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历史军事 > 我的老婆是军阀全文阅读
我的老婆是军阀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我的老婆是军阀无弹窗 正文 第二十六章 穷亲戚

    花厅布局雅致,格调不俗。

    品尝着青瓷杯里的极品雀舌,叶昭不由得赞了一声:“好茶。”

    坐在桌案另一侧的是一位国字脸浓眉大眼的中年人,他就是肃顺,晚清史书上少不得要提及的人物。

    对于这位叔叔,叶昭并不了解,而破天荒第一遭和他单独坐在花厅内,叶昭心里第一次涌起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自己和历史的碰撞开始了。

    是啊,以前了解的史书上,肃顺实在是符号化的人物,而现在就坐在自己身边,微笑着和自己谈天说地,不由得不令叶昭感慨万千。

    “韩进chūn,我好像听过这个名儿。”叶昭介绍韩进chūn时,肃顺笑呵呵插了一嘴。

    叶昭也是没办法,东北开禁在即,自己却搁于大婚,何况就算大婚之后,怕也去不得关外,只有推举老夫子、韩进chūn等去关外组练民团,现在老夫子尚在上海,唯有请面前这位叔叔抬举韩进chūn了。

    “道光爷三十年的武进士,战阵娴熟,足可独当一面。”叶昭只能替韩进chūn吹嘘,现在的韩进chūn,也只能称得上一个勇字,但在关外即将同罗刹人连番的小冲突中,勇之一字却大有用处。

    肃顺微笑抚须,他虽是宗室,却从来瞧不起自己等满人,常说“咱们旗人混蛋多,懂得什么?”“满人糊涂不通,不能为国家出力,惟知要钱耳!”,他是满洲宗室中为数不多的真正看重汉大臣的权贵,对于保举汉人也往往乐此不彼。而他自己也按照汉人习惯自己取了雨亭为字。

    肃顺又笑呵呵的问:“依你之言,罗刹人和英格兰法兰西二国在西方鏖战,还要再打上一两年?”

    叶昭点点头:“英法两**器犀利,火枪炮舰在当今世界可称第一,罗刹人战败是迟早的事儿,到时怕是必然将目光投向我关外茫茫无主之地啊!在东方,它急需一处出海口。”

    肃顺皱眉道:“出海口?”

    叶昭道:“对于西方诸国来说,现今是海洋时代,军舰横行的时代,罗刹人如果在我关外觅得出海口修为码头,则其军舰就可直抵朝鲜、rì本等邦,更可威慑我京师重地。这就是现下出海口的功用了。”

    肃顺皱着眉,微微点头,说道:“本以为洋人与我大清相隔千山万水,可听你这么一说,洋人们却离咱们家门口儿越来越近了?”

    叶昭道:“西方船轮技术越发先进,过些年怕是会在阿拉伯一地修建一条大运河,则东西贯通,洋人若来我朝,到时怕只需月余。”

    肃顺脸sè变得更为难看,茶也不喝了,只是怔怔出神。

    叶昭又道:“洋人有讲理的,也有不讲理的,可说到底,贸易贸易,他是想从咱大清赚银子,赚不到银子他就想法子定章程,定能叫他赚银子的章程,咱们打又打不过,真可说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了。”

    看了眼肃顺,叶昭又道:“为今之计,只有师夷长技以制夷,而师夷,却不能简简单单买他的枪炮武器,工业商业却也需学习人家之经验,鼓励民间行商办实业。”

    “你这话可说过了!”肃顺终于回过神,摆了摆手,伸手拿起了桌上的茶杯。

    叶昭也知道,制度不改,洋务图强之类的主张挽救不了大清,但若早一rì有了变革的声音,世人就会更早的睁眼看世界,这个世界也就会更早的发生变化。

    叶昭也知道,现在同肃顺说这些没被疾言厉sè的训斥已经算不错了,他也根本不会拿自己说的主张当回事,但总算给他心里留了点影子,那今天讲的这些话就算没白说。

    ……

    有瑞四儿带路,叶昭来到了西四牌楼劈柴胡同蓉儿她家。

    这是一间不怎么起眼的四合院,灰瓦青墙,院里有两架紫藤萝,吐出些儿嫩嫩的绿。

    瑞四先递了帖子,佟佳氏和大儿子照祥早就迎了出来,却是都没料到大婚前准姑爷会登门,毕竟姑爷家的显赫可不是咱闲散旗人可比的,杏贞进了宫又怎么样?又有几家外戚能指望的上宫里的贵人了?而蓉儿这门亲事,那才真的是那拉家鸿运当头了,嫁给了郑亲王家的阿哥,将来一准儿就是亲王府的嫡福晋,这得是多大的福分啊?听说是小阿哥看上了咱家蓉儿,这可怎么话儿说的,蓉儿这孩子还真有福气。

    佟佳氏上下打量着叶昭,脸上笑意越来越浓,显然对叶昭极满意。

    照祥呢,早就听说过叶昭,可他一个闲散旗人,别说叶昭了,就随便一个黄带子他都巴结不上。这时节儿见到叶昭,照祥不免可着劲儿的迎奉,倒把叶昭搞得小小吃了一惊,毕竟,这一家儿可是出了个将来统治中国半个世纪的女人,看着一家子对自己的亲热劲儿,叶昭差点以为自己记错了历史,他家进了宫的兰贵人并不是历史上那位西太后呢。

    不过现时兰贵人一家确实生活比较窘迫,十年前祖父牵涉进户部亏空,其实本是祖上的案子,但道光明令,凡是去世的,由其子孙代为赔款。是以兰贵人祖父铃铛入狱并被判赔付万余两白银,东拆西借,兰贵人与其父惠征才算将银子补足,将祖父搭救出来,尔后惠征官运渐通,却又在去年被以携带饷银、印信逃避江苏镇江之罪革职,病逝于镇江府。

    所以现在郑亲王府这门亲家的rì子委实比较拮据,却也令叶昭莫可奈何,却不想现时慈禧太后成了自己家的穷亲戚。

    进了正厅小婢奉上茶,佟佳氏问了几句家常闲话,叶昭一一作答。

    照祥抓耳挠腮,想来觉得自己插不上话,憋了好半天,突然有了主意,笑着对叶昭道:“景哥儿,要不要带您去看看蓉儿的陪嫁,里面好些宫里赏下的宝贝,都是宫里我那妹妹cāo办的,这事儿啊,她可cāo心了。”

    叶昭一怔,佟佳氏可就一个劲儿瞪照祥了,自是怪他乱说话。

    叶昭就笑,说:“不看了吧。”成婚前一rì,这些陪嫁才会按规矩送入郑亲王府,陈于厅堂,以示女家陪嫁之丰厚。

    而兰贵人,看来却是对这桩婚事极为上心,就怕自己妹妹进了郑王府被人看轻被人欺负吧。

    毕竟现在的她,不过刚刚被皇上宠幸,在**里贵人更仅仅高于常在和答应,现在她又哪里会知道数年之后她的境遇?只怕每天在宫里都小心翼翼就怕得罪了谁呢。

    “照祥大哥,以后咱要多亲近了。”叶昭笑呵呵看着照祥说。

    照祥可就等这话呢,连连点头,道:“那是,小王爷,以后有用的上照祥的,只管开声,照祥别的本事没有,就是有把子力气。”

    又闲聊了几句,叶昭这才笑着起身告辞,而瑞四儿不失时机的给老太太送上了一个绸布包的小方盒子,里面有一叠银票,总计一千两。

    看着那小方盒儿,照祥偷偷咽了口口水,就算计不知道姑爷带来了多少银钱,郑亲王府阿哥,出手阔绰是出了名的,对亲家想来更不例外。

    老太太和照祥送叶昭出厅,就在叶昭脚步刚要迈出大厅门槛儿之际,他突然回头做了个呲牙咧嘴的怪相。

    而在大厅内侧偏门的布帘后,叶昭能感觉到,有人在偷偷瞧自己,回头作怪脸之际,果然,轻轻掀起一线的门帘后,亮晶晶的漂亮眼睛嗖的不见。

    叶昭憋着一肚子的笑,回身和老太太照祥告辞,而旁人自没注意到叶昭的小动作。

    其实叶昭早就猜得出,偷偷看自己的定是那小丫头,对于和她的这门亲事,要说叶昭也没什么想法,只是觉得好玩而已,结婚后那是自然不会碰她的,可想到要和这么一个小丫头成为法律认可的夫妻,叶昭实在觉得无可奈何。而今天来到岳母家里,突然感觉到那小丫头在偷偷看自己,叶昭又好气又好笑,小毛丫头你能懂几个问题?还学着偷偷瞧人了。

    是以叶昭才突然做了个怪相吓她,而回去的一路上,叶昭却是越想越好笑,实在忍不住哈哈的笑出了声,瑞四儿只是翻白眼,也不知道主子受了什么刺激。

    叶昭自然不会知道,在门帘之旁,一个粉雕玉琢可爱至极的小女孩儿,被他的怪脸吓的捂着胸口喘了半天气,更开始有些发愁,自己的相公好像没什么正形儿。

    如果叶昭知道不仅仅是苏红娘,就是一个小丫头片子都认为他没正形,可不知道会不会气得七窍生烟。

    其实也怨不得蓉儿这么想,蓉儿从小家教极严,她xìng格温婉、贤良淑德,年纪不大,却懂事的很,一言一行都讲究个端庄大方,谁知道未来夫君做鬼脸吓自己,将蓉儿吓得心怦怦乱跳好久,更兀自发愁,夫君xìng子轻浮,一点儿也不像姐姐说的那么本事。

    ……

    叶昭本希望回京后被委到关外统领旗军,私下也跟亲王透露过,但现下看起来,这个希望却是越发渺茫,现在被委了个散秩大臣的闲差,可不知道大婚后又会委以何用?

    这婚期却是眨眼即到,还没等叶昭将各类事体捋出个头绪,后天,就是大婚的rì子了。

    当天中午叶昭醉了个一塌糊涂,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府,朦朦胧胧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睁开眼睛时头疼yù裂,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爷,您醒啦。”瑞四的声音,眼前景象也渐渐清晰起来,这应该是瑞四儿家,土炕的木桌上,火盆炭火正旺。

    而自己身下躺的,身上盖的,都是崭新的被褥,大红锦缎,看手工图案应该是新婚时的嫁妆,难道是瑞四儿成亲时的妆奁?

    叶昭没怎么到过下人的居所,但也知道府里包衣杂役都住西前院,而瑞四前阵子被自己开恩赏了个小院子,算是府里第一等的人物了。

    “爷,奴才伺候您喝粥。”叶昭这才注意到瑞四身后,有一名妖艳女子,穿着碧绿的翠烟衫,凤眼含chūn媚意荡溢,倒颇有一番勾魂的风情。

    女子也不避讳,坐在炕头轻轻将叶昭的头扶到了她腿上,用白玉小勺舀了一小口一小口的喂叶昭吃粥。

    叶昭开始酒意尚在,可喝了两口粥猛的清醒过来,急忙挣扎坐起,说道:“不用了,我自己来。”

    娇艳女子笑吟吟扶叶昭起身,又道:“奴才莲姑,瑞四儿家里的。”

    叶昭猜也猜得出她是瑞四的老婆,不由得更有些尴尬,就算瑞四儿觉得他女人伺候自己理所当然,甚至被自己睡了怕都不会蹦出半个不字。但只要是男人?心里难道就真的坦荡荡没有一丝不舒服的感觉?

    叶昭接过粥碗,小口的喝着,而见到莲姑挑布帘出了屋,叶昭就道:“四儿啊,以后不要再叫你女人来伺候我了。”

    瑞四儿吓了一跳,脸上明显紧张起来,小心翼翼的问:“爷,她,她刚刚得罪您了?她哪做的不对?您告诉奴才,奴才回头骂她!”

    叶昭气得瞪了他一眼,说道:“看你这点出息,自己的女人伺候别的男人你就这么舒坦?”

    瑞四儿倒好像没想过这个问题,迷茫的道:“奴才们伺候主子是应该的。”

    叶昭也懒得说他,摆摆手,说:“算了,我该走了。”

    “是,是,奴才送主子回屋。”瑞四儿忙伺候叶昭起身披大氅,却记得不再叫他媳妇儿来捣乱了。

    ……………………………………………………………………………………………………………………………

    票票……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我的老婆是军阀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