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玄幻魔法 > 极品家丁全文阅读
极品家丁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极品家丁无弹窗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二章 要走了

    “什么?”凝儿惊了一声,小手急忙掩住他嘴唇:“大哥,不要胡思乱想,我们的好rì子长着呢。”

    “不是胡思乱想。”见洛凝脸sè发白紧张的样子,林晚荣心中感动,急忙握住了她冰凉的小手:“你放心,老公我不活他个一百八十岁,我是绝对不会死的。”

    洛凝紧紧依偎在他胸前,幽幽道:“活到一百八十岁也不许死,我与姐姐、巧巧生生世世都做你的妻子,永不分离。”

    这话听着都暖人心,林晚荣在她柔软的肩膀轻轻拍着,感受着她真挚热烈的情意。肖青旋思索一会儿,柔柔开口道:“林郎,你是在引诱那背后的人现身么?”

    “现不现身,现在我无法判断了,”林晚荣哼了一声:“我出事的这两天,老徐那边怕也是乱了,但愿他能多长个心眼,别上了背后那人的当。青旋,你找个机灵点的人,去向徐渭报信,把这戏份也做的足一点。那人既然如此安排诡计对我,我要不死,也太对不起他了,嘿嘿。”

    肖青旋本就聪明无比,听他言语哪还不明白,微微点了点头,想来想去,府里的下人丫环,都是宫中派来的,却是找不到一个机灵到这个份上的。洛凝想了一想,笑道:“咱们家里怕是找不出这么机灵会办事的人,不过我瞧萧家倒有那么两个,昨rì萧大小姐指派一个叫四德的家丁,上街为大哥抓药,办事倒也利索。我瞧他那举止模样,似乎是受了大哥许多的教导,jiān猾诡诈的跟泥鳅似的。”

    凝儿这便是与他打趣,肖小姐听得暗笑,林晚荣喜道:“四德也在这里么?这小子办事有我的风范,就他去了。”

    “自然在我们家里了。”凝儿娇笑道:“萧家的房屋建筑全部坍塌,损失惨重,现在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姐姐就邀她们全部住到我们家来了。两位小姐、萧家夫人,全都过来了,现在啊,家里可热闹着呢。”

    还是青旋明事理,林晚荣听得感动,握紧肖小姐的手真情流露:“青旋,谢谢你。”

    “这些许小事还要道谢,你把我当外人么?”肖小姐轻轻一笑,半嗔半怪:“你既已占了人家萧家小姐的便宜,又得了萧夫人允许,那我林萧两家便是亲家了。我原本准备过些时rì亲自登门,求娶这两位小姐,不曾想半途出了这事。虽是有些耽搁了,却终是两家合一家,也喜庆的紧。这萧家的两位小姐我也都见过了,大小姐美丽坚强、遇事不乱,二小姐天真活泼、温婉可人,都不是自私自利的人,与她们做姐妹,正是合适。”

    “那是,那是。”得了青旋允许,美事将成,林晚荣自是忙不迭的点头,心中老大的欢喜。只是青旋说不喜欢自私自利的人,莫不是暗指仙儿?

    林晚荣有重伤在身,现在是珍稀动物,受重点保护,青旋又挺着大肚子,行动不便,安排的事情唯有洛小姐去了。

    洛凝见大哥无恙,心情自是美好无比,咯咯娇笑着去了,过不了多久,便听门外传来哗哗的脚步声:“相公,相公,你醒了?!”

    一听这声音,肖小姐顿时脸儿通红,挣扎着坐了起来,还未披上衣衫,房门便咣当一声推开,秦仙儿飞奔着窜了进来。

    “妹妹,你来了。”肖青旋柔声道。

    一眼瞅见肖小姐衣衫凌乱坐在床边,脸上带着淡淡的红晕,秦仙儿忍不住娇哼一声,似是没看见她般,避开她身体,带着欣喜向床边扑去:“相公,你怎样了?”

    只是两rì不见,秦仙儿却似清减了许多,衣上还沾染着些尘灰,容颜憔悴中,却带着深深的惊喜。林晚荣微微一笑,轻抚着她秀发:“我没事,这两天可苦了你了。”

    秦仙儿轻嗯了一声,眸中含泪:“相公,是我没有卫护好你,你若出了事,我也不活了。”

    “傻丫头,我能出什么事。”林晚荣笑着擦去她眼角泪珠:“你老公我健康着呢。我还想着,等赶明儿伤好了,带你和安姐姐重游微山湖呢。”

    “真的?”秦仙儿惊喜的泣了一声,将头紧紧埋入他怀里:“相公,你真好。”

    见着秦仙儿与林郎的亲密,肖小姐心里有些发酸,又有些欣慰,正微微黯然间,却觉有人拉住了自己的小手,回头一看,却是林郎。林晚荣挤了挤眼,笑道:“仙儿,青旋你也是认识的。难怪你们长得一般的美丽,原来竟是嫡亲的姐妹。早知如此,在金陵的时候,我就拉着她一起去见你了。”

    “我可不敢高攀。”秦仙儿重重哼了一声:“人家是玉德仙坊的高贵美丽的仙子,我却是白莲教无恶不作的魔女,与她不是一路人——”正说着话间,却见林晚荣脸sè发白,额头汗珠滚滚,顿叫秦小姐吃了一惊:“相公,相公,你怎么了?!”

    林晚荣急促喘了几口气,脸sè灰白,微叹一声:“我没事的,就是断了一条腿,伤了几根肋骨,养上他个三年五载、吃上几千颗人参燕窝的就好了,你不用担心。”

    秦仙儿落泪道:“不会的,相公,你不要胡思乱想。我昨夜为你过脉了,你这伤势不出二十rì便能大好,到时候,我便叫上师傅,我们一家人回微山湖去,我弹琴,你作诗,师傅演舞,我们三人泛舟湖上,永不离分。”

    安姐姐还会跳舞?这狐媚子怎么没对我提起过?不过以她那美妙的身材,跳上几节钢管舞,啧啧,他想着想着便心思乱动,yín劲尽显。

    “相公,你怎么了?!”见着他目泛亮光,嘴角偷笑,秦仙儿疑惑道。

    “哦,无事,无事。”林晚荣急剧的咳嗽了几声,面sècháo红,苦笑摇头:“姑且不说我能不能活到那一天,就算是真有再回微山湖的时候,只怕我也没那心情了。现在不比以前,家里一大摊子的事,你又对青旋,咳咳,叫我怎么放心的下——”

    见他做戏了半天,却原来是扮了可怜来调解自己与仙儿,肖青旋又好笑又感动,默默的拉紧了他的手。

    秦仙儿也不是笨人,闻他言语便知他心意,见肖小姐眸中含泪望着自己,她心神一阵恍惚,良久才哼了一声,低下头去。

    “仙儿,俗话说的好,亲姐妹,哪有隔夜仇的。从前就算不知道,你们打打杀杀的,那也是缘分。如今就更不得了了,你们身上流的是同一个血脉,将来,你们俩生的孩子,还会是同一条血脉。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咱们的孩子着想,就算不为孩子着想,那也要为老公我着想啊。你与青旋,就好比我们家的两座大山,令人仰止,要是你们姐妹俩,整天冷眉相对,我们家如何团结兴旺?何况我仔细算了算,你们两个也没有什么血海深仇,反倒有真真切切的血缘亲情,为何就不能和平相处,共镶我林家盛事呢?”他口灿莲花,滔滔不绝,直令肖青旋听得也有些晕乎。又是孩子,又是大山,又是林家盛事,不相干的事被他硬生生的串在一起,纵观天下,也只有我林郎,才有这般本事。

    秦仙儿面容羞涩,柔道:“人家才不要生孩子呢。我与这狐媚——这姓肖的事情,相公你也是知晓。我师傅对她师傅,昔年却比亲姐妹还要热上三分,后来又如何?师傅待我恩重如山,我若是忘却了她的教导,与这姓肖的交好,又怎能对的起她老人家?相公,这种事情,我怎做的出来?”

    这丫头倒也是张利嘴,搬出了安师叔,便叫别人做声不得了。肖小姐暗叹一声,对这妹妹,生出些敬佩。

    林晚荣却是大喜,嘻嘻笑道:“这么说来,仙儿,你也承认,除了安姐姐那边,你与青旋,应该没有什么大的仇恨?”

    似乎是这么回事,秦仙儿想了一想,无奈嗯了一声,旋即又摇头:“不是,她还抢了我相公!”

    林晚荣大汗淋漓,这丫头,还真是有xìng格啊。“那个,算不得抢,一人一半,雨露均沾。”他打了个哈哈,秦小姐与肖小姐脸儿同时一红,皆都轻呸了声。

    “仙儿,我很严肃的问一声,若是安姐姐和宁仙子修好了,你与青旋是不是也不闹别扭了?”林晚荣正sè道。

    修好?这可能吗?!秦仙儿想了想,微微点头嗯了一声:“只要她不再与我抢相公,我就不再恨她了。”

    林晚荣翻了个白眼,秦仙儿也觉这事从目前看来似乎是不太现实了,她微微沉吟了一番,哼道:“那你每月在我房中留十rì,在她房中只能留一rì。”

    这丫头倒是什么话都敢说,肖小姐脸sè一红,羞涩的点头:“妹妹,只要你受的了这登徒子,那便把他尽情留下。”

    听她话里隐藏的意思,秦仙儿也忍不住的俏脸一红,他与林晚荣做了真正的夫妻,如何不理解肖青旋话里的含义。

    怒了,我怒了,什么意思?把我当什么了?要妹妹不要老公?我是你们交易的筹码么?林晚荣龇牙咧嘴,正要发作,肖青旋偷偷握住他手,白了他一眼,小声嗔道:“妹妹的xìng格,你还不了解么?便是个嘴硬心软,但叫我与她修好了,什么事情不能商量?”

    “什么事情都能商量?”林晚荣就是个天生的yín人,一听她说话,便本能的联想到了其他事情上,顿时眼冒亮光。

    “你这登徒子!”肖小姐轻呸了一声,耳根红的像火烧。他对自己这相公知根知底,见他模样便知他心思,有了凝儿与巧巧的先例,他什么羞人的事情做不出来?

    “咦,青旋,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可不是下半身动物。”见了妻子羞不可抑、国sè天香的模样,他便sāo劲上来,在她手心轻抠几下:“我只是舍不得你,恨不得天天晚上搂着你。”

    听丈夫甜言蜜语,感受他那亲昵的小动作,却还有妹妹在身前虎视眈眈,肖小姐便止不住的浑身酥软,虽是明知他故意说的好话,房里姐姐妹妹好几个,他哪能天天与自己恩爱。偏生就喜欢听他说些好听的。这便是命中的魔障吧,她羞涩叹了一声,幸福的感觉溢满心间。

    “不就是十‘rì’么,用哪的着一月,我一晚上就做到了,还能加倍的。”林某人得意洋洋的喃喃自语,正落在肖小姐耳里,美好的感觉消失殆尽,满腔的幸福化作无限的羞恼,狠狠一指戳在他胳膊上。

    秦仙儿把他们的嬉闹尽数看在眼里,心中虽是苦涩,却也不得不承认,要想把这姓肖的狐媚子赶出林家,那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妹妹,你莫要听他胡说八道,我们是嫡亲的姐妹,便要好生相处,莫要叫别人看笑话。”肖青旋拉住秦仙儿的手,温柔说道。

    秦仙儿默默低下头去,玉手微微挣扎,却觉有一只粗糙的大手伸了进来,将自己与肖青旋的小手紧紧握住了。聪明的郎君,肖小姐欣喜一笑。

    这次秦仙儿舍不得挣扎了,只得任她二人一起握住自己的小手,无奈叹了口气:“相公,我师傅与宁雨昔的宿怨,你真能解得开么?”

    这事远比解决仙儿与青旋的事情要复杂多了,两位公主好歹都是自己得手了的老婆,想要圆的扁的,尽情捏就是了。可那宁仙子和安碧如,一个高傲似仙,一个狡猾如狐,哪个也不是省油的灯。即便自己与她们两人都有些暧昧,可一旦这水火不容的二人碰到了一起,会发生些什么,恐怕上dì dū猜不到。

    “相公,相公——”秦仙儿见他发呆,便轻叫了两声。

    “当然能成了。你们也不想想,老公要做的事情,什么时候失过手?!”望见仙儿与肖青旋期待的眼神,林晚荣咬了咬牙,胡吹牛皮道。为了我林家千秋百代、寿与天齐,再大的困难也要上!不就是安狐狸和宁仙子么,对付女人,我可比对付敌人拿手。

    肖小姐知他本事,欣喜道:“妹妹,林郎说过的话,还未曾失言过,这下好了,我们便可永远在一起了。”

    秦仙儿嘟了嘟嘴,想要反驳,见着了林晚荣微笑的眼神,终是低下了头不再言语。

    终于暂时安生了,林晚荣抹了抹额头冷汗,家事难断,可真是一点不假,这比战场杀敌要难多了。

    “坏人——”屋外袅袅行来两个女子,后面的是巧巧,那丫头见着林晚荣便眼眶一红,却坚强的忍住了。行在前面的是玉霜。二小姐眸中泪光闪动,手里捧着一个瓷盅,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

    “咦,二小姐,两rì不见,你长得越发的好看了。”见着玉霜清瘦的面容,林晚荣调笑道。待到巧巧行到身边,他便偷偷拉住她的小手。“大哥——”巧巧轻呼一声,脉脉望着他,泪花与笑脸一起绽放。

    “讨厌。”玉霜羞喜偷笑,看到青旋与秦仙儿,忙轻轻拜倒:“见过两位公主姐姐。”

    这小丫头讨人喜欢,肖青旋笑着拉起她:“玉霜妹妹,这是什么,如此清香?”

    “这是乌鸡人参汤,听说坏人醒了,娘亲命我送来。”见着林晚荣无恙,二小姐泪落脸颊,喜道:“坏人,这鸡汤,是娘亲亲手熬制的,她已经好些年不下厨了,昨rì里却忙活了一整天,鸡汤已炖了一天一夜,娘亲说对你的伤势有大补。”

    “是吗?那我倒要尝尝了。”林晚荣笑道:“对了,夫人怎么样了,那天可是惊吓到了她。”

    “夫人倒无大恙,只是前rì夜里染了风寒,昨rì方才好些。”巧巧柔声一笑:“这鸡汤乃是她jīng心所制,还备了许多糕点,待会儿便送过来。大哥,直到今rì我才知晓,夫人的手艺,原来比我要强上百倍。”

    “娘亲的巧手,本就是远近闻名的。”听巧巧赞自己娘亲,二小姐欣喜无限,轻柔的舀起一勺鸡汤送进林晚荣口中:“我年幼之时,还曾有京中的食客,撰文怀念母亲的厨艺呢。只是后来家中事多,她便再不下厨了。”

    一口鸡汤入肚,清香入鼻,温热肺腑,端地是美味无比。林晚荣啧啧叹了声:“真没想到,夫人还有这一手,我可有口福了。”

    二小姐神sè一黯,柔道:“坏人,你帮我劝劝娘亲吧!”

    “劝什么?!”林晚荣奇怪的问了一声。

    玉霜黯然道:“娘亲要走了!”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极品家丁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