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历史军事 > 我的老婆是军阀全文阅读
我的老婆是军阀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我的老婆是军阀无弹窗 第二卷 第三章 逃旗专业户

    第二天上午,叶昭颠颠的来到了都统衙门正堂,倒不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而是第一次真正做官,颇有些新鲜。

    不过一路上他都在琢磨准备给咸丰上的折子,就是练三营火器兵的折子,每营五百人,其中满洲八旗一营、从广州绿营兵中选jīng锐筹备一营、再从广州本地招募一营新兵,当然,这折子却是要过些rì子再上,免得被人一看就是自己早就谋划好的主意。

    三营火器兵,实则叶昭对八旗一营实在不报什么希望,世兵制度下太平了二百多年,八旗兵的勇悍早已不复存在,叶昭真正上心的是其余两营火器兵,如何练出两营龙jīng虎猛的近代化步枪队?又如何将之牢牢cāo控在手里?这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当然,首先还是得说服咸丰及京城的大佬们同意自己练火器兵。

    叶昭倒觉得这不是什么难题,西洋火器之犀利越来越被咸丰以及一众大臣认可,其中成败关节不过是如何从京城要银子而已,而自己这点若也不需咸丰cāo心的话,那肯定会得到咸丰的支持。

    叶昭早想好了,折子里只需说办火器营的银子可从洋商身上征收,而自己已经说服了西洋诸商人即可,也显得自己这个协办大臣干了件正经事。

    到时要吴健彰直接从关税中给自己拨银子,不过自然不是真的跟洋人要银子办军务,而是在收取洋人关税时巧立名目,利用中西方译法不同将正常的某项税捐转成大清国文字中的“火器捐”,则这项税收就明目张胆成了自己的军费。

    吴健彰等一众海关官员上欺下瞒中饱私囊那是轻车熟路,自己正经事儿吴健彰那还不办的漂漂亮亮的?现今上海海关税银收入可说是大清国的命脉,有吴健彰这个提款机坐镇海关,自己要银子却是得心应手,可比曾文正练湘军愁得到处乞讨甚至红了眼去勒索士绅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当然,这个弥天大谎自己也要圆一下,虽说大清国现在明白外事的极少,可难保不会有一天被人翻旧账,寻些rì子,自己却是要召集洋商代表开个会,只需提一提此事,说了收取火器捐一项,但数目自然是极低的,又免了其它某项税捐,总之让洋商们觉得自己没吃亏就是。这样除非咸丰真下决心办自己,派出的钦差又是极jīng明极能与洋人沟通,海关又极配合,不然却是没人能真正搞清楚事由始末,更不会抓到自己的痛脚。

    而火器营的编制多少要仿照西洋军制,自己折子里却绝对不可说我大清**制落伍于世界,只说洋枪队令行禁止,却是夷人军制更能约束成军。

    琢磨着折子里有没有遗漏什么,叶昭坐在堂上都有些出神。不过叶昭也知道,所谓火器营之类购买西方洋枪洋炮并不能改变这个国家什么,只是小节而已,真正要改变这个国家却是要从根源从思想上令国人觉醒。

    正出神之际,阿布匆匆走进来,打千道:“托主子洪福,今rì一早抓到了逃旗一年有余的人犯!”

    叶昭就不觉有些好奇,所谓逃旗,即是私自离开旗城十里之外,而逃旗一年多?那是真的不想回来了。

    阿布又将一份文书呈上,禀道:“人犯神保,镶白旗人,已是第三次逃旗,按律当发放黑龙江为奴!”

    叶昭接过文书瞄了几眼就不由得坐直了身子,这家伙,挺有趣啊!第一次逃旗竟然是和汉人合伙经商,三个月后蚀了本,不得不回旗城受罚;第二次逃旗却是刚刚记军功晋升骁骑校之后,逃旗原因不明;第三次也就是这最后一次,不但和汉人一起经商,更娶了汉民之女为妻,可说胆大妄为到了极点。

    而该营佐领对之评价颇高,可不是,第二次逃旗前,他却是在水师营服役,只带了五十名甲兵就将横行珠江的水盗王王鼎发端了老窝,更生擒了王鼎发,贼五百余众鸟兽散,他也凭借军功晋升为骁骑校,谁知道没过多久又干起了老本行——逃旗。

    “把人带进来。”叶昭来了兴致。

    “带神保!”随着阿布尖嗓门的高喊,不一会儿,一名被五花大绑的汉子就被甲兵推了进来,倒和叶昭想象的不同,汉子身材并不高大,面相也清秀,只是眼神锐利,透着不服不忿的愤怒!

    他浑身血污,显然受了鞭刑,在大堂上昂首而立。

    “大胆,还不跪下,求都统大人饶你狗命!”阿布对着神保低喝。

    神保却仰着脑袋,紧紧抿着嘴唇,理也不理他。

    “混账东西!叉他跪下!”阿布大怒,就做手势要甲兵按他跪于堂下。

    叶昭就笑了,摆摆手道:“罢了罢了,你们都退下吧,把他的绑也解了!”

    阿布一怔,忙道:“主子,人犯凶狠顽固,奴才还是在旁边伺候主子才放心。”

    叶昭微笑道:“免了,我就不信他还能挟持上官,不过是逃旗嘛,又不是伤了人命的凶徒,怕什么?”

    阿布犹豫着,但终究不敢不听叶昭言语,只得和甲兵一起帮神保松绑,低声在神保耳边道:“我告诉你,这可是郑亲王世子,你若敢无礼,整牛录必被连坐,你旗里总不会没有亲近好友!”

    神保听了倒是微怔,不由得就正眼看向了叶昭。

    阿布带甲兵走出去,侍立堂外,只要听得堂内动静不对,自然要马上冲进来护主。

    叶昭打量着神保,就笑道:“你的长官都评价你文韬武略,你也累军功擢骁骑校,本是大好的前程,为何自甘堕落去做商人?”

    神保抿着嘴,也不吱声,三次逃旗本就该发放黑龙江为奴,又同汉女成亲,可不知道面前的亲王阿哥想怎么处置自己。

    叶昭又笑道:“跟我说说你这奴才怎么想的,我或许就不治你妻女之罪!”虽说近年来实际上民间旗民之间通婚已经颇多先例,渐渐有屡禁不止的趋势,官府大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若真的追究,通婚者旗人也好,民人也好,都是要下大牢的。

    神保心中一凛,刚刚他只想到自己的罪责,却忘了若上官追查,自己妻女必然受到株连,他终于开声了,嗓子有些嘶哑,“大、大人,标下一直隐瞒身份,实在和她们无干!”

    叶昭拿起茶杯抿了口茶,说道:“这话呢谁都会说,是真是假本官自会判断,你说说吧,为什么逃旗,咱旗城就容不下你么?”

    神保紧紧抿着嘴唇,好一会儿,终于挤出了一句:“我,我是看不得他们的丑态!”

    “他们?他们是谁?”叶昭饶有兴致的问。

    神保却又紧紧闭了嘴。

    叶昭盯了他一会儿,就笑道:“可是哪位佐领得罪了你?或是欺压你?你说出来,今天在这大堂上,不管说什么,我恕你无罪!”

    神保拨浪鼓似的摇头,看着叶昭鼓励的微笑,犹豫着,终于道:“我是看不得咱旗人的丑态,一个个吃着大清国的俸禄,可看看他们都干了些什么?吃鸦片、架鸟玩鹰、狎jì养相公,不止广州八旗,běi jīng城也这样儿!对的起老祖宗吗?再说了,满洲进关二百多年了,为什么旗民不能通婚?汉人有什么不好?心甘情愿养着咱旗人,咱不惭愧吗?要这样下去,我看大清国要完!也该完!”他却是越说越激动,竟然不知道怎么的,心里的话全抖了出来。

    “大胆!”叶昭啪的一拍桌子,大堂外阿布探了探头,见没有异状,才缩回了脑袋。

    神保说完就知道闯了大祸,这位亲王阿哥,简直笑里藏刀嘛,那笑容能令你不知不觉就信任他,不知不觉盘旋心里很久的念头就说了出来,可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

    想到妻女可能横遭祸端,神保再不敢强硬,双膝跪倒,道:“大人,您刚刚说了不管神保说什么混账话,都恕神保无罪,神保不敢奢求,只求大人饶了我妻女!”

    凝视着神保,叶昭脸sè渐渐温和下来,说道:“这般大逆不道的话,若再有第二次,我定然要你的脑袋!”说心里话,还真没想到神保能讲出这么一番话,令叶昭吃惊的紧,只是脸上不显。更不由得就起了保他的念头。

    神保一怔,抬头不解的看着叶昭,难道这位亲王阿哥就这样轻轻放过了自己?

    叶昭抿了口茶水,又道:“你既然是马上的英雄,何苦要作贱自己去行商?我想个辄,免了你流放黑龙江之苦。不是我宽仁,实在是正值用人之际,不瞒你,过阵子咱满洲八旗会编制一营火枪队,你呢,就去踏踏实实当差。妻女的事儿,先缓缓,你戴罪立功,这阵子却不可去见她们了,不然可就害了她们。”

    神保怔了又怔,呆呆看着叶昭。

    叶昭挥了挥手,“你这就下去吧,我爱惜你是个人才,你也莫负了我!”

    神保盯着叶昭看了几眼,随即砰砰砰砰磕了四个响头,额头都磕出了血,他再不说话,转身大踏步而出。虽然不相信事情会这般轻易解决,但若亲王阿哥不食言,那对他,自然是天高地厚之恩,唯有以死报之;若阿哥食言,自己倒无妨,但若伤自己妻女xìng命,那这几个头,就是告诉阿哥,自己定会以命相搏。

    见神保走出,阿布等本想拦住,但见叶昭对他招手,这才忙快步进堂,来到叶昭身边,听着叶昭低声吩咐,不住的点头。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我的老婆是军阀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