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历史军事 > 我的老婆是军阀全文阅读
我的老婆是军阀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我的老婆是军阀无弹窗 正文 第二十二章 数钱数到手软

    等叶昭见到亲兵去传令停火接回的人众才恍然大悟,占领江海关衙门并抗拒洋枪队进攻达两个小时,除了韩进chūn、巴克什和阿尔哈图,却还有第四人,正是穿了燕尾服英挺帅气散发着别样诱人妩媚的苏红娘。

    院门前喷水泉旁,叶昭看到苏红娘就笑:“老婆,可吓死我了,你没受伤吧?”

    在这许多人面前苏红娘却不由得脸一热,更觉得这小鬼浑不知道拉拢人心,怎不先去问你的部下呢?但莫名的,又颇有些被人疼的心甜。

    “我没事儿。”苏红娘淡淡回了句,转身走向洋楼,自要先回房洗漱。

    韩进chūn此时惊佩惶恐,实在想不到突然杀出来救助自己等人的竟然是小王爷的夫人,刚才还想呢,谁家小哥这般俊俏,简直可说妖艳了,而且那身功夫叫一个俊,十个八个大汉根本就到不了她近前,偏偏又拿了把短火枪,其准头更令韩进chūn惊骇。西洋火器,若cāo作得当,原来这般犀利。

    可万没想到,这救命恩人竟然是少nǎinǎi,韩进chūn呆了半晌,猛地跪了下去,大声道:“卑职该死,卑职累夫人身陷险境,万死难赎其咎,卑职罪无可恕,请大人治罪!”

    至于巴克什和阿尔哈图,早就跪着趴在那儿自己掌嘴了,他俩刚刚还真未认出救援三人的大高手竟然是主子的妾侍,平时他俩自不会和苏红娘有什么照面的机会,就算见了,也早就打千问安,又哪敢偷偷瞄上半眼了?

    叶昭此时心情不错,笑道:“她喜欢舞刀弄枪,倒也怨不得你们。”顿了下,笑容也渐渐淡下来,“不过你们也忒不将我放在眼里了!在你们眼里,可还有规矩?”

    韩进chūn垂下头,不敢作答,两名戈什哈就更只顾自己掌嘴了。

    目光扫了一圈,叶昭道:“好了,你们也停了吧,这时节儿是给谁看呢?”说着甩手就进了院。

    巴克什和阿尔哈图讪讪停了手,脸蛋都已经又红又肿,三人大眼瞪小眼对望着,只能乖乖跪在院门前等发落。

    半个时辰后,一队清军才匆匆赶来,钦差行署处于租界边缘,商团对这队清军倒也没有阻拦。带队的是一名游击,姓陈,言道抚院大人和藩台大人昨rì晚就去了苏州,军营调度繁琐,是以援军才来晚了。

    叶昭自不会难为这些卒子,老官油子一向明哲保身,许乃钊就算不驰援也在意料之中,至于是不是去了苏州倒也不必深究。

    说起来自己也算因祸得福,韩进chūn几人莽撞行事,却无意间帮了自己一个大忙,想来阿礼国等人对清军的实力又要重新估算了。

    ……

    晚饭时分叶昭才要瑞四去传话要跪着的三人起来吃饭,“rì后再犯,双罪并罚。”

    杂役早就拎着红檀木的食盒将饭菜送上了二楼餐厅。

    西洋油画,雪白蕾丝窗帘,长长的餐桌铺着白绿格的餐布,两张梅花镂空椅背的木椅,餐厅内一派西土风情。

    当苏红娘见到一盘盘肉和菜泾渭分明的食物,俏脸微有诧异之sè,但也没多说什么,却见叶昭笑着将自己惯常坐的那张木椅向后移了一格,说道:“老婆大人请坐。”

    苏红娘对“老婆”这个称谓已经麻木,但叶昭的动作却令她吃惊不小,莲步轻摆来到木椅前,却觉背后一动,椅子碰到了腿弯,却是叶昭又木椅向前略微推了进来。

    “你干甚么呢?”苏红娘坐下,诧异的看着叶昭。

    叶昭回到自己位置坐好,笑呵呵道:“男人风度嘛,唉,我都快忘了,遇到你这些天,我才想起来男人该怎么疼女人。”

    苏红娘忍不住好笑:“这叫甚么风度?”

    叶昭正sè道:“疼女人的风度,男人本就该让着女人。”

    苏红娘轻笑道:“兔相公才讲究这种风度呢?要我说呀,男人大丈夫就该有男人大丈夫的样儿,驰骋疆场建功立业,那才是大英雄大豪杰,再不济在家里也该有个威严吧?整天围着女人转,给女人端茶倒水,又是什么男人了?”

    叶昭心中一晒,也罢,自己算是一轮明月照沟渠了,这个世界的女子思想古怪,就算苏红娘这等巾帼,却也对大男子主义习惯了的。

    “好了,吃饭吧。”不管怎么说,叶昭未免觉得有些无趣,也没jīng神去介绍各种菜式了,只淡淡道:“西餐,洋鬼子的口味,也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

    “怎么,生气啦?”苏红娘笑孜孜看着他。

    “不敢。”叶昭确实有些赌气,随即就好笑,也难怪苏红娘看不起自己,自己也太孩子气了。

    “好啦,给你这个,别生气。”苏红娘虽不知道怎么用刀叉,但将鹅肝削下一片来自然轻而易举,用亮闪闪的小叉子叉到了叶昭的吃碟里。

    叶昭哼了一声道:“这就想赎罪啊?怕是差点劲儿吧?”

    “你还想怎样?”苏红娘好笑的看着他,这个家伙,说他孩子气吧,但有些话的见识气度,能令人深思良久,而和西洋诸国、和那些朝廷大臣打交道,可是老练着呢。可要说他本事吧,偏偏整天没个正形儿。

    叶昭瞄着苏红娘娇媚含嗔的诱人神态,心脏又跳的厉害起来,顺嘴道:“喊声老公,那我就不生气了!”

    苏红娘啐了他一口,“想得美!”说完就呆住,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像在跟这个家伙打情骂俏,怎么这般不知羞耻,又,又如何对的起九泉之下的薛大哥?

    叶昭不知苏红娘心里想什么,却是笑着一手持刀一手持叉,说道:“来,我教你怎么用刀叉,学我这样拿着用起来才方便。”

    苏红娘看了眼叶昭,心下不知道什么滋味,低下头,默默去割盘中那黑乎乎的烤肉。自己,自己委实早就对不起薛大哥了,从yīn差阳错和这个家伙成了挂名夫妻那一天起,自己就背叛了薛大哥。

    或许,自己就是个轻贱的女人吧,不配薛夫人这个名份。可是回到桂西,又如何面对薛大哥的亲人?

    “红娘,你为什么会想到去救韩进chūn他们几个?他们可都是吃的大清国的粮饷。”看得出苏红娘心情忽然低落,叶昭也就不再开口老婆闭口老婆了。

    苏红娘割着盘子里的肉,不流露丝毫感情的道:“你帮了我这么多次,我总要帮你一次。算不了甚么。”

    叶昭看了她几眼,委实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变得冷冰冰的,挠了挠头,只好也低头去吃自己碟里半生不熟的牛排。

    ……

    接下来的半个月,叶昭差事办得顺风顺水,如果说唯一的遗憾,就是感觉到苏红娘一直在躲避自己,就算吃饭时都比自己晚半个时辰进餐厅。

    这十几天,倒是和各国领事磕磕绊绊的议好了章程,对方又让了一步,江海关衙门一体事务仍由大清国官员署理,但衙门设顾问三名,分别由英法美三国侨民出任,“凡涉关税纷争,均交由江海关监督与各国顾问合同办理。”

    想来因为“钦差四亲兵”占领海关衙门一事,令各国领事也感到了紧迫感,这次小冲突更完全可以说是商团失利,大清国钦差的四名亲兵就将商团三十余名火枪手压制的死死的,最后更不得不毫发无伤的任由人家离开,怎么说都是闹了个灰头土脸。

    各国领事自然担心这类冲突多了,怕是租界的安全都不得保障。毕竟上海租界并没有西方诸国正规驻军保护,而租界之畔,就是旗帜遮天蔽rì的清军大营。

    “钦差四亲兵闹租界”的威风,倒令清军大营也变得唬人了。

    章程拟定,看似比历史上争来了好大的面子,但一个主体国家的海关事务,却要同各国争论谈判月余,又岂能称为胜利?更不要说还要加入不伦不类的所谓顾问之说了。

    不过叶昭可没有贸贸然就签押坐实新海关条款,而是同阿礼国等人拟定了个试用条约,就是从今儿起正式向进出上海码头的货物收取关税,但仅仅为试用期,正式签约要等自己送入京城的折子收到准信儿再说。

    在晚清历史上,同洋人打交道最为危险,同洋人签约更甚,前脚签完约送走洋人,后脚说不定你就成为替罪羊被治罪,以平息朝廷强硬派以及民间义愤的反对声。至于被后世骂为卖国贼的,那就更不知凡几。

    叶昭不想重蹈这些大人的覆辙,是以同阿礼国等人商议搞了这么个试用条款,即可以很快开始收取关税,免得白花花的银子流走,又有回旋余地,条约章程我一字不差的发回京里,你们同意不同意和我没干系,以后翻旧账也算不到我头上。

    阿礼国等人倒理解钦差大人的顾虑,虽然无奈,但也想这事儿早点平息下来,是以答应了叶昭的要求。

    而叶昭这一手显然比吴健彰那欺上瞒下的手段高明多了,就算江苏巡抚许乃钊这位抚院大人,也是自愧不如,心说这位小阿哥年纪不大,办事情却是滴水不漏,可比咱们老辣多了。以前怎么就不懂签约还可以签草约,还可以有什么“暂行期”呢?

    而在江苏大小官员宴请叶昭的酒宴上,许乃钊就不免提及此事,大赞叶昭为“少年国士”,将来必为大清依仗股肱重臣。而大小官员自齐声附和,谀辞如cháo。

    这里是苏州留园涵碧山房,招待钦差大人,园林主人自乐得蓬荜生辉。留园景sè极佳,数不尽迷离掩映的漏窗、洞门,湖光山sè若隐若现,而从涵碧山房二层观去,园内美景美不胜收,阁楼旁一汪碧水,山峦林木在池中倒映,正是一水方涵碧,千林已变红。

    宴桌上菜肴jīng美,金杯玉盏,一派奢华。

    江苏大小官员,自巡抚许乃钊起依次而坐,什么抚院道台府台,什么藩司臬司县太爷,三席酒宴总有三四十名官员。

    听着满耳的奉承之词,叶昭只是微笑品酒,虽然不易察觉,但叶昭知道,许乃钊对自己的态度委实和以前又自不同。

    想来曾经在他眼里肚皮空空的草包阿哥一跃成了或许前途无量的权贵子弟。

    酒宴之后,众官员纷纷告辞,而叶昭则留宿涵碧山房,待明rì再回上海。

    卧房内弥漫着华贵的气息,画着黄莺鸣枝的锦绣屏风后,是垂着丝薄帐幔的锦被高卧,那层层叠叠构造奇巧的木床,就更令后人叹为观止。

    “爷,您歇着还是出去走走?”瑞四送上清水,等叶昭漱了口又端来水盆毛巾,伺候叶昭洗漱后瑞四就问。

    “歇会儿,这喝点酒啊,身子就乏。”叶昭擦干手,将毛巾扔给瑞四,又道:“你也别在外面伺候了,去旁边那屋眯一觉。”

    “是,是,主子真是比奴才的亲生爹妈对奴才都好,跟了主子,瑞四儿也成了大福气的奴才。”瑞四儿一脸的感激涕零,却被叶昭轻轻在屁股上踢了一脚,笑道:“马屁jīng,滚你的蛋吧!”

    这一脚却是踢得瑞四儿那叫一个舒坦,连声道:“奴才这就滚,这就滚!”弓着身子倒退了出去。

    ……

    躺在软绵绵的大床上,清香萦鼻,叶昭就不由得想起了苏红娘,眼看这趟差事就办完了,和她分别的rì子也越来越近,自己回京之rì,就是与她分手之时吧?

    从此天各一方,可不知道何时才能再相见了。

    朦朦胧胧中,叶昭好似听到外面有人吵闹,不由得慢慢睁开了眼睛,不是做梦,窗外确实传来吵闹声。

    “瑞四儿,瑞四儿。”叶昭叫了两声,这才想起他刚刚要瑞四去歇了,不由得一晒,自己却是习惯他在身边了。

    谁知道门咯吱一声就被推开,瑞四的猴脸从门缝冒出来,“爷,我刚去看了,是一个疯老婆子,说要告什么御状,疯疯癫癫的,我叫人赶她走了!”

    叶昭微微点头,这个瑞四儿,可比谁都机灵。

    见瑞四正要缩回身子,叶昭就招招手:“四儿,进来吧,跟爷说说话。”

    “好嘞!”瑞四儿屁颠屁颠进了屋,掩上门,虽然叶昭醒着,他还是放轻脚步,蹑手蹑脚到了床边,半跪下身子,免得主子要仰视他。

    “爷,您想跟奴才唠什么?要不然奴才给爷唱个小曲儿吧。”瑞四儿一脸的小心翼翼。

    叶昭就笑骂道:“你还会唱曲儿呢,那赶明儿送你去东泰班老杨那儿,出了师再回来。”

    瑞四儿就磕了一个头,“爷叫奴才干甚么,奴才就干甚么,爷觉得奴才是旦角的料子,那是爷的恩典,就算爷叫奴才做一辈子戏子,奴才也全听爷吩咐!”

    叶昭凝视他,淡淡道:“真心的么?”

    瑞四儿吓了一跳,偶尔小主子会露出这份神态,令他后脊梁发凉,更令他知道小主子绝不是看上去这般简单。

    “嘭嘭嘭”瑞四儿连连磕头,“奴才对主子的忠心,天rì可鉴!”

    叶昭坐起了半截身子靠在深檀木床头,说道:“你起来吧。”

    “是。”瑞四儿也缓缓起身,但还是弓着腰,见叶昭姿势,又忙拿了软枕帮叶昭垫在背上。

    “四儿啊,你知道喜欢一个女人是什么滋味吧?”问完叶昭就摇头,这不对牛弹琴吗?可是身边真是没一个能说体己话的朋友。

    “爷有心上人了?”瑞四倒是一怔,但见主子模样,也知道未曾得手,当下就咬牙切齿道:“爷,是谁家丫头让您老这么惦记?您交给奴才,就算是在册的秀女,奴才也保管给爷弄到手!”竟然有主子惦记不能得手的女人,瑞四儿可就发了狠,这还了得?主子要为女人害相思病,那还要我这奴才干嘛?

    叶昭哭笑不得,训斥道:“两情相悦,发乎于情止乎于礼,少在这儿胡搅!”

    “是,是,爷说得对。”瑞四干笑着,却留了心了,定要打听出主子看上了谁家的丫头,帮主子把心愿了了。

    “爷,您看看今天的进项吧。”瑞四从怀里掏出一张薄薄的纸笺,上面记下了今天众官员的孝敬。

    叶昭瞄了一眼,嗬,好家伙,又是一万多两,其中排在第一位的是许乃钊,两千两,其后大小官员名讳官职数目都记得清清楚楚。

    怪不得京官都喜欢外放呢,自己这个钦差,不过是个办海关关务的钦差,还没怎么着呢,一万多两银子就到手了,这可比做什么生意来钱都快。

    当然,叶昭也知道,若不是自己顶了个亲王阿哥的名头,也断然不会令他们如此破费。

    “收了吧。”叶昭摆了摆手,正想再说什么,窗外本来沉寂下去的吵闹声又响了起来,兵勇训斥声也越来越大。

    叶昭微微蹙眉:“去,看看怎么回事。”

    瑞四儿也来了火气,心说你们这不给脸不要吗?许乃钊也是,怎么选了这么个破地儿安顿我家主子。答应一声,就快步退了出去。

    不一会儿,吵闹声就平息下来,交给瑞四儿办的事,那从来是手到擒来。

    估摸着又过了盏茶时间,瑞四儿轻手轻脚走了进来,外面的吵闹声早就不见,见叶昭作势起身,瑞四忙快走几步扶叶昭坐起,又道:“主子,那疯婆子是本园主人的姨娘,死了儿子,吵着和钦差大人告状,告苏州府害死她儿子,我把状子接了,她也就不吵闹了。还有本园主人姓刘,想给主子磕头。”

    叶昭摆摆手:“磕头就免了,今儿这事儿不怪他,你回了他。”又不解的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状子?”

    瑞四倒是打听了个明白,说道:“状子是疯婆子找别人早写好的,本园主人并不知情。半年前的事儿了,据说疯婆子的病时好时坏,今儿听说府里住了钦差,不知道怎么就清醒了,偷溜过来告状。”

    叶昭就摇摇头,心说自己这钦差是根本管不到这些事儿的,找自己告状又有何用?不过终究好奇,说道:“给我看看。”

    瑞四儿从袖子里摸出状子,双手奉上。

    状子告的是苏州知府乔松年,说他“贪赃枉法、诬陷良民。”再看下去,叶昭渐渐看明白了,敢情苦主的儿子姓郑,名金石,是苏州有名的士绅,并在嘉定一带组织团练,曾经剿灭响应太平军的贼众赵四海一枝,斩贼党一百三十八名,生擒贼首赵四海,旋即收赵四海为己用,并奏称赵四海党“自非积恶,请予宽贷”。

    谁知道今年年初,小刀会起事,赵四海复反,苏州知府乔松年随即办郑金石了一个潜通匪党之罪,砍了郑金石的脑袋。

    叶昭看到最后才知道,怕是私怨所致。虽说听起来告状的老婆子其情可悯,但其儿子手上又何尝不沾满了鲜血?

    何况,这案子自己却也插不上手。

    “将状子还给园主人吧。”叶昭话音刚落,门外传来亲兵的声音:“爷,苏州府求见。”

    瑞四儿就嘟囔了一句:“来的倒快。”想也是,虽然本园主人和老婆子是亲戚,但断然不会帮老婆子和苏州府作对的,出了这等事,还不第一个派人去禀告苏州府?免得吃老婆子挂落,而事后就不知道要花多少银钱来安抚苏州府了。

    “请他偏厅叙话。”叶昭下床的工夫儿,瑞四忙跪下去帮主子换鞋,又去打水给主子洗漱。

    乔松年不到四十岁年纪,生得方脸浓眉,倒是忠直人的面相。不过同叶昭叙话时乔松年可不像他表现的那么平静。可不是,剿灭了小刀会,乔松年作为苏州知府那也是要在功劳簿上大大提上一笔的,眼见加官进爵在即,谁知道闹出这么一档子事,这个节骨眼儿上,如果钦差大人回京非议几句,那好好的前程可就要付诸流水了。

    在同叶昭闲聊时乔松年倒提也未提郑金石的事儿,却只是向叶昭请教西方诸国情形,席间许乃钊大赞叶昭“通敌先机”,令江苏大小官员都知道了这位钦差大人对西方诸国极为了解。

    不管乔松年喜不喜欢这话题吧,但他觉得少年权贵,定然喜欢卖弄,投其所好听他夸夸其谈就是。

    谁知道叶昭只简略说了几句,就笑道:“乔大人,我这可乏了!”说着就端茶送客。

    乔松年讶然,但自不敢再叨扰,忙躬身道:“下官告退。”

    叶昭回到寝室不一会儿,瑞四儿就谄笑着敲门进来,“爷,乔松年送了五千两银子,收不收?若不然奴才给他还回去?”

    叶昭就笑:“还回去干嘛?他们这在地方的,捞钱有道,贴补贴补咱们也是应该的。”

    “是,是,爷肯收他们的银子,那是他们的福气。”瑞四儿又道:“本园主人孝敬两千两,奴才也大胆帮爷收了。”

    叶昭微微点头,笑道:“苏州这一趟倒是没白来。”

    ……………………………………………………………………………………………………………………………………………………………………………

    晚上有事,一起更了,还是那句话,票票……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我的老婆是军阀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