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玄幻魔法 > 极品家丁全文阅读
极品家丁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极品家丁无弹窗 正文 第五四二章 在刀尖上跳舞

    这一刀又快又疾,隐隐光亮仿佛是划过的流星,照直了就往玉伽脸上劈去。

    突厥少女惊急之下,怒啊了一声,却无丝毫惧怕之sè,她手中金sè弯刀快如闪电,往林晚荣小腹刺去。

    两个人都不言语,上来就是狠着。这车厢里地方极小,腾挪不便,林晚荣一刀下去纵是可以斩杀玉伽,自己也难免要受她刺伤。

    明晃晃的钢刀架住突厥少女雪白粉嫩的脖子,这玉伽虽是女子,顽强犹胜男儿,美目瞪得圆圆,手中的金刀离着林晚荣小腹仅仅咫尺之遥,只要他一动手,二人便要拼个鱼死网破。车厢里一时静住了,玉伽紧咬着嘴唇,狠狠的望着他,美目中冰冷一片。

    林晚荣放眼望去,只见突厥少女猩红小口不断喘着粗气,浑身罗衫半解,脸上飞霞片片。她身上胡裙的丝带已经揭开,露出一片柔软酥嫩的胸脯,如羊脂美玉般晶莹洁白,身旁还放着一件崭新的金丝纱裙。

    少女一手持刀,另一只手却紧握着丝裙的腰带,怒目而视中,却有几分羞窘。

    “你,你干什么?!”玉伽气恼着,手指紧紧抓住身上的丝带,连架在脖子上的钢刀也顾不得了,修长的颈子略微前倾,那钢刀却无丝毫回收的意思,雪白粉嫩的颈脖顿时挤压出一条窄窄的纹路,血渍隐现。

    原来这丫头是在换衣裳,林晚荣哑然失笑。他朝玉伽酥胸上瞅了几眼,脸上的神sè却是无比的凶恶:“干什么?你瞧不见吗——”他将手中的钢刀狠狠晃了晃:“——我要杀人!”

    “野狼会撩起利爪,因为那是它最后的武器。你要杀就杀,我要是皱了一下眉头,我就不是草原的女儿玉伽。”突厥少女鼻子里哼出一声,不屑看他几眼,缓缓的闭上双眸,神sè无比的平静。

    玉伽引用的每一句突厥谚语,都与狼有关,林晚荣听得啼笑皆非。他摇了摇头,笑道:“你也知道,我这人心软,做野狼是不够格的。比不上玉伽姑娘你,咆哮起来,比草原上发情的母狼还要厉害百倍,我看叫你做个狼王,勉强才能与你的身份相配。”

    突厥少女淡蓝的双眸深邃如水,看了他几眼,悠悠道:“草原上的狼群,永远无人知道它的王者在哪里。因为当你知晓的时候,你已经葬身其中了。”

    这丫头对狼xìng还真是够了解的,林晚荣浑不在意的摆摆手,笑道:“我除了对sè狼比较有研究以外,其他的就一般般了。不过,有一点我倒真的很想知道——月牙儿小妹妹,你是怎么把那些突厥骑兵引来的呢?”

    突厥少女微微一愣,旋即恍然大悟,她忽地咯咯娇笑起来,越笑越厉害,扶着车窗的身形直颤,到最后连手中的金刀都拿不稳了,她索xìng弯下身子捧腹大笑,脸颊涨的通红,粉嫩的酥胸一起一伏,那银铃般的声音飞出去老远。

    这丫头不是吃了“含笑半步颠”吧?!林晚荣被她笑得头皮发麻,急忙扬扬手中长刀:“不准笑,再笑我杀人了。”

    “你杀人我也要笑——”这突厥少女仿佛遇到了世间最有趣的事情一般,根本不去管他威胁,连串清脆的笑声洒遍了草原。

    “坏了!”老高和老胡相互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惊惧之sè。只要这月牙儿一笑,林将军必定要受到打击,这几乎就是铁律了。

    玉伽好不容易止住了笑,眉间却仍是一片红sè:“林大人,林将军,哦,险些忘了,你的突厥名字叫做三割氏——窝老攻。窝老攻大人,你知不知道,你笨起来的样子,比你自作聪明的时候,要好看一百倍、一千倍,咯咯——”

    好一个“窝老攻大人”,林晚荣哭笑不得:“是吗?我以为我以前的样子已经是最帅的了,没想到还可以更帅——谢谢姑娘的提醒。”

    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皮的人,玉伽微微哼了声:“既然,你说是我将我的族人引来了,那我倒想请问将军大人一句了。玉伽孤身一人被你们关在车上,一言一行都在你们的眼皮底下,我要如何向我的族人报信?”

    林晚荣疑惑的也正是这个问题。撒药材?周围都是兵士监视着她,甭说撒药材了,就是丢下一根绣花针,也能有人看到。吹玉笳报信?别逗了,要是胡人近的都能听到她的笛声,我他妈早死了几百次了。他嗯了一声,点点头,神sè严肃道:“我猜不到——那你说说,你是怎么做到的呢?!”

    “我是——呸——你才报信了呢!”突厥少女猝不及防之下,差点着了他的道,忍不住的红晕上脸,怒斥了几声。

    林晚荣嘿嘿道:“其实你报不报信都无所谓。我既然敢往草原里去,早晚都会有被人发现的一天,只是时间早晚而已,不管你是两万人,还是二十万人,对我来说都是一样。更何况你的族人现在离我们还有两百多里,我有充足的时间调整部署,我想打就打,想走就走,绝对叫他们讨不了好去。”

    这话说的一点不假,要在草原上打游击战,以战养战是最大的法门,要想不被胡人发现,那是不可能的事。

    玉伽哼了一声:“以进为退,你倒也jiān猾。不过,诚如你所说,你深入草原,早晚都会被人发现。我又何苦以我和我的数百名族人的生命作为代价,花费冤枉力气去报信呢?!你以为玉伽会和你一样的笨吗?!”

    “讲的好像有点道理。”林晚荣笑着点头:“这么说,真的不是你报信了?那会是谁呢?”

    玉伽神sè冷冷:“还要我再说一遍吗?玉伽可没你那么卑鄙,草原之神可以为我作证。你不要高估了自己,我族中英杰辈出,想要看穿你这小小的计谋,易如反掌!还需要有人报信吗?”

    玉伽搬出了草原之神,看来是真的不屑于搞这样的yīn谋诡计了。林晚荣头脑中亮光一闪,恍然道:“哦,我明白了,原来他们并没有真正的发现我们。”

    突厥少女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的光芒:“你怎么知道?”

    “很简单那。”林晚荣笑道:“我放走你的两个族人,故意传回去假消息。那两万突厥骑兵在得知这个消息时,稍微聪明点的,就会想到声东击西的可能xìng。反正前面的五原还有四万人马等着,也不担心我们会飞了,所以这两万人马可以放心大胆的反向行军,来试探我们的真实方位。根本不需要有人报信,这就是无间道嘛,我最喜欢看这种戏了。还要感谢玉伽姑娘你提醒了我,没想到,突厥人里面也会有这种人才。”

    玉伽哼了声:“都是你的猜测而已,得意什么?有本事你就停在这里不走,看看到底谁是真的勇士!”

    林晚荣摆摆手笑道:“进了草原,就是在刀尖上跳舞,我这个勇士,还是专门跳艳舞的,总有那么些突厥人喜欢跟着欣赏,我也不在乎了。至于我刚才说的话,是不是猜测,玉伽姑娘心里有数。其实我很想告诉你,这里面还有一处天大的破绽,只是玉伽姑娘你自己没有察觉到而已。”

    什么艳舞,听他口放厥词,突厥少女脸颊红了红。只是看他牛皮吹得震天响,那信心却是十足,她也忍不住的惊讶了:“天大的破绽?什么破绽?!”

    “这天大的破绽么,就是你自己了。”林晚荣眼睛眯成一条缝,笑意yínyín。

    突厥少女淡然哼道:“你胡说,我有什么破绽?”

    林晚荣点了点头,笑着道:“月牙儿妹妹,我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来历,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似你这么美丽聪慧的人物,在突厥人中的地位绝对不低。我说的对不对?!”

    玉伽鼻孔里哼出一声,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我抓住了这么杰出尊贵的人物,还特意放了你两个族人出去报信。这两万突厥骑兵,即使是怀疑我们的真实去向,他也绝对不敢置你的生命于不顾。最不济,他也是要兵分两路,一路往五原追击,保护最贵的玉伽小姐,另一路则是往他们自己怀疑的方向试探。就算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可能调集全军向一个无法确定的方向扑来吧——你看,破绽!这不就是破绽么?我敢和你打赌,他们奔出百里,找不到我们的影子。这试探就结束了,你的两万救兵,还是得老老实实的往五原而去。怎么样,玉伽小姐,你敢不敢和我赌上一赌?”

    突厥少女眼中厉芒疾闪,讶异之sè再也无法掩藏,却是倔强哼道:“你要赌什么?”

    林晚荣察颜观sè,心中把握更足,嘿嘿道:“赌注么,也简单的很。如果是你赢了,我即刻就放掉你十个族人。”

    玉伽谨慎的看他一眼,哼道:“你又要利用我的族人为你演戏?!那若是我输了呢——”

    “你输了嘛——”林晚荣打了个哈哈,眼睛滴溜溜的在她身上打转,直放绿光。玉伽急忙掩起了胸前衣衫,金刀紧紧护住胸口,怒喝道:“凶恶的野狼,永远休想侮辱草原女儿的清白——”

    “咦,这小刀不错,金光灿灿的。”林晚荣笑着道:“你要输了的话,就把这小刀送给我好了,我得空的时候,可以削削水果、修修指甲——”

    “白rì做梦。”不待他说完,玉伽就截断他的话,轻蔑道:“能得我赠这金刀的人,还没在世上出生呢。”

    林晚荣恼火的哼了声:“不就是一把破刀么?别说是金的,就算是珍珠玛瑙堆成的,我也不稀罕。那好,换个条件,如果你输了,就当着所有人的面,把我的突厥名字叫上十遍,不,一百遍!你答不答应——不答应我就杀人!”

    他的突厥名字?!月牙儿斟酌一番,点头道:“三割氏——窝老攻,这是什么破名字。喊就喊,我还怕了你么?”

    “好,那就这样说定了。”林晚荣哈哈大笑着将长刀收回鞘中:“冒昧打扰,实在不好意思,小妹妹,你接着换衣裳吧。”

    月牙儿望着他,嘴角冷笑:“怎么,你不杀我了?!”

    林晚荣神秘道:“那哪舍得?你现在可是我的宝贝,八抬大轿都请不来的,我这五千弟兄,还都指望着你救命呢。”

    玉伽眼中冷光闪过,静心想来,今rì这一番交手,与昨夜完全相反,竟是这流寇隐隐占了上风,把握了主动。

    又在月牙儿丰满的酥胸上巡视了几把,正要跳下车去,沉默的玉伽忽地开口一笑,百媚顿生:“窝老攻大人,忘了告诉你,我也很喜欢在刀尖上跳舞。”

    “哦,是跳艳舞么?!”林晚荣头也不回的笑道:“那我们可以一起跳,还有钢管的——”

    话音未落,身后的玉伽便已大怒,几颗干枯的药草狠狠向他身上扔来:“下流的大华人,滚——”

    林晚荣跳下马车来,背心早已被汗珠湿透。他擦擦额前汗珠,回想和这突厥少女的交锋过程,可谓步步惊险。这个玉伽缜密的心思、准确的判断、对人心的把握,都是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还好这一回合,被我挫了些锐气,要不然,还不知道她会搞出些什么事端呢。

    “林将军,怎么样,怎么样,审出来什么没有?”胡不归和高酋急急跃马奔到他身前,急切问道。从林将军目前的状态来看,眉飞sè舞、chūn风满面,不像是在月牙儿面前受了挫的样子,难道是林将军折服了玉伽?老高二人一阵迷惑。

    “审出来了一半。”林晚荣笑着将方才的情形大致讲了一遍。高酋小声惊道:“咦,这么说来,真不是她报的信了?”

    胡不归点点头:“草原之神在突厥人心中至高无上,这胡人女子心高气傲,绝不会对着草原神说谎的。看来那突厥骑兵之中,必有高人。将军,你真的认为这些胡人没有发现我们,他们目前只是在朝这个方向试探?!”

    林晚荣正sè道:“如果不是月牙儿报信,那么这些胡人绝对不会发现我们的行踪,顶多也就是怀疑。而且,依现在的情形来看,玉伽在突厥人中的地位应该极其重要,胡人绝不敢轻视。在没有确定我们的真实方位前,那五原他们是必须去的。倒是这个月牙儿,嘿嘿,高大哥,你先前说的一点不错,这就是条大鱼啊。”

    高酋眼巴巴的问道:“可是这到底是条什么鱼?林兄弟你有没有摸出来呢?”

    “目前还在摸索中,”林晚荣严肃道:“不过你放心,正所谓,只要功夫深,铁棒摸成针,一定会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的,相信我。”

    老高挤眉弄眼的yín笑,胡不归相对纯洁一些,也听不懂他二人的暗语,嗯了几声道:“那我军目前应该如何行动呢?要停下吗?”

    “别啊,停下干嘛。”林晚荣连连摆手道:“你们就算相信我,也不能相信那月牙儿啊。这小妞的花花肠子比我还多,她要真是暗中使了什么手段报了信,我们不是坐在这里挨打吗?为安全计,咱们继续往西挺进草原,往胡人心窝子里插,怎么震撼就怎么打,非要把突厥人的胆吓破了不可。另外,这两万突厥骑兵,胡大哥你也继续派兄弟侦查,总有和他们会面的时候。”

    胡不归和高酋二人同时应了两声,便着手安排去了。大队人马加速往西行进,越跑越快,仿佛那两万突厥骑兵就在屁股后面追似的。

    玉伽掀起帘子看着这些狼奔豕窜的大华残军,那黑脸的流寇首脑骑行在最前,一路甩起鞭子怒喝狂奔着。

    突厥少女鼻子里哼出一声:“胆小的流寇,你也敢在刀尖上跳舞?”——

    为什么每一次的灾难,死伤最多的,都是这些天真可爱的孩子?看着那一张张稚气纯真的小脸,心碎啊!老天爷不能惩罚孩子啊!

    都江堰,两年前曾在那里待过几个月,感谢我们的老祖宗李冰父子,他们修建的水渠,经历千年,无数次大小不一的地震,仍然坚固如铁。可是相比老祖宗,我们修建了些什么?!

    汶川,紧邻着九寨沟、卧龙保护区、四姑娘山,这里是天府之国最美的地方,让我流连忘返。骑着白马的羌族小伙,穿着盛装的羌族姑娘,都是我见过的最热情、最漂亮的人们。

    可是,一夜之间,一切都没有了。在天灾面前,人是多么的渺小。

    看到电视上连篇累牍的“灾民”“灾民”,说实话,我讨厌这两个字,特讨厌,这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请注意了,那不是灾民,那是我们的骨肉同胞。想一想,你会称呼自己的兄弟姐妹为“灾民”吗?别他妈扯淡。

    向四川的兄弟姐妹们致敬,大灾面前,我看到了川人的团结和勇敢,更看到了国人的团结和勇敢。在我去过的国家中,唯有我们中国人,可以毫无保留的做到这一点。

    希望有能力的同胞们,都能伸出手来,拉我们震区的兄弟姐妹一把。不为别的,就为了孩子。

    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川人当如是,国人当如是!

    我有很多的同事同伴同行们,正在震区的高山上冒着风雨、余震,架起基站和集群系统,也组建了敢死队。向这些战斗在一线、默默无闻的同行们致敬!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极品家丁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