙门转一圈,一应事务自有大小官员打理的井井有条,而需要他副都统大人盖印的文书,阿布会攒起来,等主子上衙一并禀奏,平rì却不会去打扰主子的清闲。

    这rì在都统衙门大堂右偏厅,佐领刚安前来拜见,刚安四十出头年纪,虎背熊腰的一脸jīng悍,看来倒是没有大烟瘾。

    叶昭也听说了,聚仙馆被抄,倒是便宜了西关的鸦片馆,可不是,旗城本就在西城门之内,而西关则在西城门之外,旗城内没了烟馆,那些有烟瘾的旗人自然全奔了西关。

    “大人,本牛录旗人神保新娶民女一名为妻,已造册入旗。”刚安说这话时脸上没什么表情,就好像禀告很正常的公事。

    叶昭倒是一怔,神保属刚安所辖牛录,可突然“申报”新婚,那可是就在给自己补救了,看这刚安虎背熊腰的好像一名粗人,倒不想颇有心机,主动拿主意帮自己解决了难题。

    叶昭微微点头,倒没多说什么。

    刚安又禀了几条公事,这才规规矩矩告辞而出,从头到尾,都那么自自然然,丝毫没有刚刚为都统大人解决了一道难题的神情。

    叶昭却不由得品茶轻笑,这才叫人不可貌相呢,看起来憨憨厚厚的,可心眼比谁都多。

    ……

    出了衙门,叶昭就回公馆换了便装,在巴克什陪同下来到了西关自己的银号“泰和号”。

    商号里重新装潢过,倒也焕然一新,柜台上造了木栏,将柜台和外面完全隔离,有了几分银号的样子,木栏柜台里站着几名伙计,一副忙碌的样子,其实这家银号根本就不会存放银子,雇伙计也不过做做样子而已。

    见叶昭晃悠悠进来,秋掌柜用钥匙开了柜台的木门迎出来,虽说是空架子,但一板一眼却全部依照钱庄的规矩,看得叶昭暗暗点头。

    北墙上挂了一幅青山绿水雨蒙蒙的山水画,水墨画的下面,摆了一张檀木茶桌,左右一对黄梨木座椅,都漆的发亮,桌上紫砂壶茶杯等一应器具清雅不俗。

    叶昭坐下,就笑着问秋掌柜:“掌柜的,他几时来?”

    今rì约了第一个“客户”见面,叶昭成了“投资决策人”,就未免觉得新鲜,是以来的早了。

    秋掌柜看了看外边儿rì头,又看了看墙角的自鸣钟,就笑道:“估摸着还要半个时辰吧,看来东家比他还心急。”

    “客户”是秋掌柜拉来的,姓赵,名理,字汉中,乃是佛山人士,祖传一家炒铁行,但近年经营困难,赵理就准备典卖了祖传作坊再借些本钱去香港贸易洋铁、洋针来卖。

    要说现在洋铁尚未真正侵占国内市场,可赵理就看到了这一点,确实是位眼光独到的商人,秋掌柜对他的赞誉之词想来不是假的。

    慢条斯理的饮茶,半杯茶还没下去呢,却见店铺外急急走进来一位中年人,面白无须,举止斯文,一进屋就对秋掌柜抱拳:“掌柜的,我没来迟吧!”

    叶昭就知道这定然是赵理赵汉中了,微笑起身,秋掌柜就忙着介绍:“汉中,来,这是我们东家,叶公子。”

    叶昭和赵理寒暄了几句,也互相打量了对方,又在茶桌两旁坐了,叶昭就直入正题:“汉中先生为什么会想到去贸易洋铁、洋钉?”

    要说赵理,为筹备本钱可是想尽了办法,可故交也好,生意行的朋友也好,听到他要同洋人贸易洋铁都头摇得拨浪鼓似的,无不语重心长的规劝,要说借钱?那是门都没有。

    等无意间听老相识秋掌柜说起了新开的泰和号放款的规矩,赵理可就心动了,而在递交的文函中到底写不写自己借钱是为了和洋人贸易洋铁也颇犹豫了一番,最后还是决定照实写,成不成的不能令秋掌柜坐蜡。

    而今天见到这位少东家,赵理心里颇有些忐忑,看对方年纪尚少,可不知道是不是公子哥贪好玩搞了这么一门买卖,难道他还真懂生意了?

    听叶昭问,他也只有将肚里思量已久的想法说出来,至于少东家信不信,那也没办法,“少东家,我曾经去过香港,见识过洋人所产洋钉洋针,其提炼极纯,sè泽又洁,比我佛山自产的铁具强上数倍,若能引入,销路必广。”说着话赵理就瞥了眼叶昭,也不知道说的他懂不懂。

    叶昭就笑:“你的意思是洋铁比咱们的土铁更有竞争力。”

    赵理怔了下,随即就点头,“对,竞争,竞争力。”觉得这个词真是通恰。

    叶昭拿起茶杯抿了口,赵理则如坐针毡,自己老铺的生死存亡,就在人家的一念之间。

    “那洋铁都进来了,咱又有什么好处?照你的说法洋铁这么好,可不把咱们的铁行都挤垮了么?你是佛山炒铁行传人,不觉得对不起祖宗么?”叶昭微笑看着他。

    “这……”,赵理一滞,随即就道:“少东家,话不是这么说,就算我赵理不做,洋钉洋铁迟早也会流传进来,咱们的手艺落后,就要学习人家的手艺,我早想好了,等摸透了洋铁的行情,又有了本钱,我也开一家洋铁行,总比他们千山万水的运输过来更有、更有竞争力。”倒是现学现卖。

    叶昭微笑点头,至少想法颇合自己的心思,至于能不能真的学来人家的手艺,能不能真的开成洋铁行,估摸着他自己也搞不起来,毕竟两眼一抹黑,仅仅有热情有想法却是不够的。不过嘛,若有自己这个投资人偶尔督促指点,那却又不同。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我的老婆是军阀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