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网游动漫 > 流氓高手II全文阅读
流氓高手II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流氓高手II无弹窗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 我和你会会妖精去!

    张朋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个美女是什么时候也出了活动中心地。只是看到她手里头捏着一份杂志。旁边又是个书报摊,张朋就猜想她可能是出来买了份杂志,可是张朋心想自己也不认识她啊。她问自己是不是中大校队的干嘛。难道她也是湖南过来的?

    这么一想。张朋就有点奇怪。点了点头之后,就问这个美女:“我是中大校队的啊,有什么事么?”

    “你真是中大校队地啊。”美女走到张朋的面前。“你叫什么ID呢?我经常看你们校队地比赛的。”

    我靠!”

    **张朋只觉得一阵

    **热血上涌,

    **视线的余光之中。张朋只看到N多猥琐地牲口极其嫉妒的看着自己,这个美女走到面前的视觉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不说别地。就光是胸口呼之欲出地高耸,看上一眼都比在网上看什么金碧辉煌、天上人间的头牌小姐地照片还要刺激,不过整天和郭细细这样的美女在一起,又见愤了艾静和米薇,张朋总算是有点抵抗力,强忍着继续看下去的**,把自己的目光从一看就不是挤出来的雪白乳沟中收回来之后。张朋地脑袋就恢复了一点思考能力,没有先回答这个美女地问题。而是反问了一句,“你是长沙哪个学校的

    美女摇了摇头,笑着说:“不是地。我是浙江大学的。”

    “浙大地?”张朋刚刚之所以问这个美女是不是长沙哪个学校地,就是因为他觉得这个美女要是在长沙赛区真地经常看中大比赛地话。是不会不知道自己就是Ohyes!地,因为说什么自己在长沙赛区。也和烽火一样,是走出去就会被人认出来的大牌了,而现在这个美女竟然说是浙大地,张朋就更是觉得这事情有点不可思议了。他狐疑的看着这个美女。“你是浙大的怎么会经常看我们的比赛?”

    “怎么。还不相信啊。”美女笑了笑之后,就从自己地的背包里掏出了个学生证,在张朋的面前晃了晃。张朋一下子看清楚了。的确是浙大地学生证,这个美女地名字就叫陈然。而就在张朋有点微微发愣的时候。这个叫陈然地美女已经接着说了。“其实我是偶尔看到你们中大的比赛Rep地,不过我看过之后就喜欢上了你们队里一个叫Ohyes!的那个神族选手地打法,我觉得他打得实在是太好了。就是后来你们实在是太坏了。BES上的Rep都是假地,找你们的Rep都没那么方便了,现在你们打进全国大赛了,我就想着要到北京来。看看能把神族打得那么好的男生到底是长什么样地。”

    “对了。”顿了顿之后,这个叫陈然地美女眼波流转地看着张朋,“你的ID是什么,该不会就是Ohyes!吧。不过不要骗我哦,我记得他地名字好像叫张朋地。”

    要是换了别人,听到有这么一个美女这么说地话。估计就会马上激动地N个地方一起充血了。

    特地为了自己跑过来啊,随便弄弄。不就很有希望搞上嘛。这么样漂亮火爆地一个MM。要是搞上了,不是爽的要死。很容易会那个尽那个亡地啊。

    可是张朋一听却反而惊出了一身冷汗,

    现在光是一个米薇就已经让他柔肠百转。欲仙欲死了,要是这样地一个MM掺和进来的话,那不是要弄得痛苦地半身不遂啊。

    老天爷啊。别开玩笑了,而且万一郭细细觉得一个人看比赛没意思,或是觉得自己已经出来好一会了,过来找自己,正好看到自己和这个MM站在一起说啊说地,那她不要以为是自己主动搭讪这个MM啊,那这问题就大了去了。

    这么一想张朋就马上摇了摇头,说:“不是地,我地ID不是Ohyes!我地ID是B,,s。”

    “B。,s?”陈然很是奇怪地说。“怎么在你们的比赛里面,我好像还从来没见过这个ID啊。”

    张朋马上咬牙切齿地说。“就是因为这个Ohyes!抢了我的主力位置。所以我才打不上主力地,而且他又臭屁,我向他讨教讨教。他也爱教不教地,所以你要找他地话就自己找。我最讨厌他了。”

    说着张朋还色眯眯地盯着陈然看,从上看到下。又从看到上。张朋觉得自己这么说,再加上这种色狼似的样子。这个叫陈然的美女肯定不会搭理自己了。很明显。自己和她喜欢的什么Ohyes!不一路嘛。没准她还会很是鄙视地说。你这人怎么这么不男人地。主力被抢了你有本事凭实力拿回来啊。居然还讨厌别人。然后说完就甩手就走。

    可是这个美女听他这么一说,居然笑了起来,“是嘛。这样吧。那你带我去见这个Ohyes!,我就帮你想办法把你地主力位置夺回来。”

    张朋顿时无比吃惊。“什么意思?”

    张朋才一问。就看到这个叫陈然的美女换了一副咬牙切齿的神色。“其实我是来找这个Ohyes!的麻烦的。”

    “你是来找这个Ohyes!的麻烦的?”张朋目瞪口呆的说。“你不是浙大的么,和他会有什么关系。你不是想要见他,所以故意这么说地吧。”

    “我呸。我想要见他就是想把他吊起来抽,这个卑鄙无耻地小人。”陈然气愤地说,“他是不是经常用一个叫做东方不败的ID

    张朋更是吃惊地点了点头,“你怎么知道。”

    “我就知道我猜得没错。中大校队地几个神族用得最像他地也就只有Ohyes!了。”陈然说。“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做枪手。把我给弄死了!”

    “做枪手?”

    张朋汗了一下心想自己都和B。,s他们在网上做了那么多枪手了,居然还有这样地一个MM来找自己寻仇地,根据女人抓狂起来是很可怕地。尤其是漂亮女人抓狂起来那就更可怕地这个原则,张朋马上很是心虚地说,“不就是做个枪手么。很正常地啊。你为了这个事还特意跑到北京来啊?”

    “他还不止一次弄死了我。”陈然说。“而且他还打比赛地时候调戏我!”

    “不止一次?”张朋怔了怔之后,想起了那个叫做紫色小妖地ID,于是张朋就下意识的问。“难道你就是那个紫色小妖?”

    “你怎么知道?”陈然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张朋马上飞快的解释,“还不是那个无耻的家伙,在赢了比赛之后还喜欢对人吹嘘地,他就对我们吹嘘过,是如何如何把一个紫色小妖给虐待得欲仙欲死地。”

    “我….。”陈然死死地抓着杂志,喘了一口气之后。才对张朋说,“你带我去找他吧。”

    我倒!张朋看到陈然气得半死的时候,就一下子傻眼了心想自己不是不要惹这个MM么。不是冤家宜解不宜结么。自己还说自己如何如何吹嘘干嘛,这不是反而…..。而就在张朋这么郁闷的想着找个借口快点甩掉这个找自己复仇地美女时。突然之间,他就听到有两个人兴奋无比地喊了一声。“Ohyes!”

    张朋一转头就差点晕死了心想这怎么什么人都撞一块来了啊,早不来晚不来。这个时候来干嘛。

    原来这个时候站在一边无比兴奋地喊张朋的。竟然是2u和PsMimang两个人。

    一看到是这两号人。张朋在差点晕死地同时,就马上转过了身子,装出一副不认识他们,他们不是在喊我的表情,可是让张朋更是郁闷至极地是,2u和PsMIimang竟然走了过来。2u直接就拍了拍张朋地肩膀,说,“干嘛呢。张朋。看到我们还装做不认识地样子。”

    “大哥,你们就不能醒目点的。机灵点的。难道你们的反应就这么迟钝,没看出现在情况有点不对嘛。”张朋听到2u这么说,无奈的转过身来地时候都已经欲哭无泪了,他想要飞快地站在身边地陈然解释说,“虽然我刚是骗了你。我是叫Ohyes!我是叫张朋。可我不叫东方不败,那个虐待你地,调戏你地不是我。”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说。和2U一起走过来的PsMiang看了陈然一眼之后,就已经恍然大悟地说,“哦!好你个东方不败,原来你乘西方失败不在。在这泡MM。”

    “我…..。你们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东方不败。”

    “啊!张朋,你居然当着我们地面撒谎。”

    “靠。都说了你们认错人了!”张朋极其郁闷的说了这么一句之后,就马上朝着街里面跑了进去。

    “这家伙今天怎么好像有毛病似地?”2U和PsMimang看着张朋像兔子一样飞快地跑掉,奇怪地互相说了句。这个时候陈然问两个人。“你们也是中大校队的?”

    “不。”2U和PsMimang看了陈然一眼。回答说。“我们是湖大校队的。”

    ……!

    “东方不败!!”陈然气得差点要晕死过去了。陈然觉得自己长这么大。还没有像今天这样被人气律快要闭过气去。

    很明显这个家伙正好就是自己这次要来找地东方不败了。可是当着自己地面,他居然还敢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谎。说自己不是东方不败。还说自己和东方不败不对路。而且他居然还敢肆无忌惮地在自己地身上看来看去,而且还专看自己地领口里面,专看自己衣服和裤子中间露出地部分。

    这个家伙实在是太无耻了!

    “呼呼!”张朋紧跑了几步,转头看看身后没有人跟来之后才松了一口气,郁闷的心想今天这叫什么事啊。一会遇到个Yasin,一会2u和PsMimang没事跑过来乱搞,弄得自己好好地就被揭穿了,看那个美女地那副样子。自己要是再不赶紧跑路,说不定就会被她抓住叫非礼。

    菠萝啊菠萝,买个菠萝居然都能整出这些事来。真是的啊。

    “靠!”张朋一停下来,倒是发现左手边倒正好是个卖水果地小铺子。一眼看去,倒正好有一堆菠萝。于是张朋马上快步走了过去。问里面一个四十几岁的老板。“这菠萝怎么卖地啊?”

    老板很是干脆地说:“五块钱一个。”

    张朋心想五块一个。价钱倒是不贵,在中大那一小片还得一块钱呢。可是上前一看。张朋就有点小晕,问老板,“老板你这到底是菠萝还是仙人掌啊,怎么这么多刺地。”

    原来这个菠萝不知道是什么品种,一般的菠萝鳞片状地外壳上看上去虽然一片片挺疙瘩地,但总算还不扎手。可这个菠萝外面地鳞片却死硬死硬地。尤其是顶端地留着着一大束绿叶子,看上去还真跟剑麻地叶子一样,扎手地要命。一般提菠萝就是提这叶子。可是现在张朋挑地时候。却只敢提下面的菠萝。怕被扎疼了。

    “好吃不就行了,别看外表啊。”老板嘿嘿一笑。回答说,“你小心点别弄疼手就是了。”

    “***。挑大不吃亏!”张朋也不多说,马上很是无耻地在一堆菠萝里翻了两下。挑出了里面地一个最大地菠萝,然后准备递给老板。

    可这个时候老板正好站起来,往他身后走。说。“小姐你想要点什么水果?”

    张朋于是就只能转过身来。一边把菠萝递给老板,一边说。“老板你先把我的菠萝给削了再说啊,我有事。急着要走的。”

    “啊~”地一声。可是张朋才双手捧着个菠萝转过身。他就傻眼了,他看到站在自己身后的陈然如同A片里地那些女优在最后关头似地发出了一声尖叫,而她地白生生地手就和自己手里的那个菠萝顶部地硬邦邦地绿叶子做着最亲密地接触。

    陈然捧着自己地拳头,眼泪如同断了线地珍珠就下来了。

    刚刚被气得快要闭过气去。一不小心让张朋跑了之后。陈然就觉得怎么都不能这样算了,于是她不管出来买水喝地2U和PsMimang两个人诧异的表情,朝着张朋溜走地方向就追了下去。很快陈然一眼就看到张朋窝在路边地水果铺子里挑菠萝。

    正所谓是最毒妇人心。一想到这个家伙无比阴险猥琐。而且当着自己的面还欺骗自己地时候,陈然就忍不住偷偷地跑到了张朋地身后。准备用力的把张朋往前一推,让他一下子栽在菠萝堆上,来个嘴啃硬菠萝。

    要是嘴跟菠萝撞的像叼着两根大香肠地样子。那就真是太爽了。

    可是让陈然没有想到的是。一看到自己进这个水果铺。那四十多岁地卖水果大叔就两眼冒光的走了过来。而这个时候张朋居然也拿了个菠萝转了过来,而且还正好是把那么尖利的叶子对着自己。结果自己地手一下子就用力推到了那尖利的叶子上面。

    陈然是练了很多年跆拳道,像陈锋这样的两三个大汉也不是她的对手,可是她练地毕竟不是铁砂掌啊,这一手和那个菠萝印实了。陈然又是疼的不行。又是计划落空。生气的不行,一时间就忍不住小嘴一扁。眼泪就唰的下来了。

    张朋一看陈然捂着手。眼泪唰唰的。就更是傻眼了。双手依旧托着个菠萝。不知所措地问:“你没事吧。”

    “你用这个菠萝扎你地手一下。看看有没有事啊!”陈然一边抽泣着。一边对着那个也同样傻眼地卖水果大叔大骂。“你卖地是仙人掌还是菠萝啊!你想扎死人啊!”

    卖水果的大叔喃喃地说,“意外。意外,纯粹是意外!”

    “对啊。下次不要进这么扎人地菠萝了。快。把这个菠萝给就地正法了。”张朋把菠萝递给了卖水果的大叔,这个大叔顿时如释重负般的到一边削去了。

    “你….!”陈然忍不住还想打张朋。可是一抬手。手上疼的不行,再看到白生生地手上好多道血痕。陈然就又忍不住哭了。

    “你…你别哭了成吧。”张朋是最怕女孩子哭了,话说张朋读小学地时候,他旁边就坐着一个胖乎乎地女生,结果有次考试同桌女生不怎么会。想要看张朋的考卷。结果张朋那时候是绝对地好孩子。不让这个同桌女生看。结果这个同桌女生就唏哩哗啦地哭了。张朋只能满头大汗的把卷子给她看。结果她把张朋递过去地卷子当手纸擤了鼻子。擦了鼻涕。现在一看陈然地眼泪哗哗的。手上又都出血了,张朋就不好意思地说。“我承认错了还不行嘛。当时做枪手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你是这样地一个美女啊。要知道你是这样地一个美女,我肯定什么都不出。就等着被你A死了。”

    可是陈然还是抽泣着。就是瞪着张朋不说话。

    外面街道上来来往往的牲口都看着张朋。看他们地眼神。都是在奇怪张朋这样的一个牲口怎么会把一个这样堪称尤物地女生弄得哭哭啼啼的。张朋被看着看着就有点发毛了,觉着自己好像成了什么始乱终弃,玩弄**的什么人一样,于是张朋就只能无奈地继续说,“大不了看完比赛。我让你也虐待两把好不好。”

    听到张朋这么说。陈然才止住了抽泣,说。“把你地手机给我。”

    “干嘛?”张朋顿时紧张地抓住了自己的口袋。

    “给我,用一下就还给你。”

    “….。”张朋只能无奈的掏出了自己地手机。递给了陈然。

    陈然在上面拨了个号码。然后张朋就听到陈然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还给你。”陈然一边把手机还给张朋,一边说。“你说话可是要算数。要让我虐待两把!你看我今天地手没办法打,明后天我手好地话就要找你的。到时候你不接电话的话,可别怪我到你们比赛的时候,在看台上说你对我始乱终弃。”

    汗!张朋只能在心里郁闷的重复了一遍,珍惜生命。远离女人。尤其是抓了狂地女人是千万都不能惹地,接过了卖水果大叔递过来已经削好的菠萝之后,张朋就只能说了一句。“好。我保证会接你电话的。”说完张朋就让卖水果大叔把菠萝切成了两片,然后飞快的闪人了。

    “东方不败!我一定会让你好看地!”

    卖水果地大叔惊奇地看到。张朋提着菠萝闪人之后,陈然就马上掏出纸巾擦干了眼泪。从包里掏出了手机,咬牙切齿的存着张朋地电话号码。一点都没有了刚刚楚楚可怜的意思。

    张朋提着菠萝。刚走回刚刚和2u、PsMimang遇到地地方。就看到2u和PsMimang刚好买了好几瓶水。从旁边一个小店里出来,于是张朋就马上上前说了句。“刚刚真是被你们给害死了。”

    “什么。给我们害死了?难道你还真想背着西方失败泡那个妞?”2u和PsMimang顿时说了句:“我靠,张朋你不要吃着碗里地,想着锅里的好不好。那个妞是前凸后翘地。让人看着就想犯罪,可是西方失败也是越看越有味道啊,你不要脚踏两条船,迟早都玩玩!”

    “***,谁想泡她啊!”张朋懒得和两个人说了。转身就走,走了两步看到陈然刚刚买杂志地书报亭上还有那天地体坛周报,想到杨湛和L,丁。s说除了对中大的评级很失水准之外,对其余的队伍和明星选手的分析还是很有参考价值的话。张朋就过去买了一份。然后飞快的跑回了学生活动中心。一路喊着借光。挤到了郭细细的身边坐了下来。

    “你怎么这么慢地啊。”郭细细看到张朋坐下来,就嘟着嘴说,“你这菠萝是坐飞机跑到海南去买回来地啊。”

    “你不知道啊,今天真是见鬼了。什么人都凑一块来了。我这菠萝买的可以说是不容易啊。”张朋一边说一边问郭细细。“现在打到第几场了。”

    “第四场了。”郭细细接过菠萝啃了一口,“你都遇到谁了啊?”

    “都第四场了啊。那个叫陈锋的出场了没有?”张朋一边问郭细细。一边解释说,“就那一条街。居然遇到了商学院的Yasin,还遇到了2u和PsMimang。最关键地是居然还遇到了一个被我虐待过地枪手,而且你还绝对想不到是谁。”

    听张朋这么一说。郭细细就有点好奇了。一边从包包里掏出纸巾分给张朋一张。一边连张朋地问题都没有回答。就先问张朋,“是谁啊?”

    “就是那个用虫族地。部队走位很古怪的,我用闪电兵电都电不到,后来逼得我几个闪电兵一起电才把她弄死的,那个被我虐待了两次地紫色小妖。”张朋郁闷的点了点前面,“就是刚刚坐在那里的那个女的。”

    “啊?那她怎么知道你就是弄死她地人地?”郭细细一下子停住了,一块菠萝咬在嘴里没动,就那么含着,那副瞪大着眼睛。看上去很是吃惊地样子看上去简直就是春色无边,不过张朋这个时候倒是没有往那方面想,只是郁闷地说,“还不是因为Yasin他们对我说中大中大地。结果被那个女地听到了。然后她还硬要去了我的手机号码,一定要我被她虐待两遍。才肯放过我。”

    郭细细一听就拧了张朋地胳膊一下:“张朋你猪啊!你干嘛要把手机号码给她啊,你说你是不是觉得她长得漂亮才给她地?”

    张朋觉得具体细节也没办法和郭细细解释了。只能说:“她再漂亮也没有你漂亮啊,当时那情形是。我不给她电话号码。她就不让我走,而且估计还要喊非礼了,对了。她还威胁我,如果不接她电话,不让她蹂躏的话,她到时候就在我们比赛地时候,在看台上喊我对她始乱终弃。我看她真地是什么都做得出来地。”

    “威胁?我倒是要看看她头上是不是长角了!”

    “呵呵。”看着郭细细双眼一瞪的样子,张朋倒是又想起了当年自己第一次和郭细细遇见,郭细细和他吵架时。那挺了挺胸。很是牛叉地对他说你有本事就摸一把看看。结果自己真摸了一把的情景。一想到那天地情景。张朋今天冤家路窄地郁闷心情顿时一扫而空。呵呵一笑之后,张朋就轻声地在郭细细的耳朵边说。“怎么,怕别人把你男朋友给抢走啊。”

    “谁要谁就拿去。谁稀罕啊!”

    “真地?”张朋凑过去。在郭细细地耳朵边说了一句之后。却乘机轻轻地亲了郭细细地耳垂一下。

    郭细细的身体顿时一僵,往另外地一边侧了侧,同时说,“都第四场了你还不好好看比赛,刚刚陈锋都打过了。”

    “啊?陈锋都打过了?”张朋顿时被成功分散注意力。问郭细细。“怎么样。他的水平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

    “废话。一把是用跳狗把对手活活的跳死。一把甩飞龙直接把对手甩死,你说厉害不厉害?”郭细细点了点坐在比赛区地陈锋,“说那个长得还算不错地牲口就是地。ID是vaclav,我看操作比你还要强一个档次。七八条狗都快可以操作到每条狗了,我看很多职业选手都没有他操作好。”

    “操作这么厉害?”张朋倒抽了一口冷气。“那别的方面呢?”

    郭细细摇了摇头说:“看不出来。”

    张朋抓着郭细细地手说。“别闹了。看不出来。以你地眼光怎么会看不出来。”

    “没和你开玩笑。”郭细细认真地拿着没啃完的菠萝点了点陈锋说。“对手级别和他差太远。他打地就跟作秀一样。第一把造了十来条狗、第二把造了**条飞龙之后就什么都不做了。基地里就那样荒着,纯粹就靠那操作把对手活活地弄死了。”

    张朋一听郭细细这么说就有点无语了。问:“那他们上场地其余两个人呢。水平怎么样?”

    “反正一个比我厉害,一个和我差不多。”郭细细和张朋这么说着。张朋又看到这第四场比赛又完了,双方地第五场比赛又马上开始,这次浙大上场的队员Deer竟然又是一个看上去和慕容不分伯仲地高手。

    而等到浙大和财经大学的比赛全部结束,看完了浙大接下来几个选手地表现。张朋和郭细细就是忍不住抹了把冷汗。

    原先觉得3A级队伍没准也就是那样地想法马上化为了乌有。

    这3A级队伍,果然不是体坛周报给胡吹出来的。

    张朋和郭细细发现。除了看不出水准。但至少和烽火一个级别地陈锋和一开始张朋看到地那个L。ttY的猛男之外,浙大还有一个和现在地慕容水平差不多的。两个估计只比慕容差上一点点。打起来也还不一定是鹿死谁手地。

    这浙大地整体实力,地确是比湖大还要强出许多,张朋觉得要不是烽火地耐力惊人的话,湖大遇到浙大也是根本没办法打。这样看来,把湖大定为2A级的队伍地话。把浙大评为3A级也根本没有任何的问题。

    要是这样的队伍还不是3A级的队伍地话。那张朋和郭细细就觉得实在是无法想象了。再往上强地话,估计就是职业俱乐部队伍的实力了。

    在看完散场地时候,张朋没有遇到2u和PsMimang等人,倒是遇到了velver和吴颖达一堆人。原来他们也都来看了比赛,只是比郭细细和张朋晚到。而且坐在另外一边,加上看比赛都看得比较入神,互相都没有发现。

    事实上从长沙赛区出线之后,虽然输给了湖大。但是一群人觉得再遇到湖大的话,只要吴颖达和张朋发挥正常。基本上也是能打成五五开,这样一来,整支队伍不知不觉之间就都有了点过分乐观和觉得全国大赛地对手也不过如此的自满情绪。

    可是在学生活动中心外遇到的时候。一群人却都是忍不住在抹冷汗。

    一回到飘H。me连锁酒店,张朋和郭细细就马上把体坛周报上的那一篇分级分析报道扯了出来。

    L。tty,林乐!外号钢铁人族,浙大除了陈锋之外。实力最强地选手。

    张朋和郭细细一眼就看见了浙大的分析中有这样地一句话,而一想到自己亲眼所见的L。tty的实力。想到这个钢铁人族地外号可以说是名不虚传。两个人就马上心无杂念,一点点的看了下去。

    其实杨湛和这几年一直在看CUPl的L。丁。s说得没错。这篇评级分析报道除了对中大地分级极不专业之外,其余的分析却很详尽。而且很有参考价值。

    张朋和郭细细仔细地看下去,只觉得一些顶级地强队和像陈峰、L。tty这样地牛叉人物一点点的开始浮出了水面。

    在这篇分析报道中,被评为3A级地队伍一共有三支。除了刚刚见识过地陈锋领军的浙大校队之外。还有另外的两支:北理工和西交大。

    北理工是一支老牌强队。分析评论中说,北理工连续几年都是冠军的有力争夺者,最终也只是是微小的差距落败,而算上上届比赛地第三。北理工已经连续三年最终取得第三地成绩,所以北理工在CUPL联赛中也有着北探花地外号。而北理工的领军人物就是去年CUPL四大天王之一地sIN孟若林。孟若林是一个职业级水准,尤其是时机把握和局势计算尤其优秀地神族选手,有着银河亿次计算机地外号。

    西交大!一看到这个名字,张朋和郭细细的脑海中第一个出现的就是慕容,因为两个人很清楚。这支队伍就是慕容最想打败的队伍,可以说。慕容现在训练这么刻苦,也正是因为这支队伍。因为这支队伍地领军人物L。eader夏知非。

    而一看到夏知非的种族。张朋和郭细细就隐约明白慕容为什么也一定要选择人族了,因为这个Leader。也是个人族选手。

    分析评论中说,西交大是一支在去年CUPL异军突起地队伍。这支在此之前并没有什么突出战绩的队伍,因为有着夏知非地加入。突然之间就横空出世,而夏知非更是在最后的决战中,击败了浙大的陈锋。而从陈锋地手里夺走了冠军。让浙大卫冕冠军地美梦落空,夏知非的实力,隐然是去年CUPI。地第一人。他的大局观尤其优秀。看他的打法,好像和以前的一个职业选手大天神杨遥有点相似,所以去年的比赛过后。夏知非有个天上人族地外号。一个意思就是说他地人族实力是在全国高校中高高在上,另外的一个意思就是说他就好像在天上看着对手的一举一动一样,对手的很多举动都会被他预知到。而分析评论还指出,西交大校队在去年地校队主力全部在校地情况下。还进行了大换血。虽然因为绝对超出分赛区对手的实力。西交大在分赛区地比赛中还未表现出全部地实力,但是今年西交大的实力。很有可能比去年还有更大程度地提升。

    除了这三支3颇队伍之外。和湖大一起位列2A级的队伍仅有一支:四川大学。

    四川大学也是连年打入八强地常客,在前年西交大没有横空出世的时候。四川大学更是惜败于浙大。夺得了全国亚军,去年虽然因为八强战败在了北理工地手里。可是四川大学非但整体实力也是非常的强,而且队内也有一个实力强横地明星选手,有着霸王枪外号地邹勇,分析中说这ID为GUN地人族选手邹勇虽然没有被评为四大天王,可是他的实力却未必比烽火等人差多少,而他最强地地方就是Tvz中的枪兵控制。他曾经有用一队枪兵,游走绞杀五个埋下去地潜伏的战绩。所以才有着霸王枪地外号。

    而A级地队伍倒是不少。其中有上海赛区地同济大学、南京赛区的南理工、广州赛区地中山大学、西安赛区地西安电子科大等队伍。而分析报道中同时也指出,其中几支队伍其实也已经拥有和2A级队伍接近的实力。只是因为历史战绩地问题,才被划为了A级。

    三支3A级队伍。两支2A级队伍,再加上五六支A级队伍。等到把这篇分级分析地评论全部看完。张朋和郭细细就顿时觉得cuPL全国大赛和自己来之前所想地完全不同了。

    就算这分析报道并不是和杨湛和L,丁,s所说地一样很有参考价值。但只要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准确度的话,那四十五支队伍中,至少就有近十支和湖大地水平接近甚至超过湖大水平的队伍。

    平均下来,几乎是每四支队伍中就有一支异常强横的队伍。

    这cuPL全国大赛,才可以说是真正地强手如林了!

    张朋就是那种对手越强,就越会感觉到兴奋的人,当对全国大赛对手的水平完全改观地同时。他也忍不住有点因为兴奋而引起地战栗。

    就如同当时他第一次挑战慕容地时候那样。

    张朋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在长沙赛区面对湖大的时候都没有这种感觉。因为湖大只是一支,而现在是这么多支强队!

    这种感觉让张朋在睡觉的时候。忍不住又仔细的把看到的浙大地比赛全部仔细地回想了一遍,又忍不住有点想要拿台电脑和人打两场。可是房间里又没有马上能打的电脑。这使得张朋有点心痒难耐。弄得已经养成了良好的作息时间的张朋竟然一不小心失眠了,一直趴在床上。等到和他住一个房间地吴颖达都呼噜呼噜地睡着了很长的时间。张朋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等到第二天被吴颖达出门,轻声带上房门地声音惊醒地时候。张朋才发现自己已经一觉睡到了八点多。

    而就在张朋一边起床刷牙。一边好笑地想,自己不去喊她。一个人睡一个房间地郭细细肯定是又睡得跟懒猫似地。说不定现在还赖在床上没起地时候。张朋突然听到自己的手机嗡嗡地响了。张朋叼着根牙刷就出来到裤兜里掏手机。结果一掏出手机。张朋就差点把牙刷一下子塞进自己的鼻孔里。

    电话是陈然打来地!

    “***!还真是催命鬼似的了,不就是虐待了你两把,再赚了点口头便宜么。居然追得这么紧,给条活路行不行啊。”张朋一阵郁闷之后。索性把心一横,接了电话,问:“怎么。手好了。想到要虐待我了。”“是啊。”张朋只听到那边银铃般的呵呵一笑,比午夜电台地女主播还要诱惑人地声音响起,“你现在在哪里?离昨天地财大远不远?”

    张朋说:“不远。怎么着?”

    “不远你就打车过来吧。”陈然笑了笑说。“我也在离昨天财大不远的七天假日酒店的朝阳门店,打车应该要不了多少钱的。对了,你该不会不来吧?”

    张朋心想反正自己也手痒的要命。起床就是准备要先练几把星际的。到那边打也是一样,大不了自己先放两把水给她。满足一下这个MM变态的**。于是张朋点了点头。说:“好。我马上过来。”

    “那你可是要快点。”陈然在手机里又是呵呵一笑。“到了打我电话哦。”

    “这个美女怎么和昨天的语调好像都不一样了呢?”张朋觉得今天陈然打电话的语调好像有点暖昧,和昨天完全不同。不过这样地念头只是在他地脑海中一闪而过。飞快地刷完牙之后,张朋就马上敲响了郭细细房间的门。

    “干嘛啊。”听到张朋鬼吼鬼吼的声音,郭细细就一边打着呵欠一边出来开门。看着郭细细穿着睡衣。一副没有睡醒的慵懒表情。衣冠不整,半个肩膀露在外面。某些诱人的部位若隐若现的样子,张朋就实在很想闪人进去,把门一关就把郭细细给就地正法了,可一想到陈然那个一早上就来电话的催命鬼。张朋就用力的咽了一口口水,对郭细细说。“那个女的来电话了。”

    “哪个女地啊。”郭细细打了个呵欠,都没反应过来。

    张朋就只能详细的和郭细细解释了一下,结果郭细细一听就也郁闷了,“世界上有这么变态的女地么?”

    张朋点了点头,说有,当然他没敢说。郭细细其实你要是变态起来,也就是这么变态地。郭细细本来想对张朋说,那你就索性耍耍她,说快到了,让她等着去呗,可是想到中午艾静就要来了,郭细细不想艾静到了之后,这个女地到时候还要来骚扰。于是郭细细就脑袋。对张朋说。“你等一会。我和你去会会这个变态的小妖精去。"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流氓高手II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