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玄幻魔法 > 极品家丁全文阅读
极品家丁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极品家丁无弹窗 正文 第三百一十五章 聪明人

    这贴近实战的兵演,竟是林三以压倒xìng的优势大获全胜,仿佛领了五千兵马的是他,着实令所有人大跌眼镜。林三以弱兵抗强敌,又是遇到突然袭击的情况下,却反应迅速,调配有方,令人惊诧。

    见了众人百思不得其解的眼神,李泰笑道:“徐丫头,这林三兵力处于弱势,苏慕白又是突然发动袭击,获胜的却是大家都不看好的林三。依你看来,这是为何呢?”

    徐芷晴微微点头,正sè道:“依小女子看来,林三绝不是无准备之人。那火药和驱动战马的炮仗,定然是事先准备好了的。只此一点,就说明他对场上形式研判清楚,准备得当。苏将军的排兵布阵本是不错,处处与兵法吻合,已是上上之策。林三却能洞察先机,预先制敌,奇兵突出,此其取胜原因之一。第二点,依芷晴看来,林三善于协调用兵,并能充分运用神机营,取得良好效果。其骑营、步营配合相得益彰,堪称完美,其对神机营的运用更是出神入化,似乎什么法子都能想到。其指挥三军协同作战的能力,首屈一指,乃是大帅之才,在此方面,苏将军略显死板,灵活不足,稍逊一筹。”

    那一直沉默的诚王突然笑道:“徐小姐,你说的很有道理。但依本王看来,林三善用奇兵,这是不假,可他对兵法却是粗略的很,而苏慕白在这方面却是长项,若真上了战场,是奇兵管用,还是兵法管用,这是谁也说不准的事。”

    徐芷晴微微一笑,没有答话,李泰却是哈哈一笑道:“诚王未曾领过兵,自然摸不清楚这些门道。所谓兵法,乃以制胜为目的,表面上看,林三似乎只是出了奇兵,偶然取胜,可这却是建立在他极强的预判和对全局的把握能力上,可以说,他是洞彻了兵法,才能出此奇谋,这是最上乘的兵法。诚王殿下多想想,便可清楚了。”

    这几句话分明是在教训诚王,可李泰是什么人物,大华第一名将,军中威望无人能敌,场上诸位重臣当中,诚王忌惮他犹在徐渭之上。闻听他言,虽是心中不乐,却也只是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皇帝笑道:“听几位爱卿所言,这林三似乎颇多jīng彩之处,朕倒想见他一见——”他话音方落,便见一个小太监匆匆行来,在他耳边轻言了几句,皇帝听得面sè一变,怒哼道:“岂有此理!这些胡狗欺人太甚!”

    众人听皇帝之言,似乎涉及到了胡人,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胡人的一举一动都牵涉着大华的安危,众人顿时便都安静了下来,连诚王也是树耳恭听。

    皇帝哼了一声道:“今rì宫中有事,徐爱卿,诚王兄,你们跟朕一起回宫商议吧。”

    “遵旨。”诚王和徐渭一起答道。

    銮驾启动,皇帝脸上带怒,心事重重,便要起驾回宫,李泰看的心中焦急,急忙朝徐渭驽了弩嘴,徐渭明白他心思,急忙道:“皇上,今rì这兵演之事——”

    皇帝脚步停了一下,道:“本想今rì见见这林三的,眼下却是不成了。徐爱卿——”

    “臣在!”徐渭急忙恭敬抱拳道。

    皇帝沉吟一阵,开口道:“过几rì,万国使节进宫朝拜,你便带着林三也一起来吧。”万国使节进宫朝拜?这个林三有什么关系?徐渭心中疑惑,但见皇帝虎步挪动,已上了御驾,只得放下了心中的疑问,紧紧跟了上去——

    打赢了这一仗,皇帝总该接见一下我吧,靠,我要提个什么理由混进他后宫里去看一看呢?林晚荣正在做梦,却见远处銮驾启动,群臣跟随,那皇帝竟是起驾远去,眼望着就要退下城楼了。

    他心里一急,急忙策马向前飞奔,用力挥手道:“喂,喂,等一等,举旗子的,等一等!”銮驾哪能待他,甚至都无人看他一眼,三两下便走的干干净净。

    “喂,老丈人,你不能走啊!”林晚荣在城楼下大喝一声,城上空空如也,哪里还有人来理他?

    林将军心里恼火之极,老子辛辛苦苦打一仗,你不说一句话就走了?你怎么对得起你的祖宗,对得起你的良心,对得起我?

    那边杜修元急急骑马跟了过来,叫道:“林将军,林将军——”

    林晚荣回头望去,却见杜修元脸sè为难,似乎有什么难诀之事,便道:“杜大哥,有什么事吗?”

    杜修元yù言又止,犹豫了几下,终于鼓起勇气道:“林将军,末将有一事,不知该不该说。”

    林晚荣笑道:“杜大哥哪里来的这么多客气话,你若是有什么知心话儿瞒着我,那便是看不起兄弟我。”

    杜修元点头道:“既如此,末将就说了,林将军,你听了可不要生气。咱们今天这一仗是胜了不假,可是——”他朝场中指了指,叹了口气。

    林晚荣放眼望去,却见场中火焰高高,那粮草还未燃尽,苏慕白的五千jīng兵,却是有半数以上挂了彩,其中千余人伤势不轻,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哀嚎一片。林晚荣也是愣了一下,老实说,闹成现在这个场面,也是他不愿意看到的,可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他别无选择,手段是辛辣了些,但却足以让人jǐng醒,让他们在以后的战场上少流血。

    杜修元连连摇头,虽说打起仗的时候拼杀过瘾,但等到兵演结束,看到那千余伤残的兵士躺在地上哀嚎不已,强悍如胡不归者,也有些不知所措了。以往兵演虽也有伤亡,却只有寥寥数人,像今天这样,又是烧伤的,又是踩伤的,摔伤的,砍伤的,数千人马一起重伤,简直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可这些不是胡人,而是自己的嫡亲兄弟,以后上了战场,乃是互相依靠的肱骨,唯有团结一心,才能克敌制胜、勇往直前,虽说兵演贴近实战,刀枪无情,可毕竟都是血肉兄弟,今rì伤了这么多人,别人怎能没有怨气?

    这事一个处理不好,杜修元和胡不归他们,便会在军中被孤立。孤军上了战场,会是个什么样的场面,不用说也知道。

    老子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但是胡大哥杜大哥他们呢?还有跟随我从山东拼杀回来的兄弟们呢?林晚荣深深的吸了口气,拍拍杜修元的肩膀,由衷的感激道:“谢谢你的提醒,杜大哥。我知道怎么做了。”

    他大喝一声道:“胡不归——”

    胡不归急忙纵马奔来:“末将听从将军调遣。”

    “胡大哥,叫弟兄们都过去帮帮忙吧。”林晚荣看了一眼对面的伤兵,轻轻说道。

    胡不归一愣,旋即明白了,感激言道:“林将军,我代表兄弟们谢谢你了。”

    “滚蛋,老子不要你们帮忙!”一阵喧哗的吼叫声,从对面阵中传来,林晚荣放眼望去,却是许震等人在救助苏慕白手下的伤兵,一个步兵千户脖子上缠着绷带,对着许震骂骂咧咧。

    “妈拉个靶子——”胡不归大喝一声,马鞭一催,纵马飞奔过去拦在许震身前,对那千户道:“打仗打不过,被老子抓了俘虏。老子好心好意来帮你,你还在这里吼个球?”

    那千户轻蔑道:“打不过也好过你们,面对自己兄弟还往死里打,你们的良心被狗吃了?”

    “对啊,我们这么多兄弟,都伤在你们手下,你们良心被狗吃了?”千余号伤兵一起破口大骂了起来。胡不归一怒,马鞭一甩,便要往那千户身上砸去。

    胡不归用力了几下,那马鞭却甩不下去,他朝后面大吼道:“谁拉住我——林将军?”

    林晚荣一言不发,将胡不归拉到身后,冷眼望着对面千余伤兵,大声道:“我叫林三,今rì这一仗是我指挥的,放炮烧粮草的是我,纵马踩踏的也是我,你们哪个不服气,便冲着我来。”

    众人见他脸sè发黑,气势汹汹,一时之间皆是一凛,无人敢于说话。被胡不归擒下的骑营千户刘国轩走了过来,瞅了林晚荣一眼,哼道:“林将军,即便你是取胜之将,却也不能羞辱我等兄弟。同是大华一军,你们却下手毒辣,伤我众多弟兄,这事怎么也说不过去。”

    “下手毒辣?”林晚荣仰天大笑道:“你五千人攻我一千人,却说我下手毒辣?这位千户大人,照你这样说法,我便只有命令手下弟兄们放下刀枪,任你等擒拿,那才是善良之辈,是也不是?”

    刘国轩愣了一下,脸上现出一丝赧然,稍前那步兵千户却是大声道:“可你们如此下手,却与那胡人无异,何曾拿我们当过兄弟?”

    林晚荣马鞭一甩,啪的一声轻响,众人神经一紧,却听这披了白袍的将军道:“你们作战不力,五千人被我一千人打得稀里哗啦,若我轻松放了你们,那便是兄弟了?可是来rì战场之上,谁再拿你们当兄弟,放了你们xìng命?兄弟不是这样当的!胡不归何在——”

    “末将在!”胡不归大喝一声道。

    林晚荣刷的一声撕掉身上长袍,露出那结实黝黑的肌肉,他冷冷一笑,将手中马鞭递于胡不归手中。

    胡不归愣了一下道:“将军,你这是——”双方军士皆都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林晚荣将身上长袍扯下,大声道:“唯有平rì多流汗,才能战时少流血,相信经过今rì一战,各位弟兄都能少些骄奢之气,多些踏实之风,来rì再有演战,我林三依然会计谋百出,绝不留情。今rì军中实战演习,伤了弟兄们,我林三心里不安,却从不后悔。此事与我手下弟兄无关,乃是我林三一人所指挥,有什么得罪之处,我一人担了。今rì劳各位弟兄受苦,我林三便自领一百鞭!胡不归,你执刑——”

    “将军,不可——”胡不归急急道。

    林晚荣冷冷道:“不听军令者,斩!若是一鞭不见血迹,那便加罚十鞭!你若想让我少吃些苦,那便老老实实给我用点力。我丑话说在前头,林某人今天这顿鞭子,是与各位兄弟同甘共苦,来rì再战,我依然不会留任何情面。胡不归,动手——”

    “nǎinǎi的!”胡不归热血上涌,却是一把扔下手中的马鞭,扯开盔甲,刷的一声将中衣撕开,露出黝黑的胸膛和道道的伤疤,豪放道:“我老胡粗人一个,谁对我兄弟好,我就为谁卖命。林将军是我数万弟兄的主心骨,把命交给他我放心。末将胡不归,愿与将军一起受这鞭刑。”

    “末将杜修元(李圣),愿与将军一起受刑。”李杜二人一起跪下,热泪盈眶道。

    “我等愿随将军一起受刑!”林晚荣手下数千将士,竟是一起跪倒在地,苦声哀求道。

    情势发展到这个地步,却是苏慕白手下数千人马没有想到的。军中之人,都是血xìng方刚,见了眼前动人一幕,不说别的,光是这林将军勇挑重担、甘为兄弟卖命这一点,就没有几人可以做到,今rì这一仗虽败,却也败的不是没有理由。林将军这等有智谋有血xìng的男儿,是值得为之卖了xìng命的。众人心里变化,望着林将军的眼神,渐渐由抗拒转为敬佩。

    林晚荣怒声道:“要你们都来做什么,挨鞭子好玩么?胡不归,你敢违抗军令么?当我真的不敢斩你么?”

    胡不归咬了咬牙,猛地站起道:“许震,我对林将军执刑,你再对我执刑。我老胡,誓死追随林将军。”

    城楼之上的徐芷晴望着眼前一幕,忍不住摇头道:“这个林三,说他聪明吧,有时候又会冒些傻气。”

    徐小姐身边的李泰哈哈一笑道:“这小子,平rì嘻嘻哈哈,却没想到还有这么一面,敢作敢当,是条汉子,单这一点,苏慕白就是远远不及,你爹真的没看走眼。哈哈,我就是拼了老命,也要将他带到军中,这么好的苗子,可不能荒废了。”

    见那胡不归就要动手,徐芷晴忍不住焦急道:“李伯伯,你就不要说风凉话了,那笨蛋就要挨鞭子了,你快些下去喝止他们吧。真气死个人了,就没见过这么笨的人。”

    李泰惊奇的看了徐丫头一眼,徐小姐镇定道:“伯伯,你瞅我做什么?我这可不是关心他,只是不忍心见了笨蛋受欺负。”

    李泰哈哈大笑道:“徐丫头,你可说错了,这林三可不是笨蛋,他是真正的聪明人。男人之间的情怀,你是永远不会懂的。这一顿鞭子,不知道能拉得多少人为他卖命,却是大大的赚了。我喝止他做什么?”

    说话之间,那边胡不归一咬牙,重重一鞭抽在林晚荣背上,一道鲜红的血印,便刻在了林晚荣身上。胡不归身后的许震一狠心,也是一鞭子下去,胡不归粗糙的后背,也是一道印记。

    火辣辣的疼痛自背后传来,林晚荣牙齿一咬,nǎinǎi的,又要挨鞭子,又要当英雄,这就是代价啊。要说胡不归也是笨蛋,你就不会在鞭子上抹点红药水么,害老子这顿苦受的,今天晚上连觉都睡不成了。

    “啪”“啪”的闷响,抽在二人身上,却也敲在众人心上。双方将士都是血xìng汉子,尤其是林将军手下的老兵们,见了林将军身上交错的血痕,俱都跪立在地上,热泪盈眶,却谁也不肯低落下来。

    见那胡不归下手恁地没个轻重,徐芷晴心里怦怦直跳,哼道,你这人喜欢逞英雄,今rì挨了打,却又要赚萧家妹妹不知多少的眼泪了,也多亏有个人心疼你,要不然还不知道你闹成个什么样子呢。

    见那李泰看的津津有味,徐芷晴再也看不下去了,恼道:“那黑大个胡不归,力气太小,舍不得下手,看的没趣。伯伯,我先回去了。”

    “不会啊,大胡子的力道我知道的最清楚,军中比起力道,没有几个能及得上他的。”李泰自言自语道:“徐丫头——”他抬起头来,只见徐小姐身影匆匆,早已走的远远去了,似乎一刻都不愿意多待。

    这一顿鞭罚,看的人人心悸,苏军千余伤兵也是暗自折服,那骑营千户刘国轩急急跪下道:“末将刘国轩,今rì败得心服口服,请将军免了责罚。”

    数千名伤兵搀扶着跪下道:“我等心服口服,请将军免去责罚。”

    林晚荣咧开大嘴,勉强笑道:“刘大哥,各位兄弟快快请起,今天晚上我请喝酒,不醉不归,醉了也不归——哎哟,胡不归你个兔崽子,你就不会轻点——”

    众人一阵莞尔,哈哈大笑中,却觉得这林将军分外的亲切,便似是自家兄弟一般,一时之间,场上又是哭又是笑的,热闹非凡。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极品家丁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