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玄幻魔法 > 极品家丁全文阅读
极品家丁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极品家丁无弹窗 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 无奈的悬崖勒马

    妈的,仙子也会逃跑吗?他浑身冷汗涔涔,想要长笑,却又浑身虚脱,刚要坐下,却又哎哟一声弹簧般的跳了起来。

    大小姐急忙扶住他,心疼道:“莫要鲁莽,你身上有伤呢。”

    林晚荣额头汗渍渗出,咬牙道:“这娘们,一针之痛,他rì必定百针相报。”

    大小姐泪珠纷纷落下,气道:“都这般摸样了,你还想什么扎针?叫你安排妥当冉来,你却偏要来逞英榷,你是要气死我才甘心么?”

    想起大小姐方才舍了xìng命相救的情形,他心里感动,对于她嘴硬心软的话儿也不在意,咧嘴笑了笑道:“不就是中了一针么,死不了人的。”说话间,他一伸手,便摸到屁股上那一截冰冷的银针,这针还有小半露在外面,想来是那仙子发力时己是强弩之末,这一下虽是打中,却未刺的太深。

    “大小姐,青璇,巧巧……夫人……”

    他又一次将所认识的女子名字念了一遍,却依然记得清楚无比,哪里有失忆的症状?靠,难道是这针效有一定的滞后期,要叫我回家之再忘了他们?想了想,却是自己否决了,有这些延迟时间,老子足可以将她们的故事写成一番简介留给自己看了,就算失去了记忆也没什么的了。这仙子不会犯这么低级夸错误的。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打针失忆是要扎准地方的。所以仙子姐姐才要靠近自己身边以求稳妥,否则以她的功力,远远一针shè来,老子不用躲就完蛋了。

    越想越有道理,失忆的恐惧顿时消逝了许多,连屁股也不觉得疼痛了,见大小姐泪落如雨的样子,忍不住笑道:“不是让你在家里等着吗?你怎么跑来了。”

    大小姐恼道:“还说呢,你一个人来这里,又是敌我不明的,不是故意叫我担心么?我想跟在你身后来看看,哪知才到这里,就听到两声大响,又看到那女人要杀你——”

    林晚荣心中一叹,还真是天意啊,若不是大小姐贸然闯来,我也不会挨这一针。她是关心才乱,如此漆黑的夜晚,一个弱女子独行这么远的路程,只为了看看自己的安危,又怎么忍心去责怪她。话说回来,若没有她的出现,今天说不定就犯这神仙姐姐shè杀于此了,虽是一时快活了,只是rì后见着青璇要如何交代?大小姐这一误打误撞,没准还起了大作用呢。

    想到这里,他哈哈一笑道:“没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么,除了屁股上扎了一针,其他都是完好无损。”

    大小姐目光往他身上瞅了一眼,柔声道:“你真的没事么?那针在——在你身上,疼吗?”

    汗,能不疼吗。他叹了口气,“正经”道:“疼是有一点,不过我看不见伤口,无法将这针头拔下。这受伤的位置如此不雅,又不能麻烦大小姐。唉,我还是再忍一忍,回到店中再说吧——你不用担心,顶多就把我疼死了,没事的。”

    萧玉若小脸羞红,银牙一咬,轻道:“我,我来帮你——”

    她对林三虽是中意己久,这几rì嬉笑打闹己是深情无比,但大小姐乃是真正的谨守礼节的女子,每rì二人相处,她绝不肯有丝毫逾越,眼下要她为林三拔针,实在需要极大的勇气。

    “这个不太好吧,大小姐千金之躯,如何能为我做这样的事情,我还是坚持着回去吧。”林晚荣眉开眼笑的道。

    大小姐瞥他一眼,脸sè羞红的轻呸一口道:“假正经,当我不知道你想什么吗?”

    她脸上娇艳如霞,心中羞涩无比,望见林三脸上“痛苦”的表情,便咬咬牙,小手微微颤抖着,向他臀上摸去。

    那温热柔软的小手一触到臀部,林晚荣便舒服的长哼了一声,大小姐这小手,真是柔软**啊。要是能抓了后面,再抓前面,nǎinǎi的,也不知道会美成个什么样子。

    “左边一点,再往左,往下,哦——”他心里sāosāo,忽地一下抓住了大小姐的小手。

    大小姐又羞又怒,用力打了他手背一下,哼道:“你喊什么,那针明明是扎在右边,你却让我往左边摸什么?”

    林晚荣苦着脸道:“大小姐,我看不到唉,摸左摸右,还不是你说了算。你负责拔针嘛,唉,让你占了便宜,你还来讨我的麻烦——”

    “讨厌——”大小姐脸红似血,娇羞地看了他一眼,小手触到那银针,犹豫了几下,却是不敢拔出来。

    林晚荣虽是撩拨大小姐心里痒痒,但是有一根针扎在屁股上始终是难受,忍不住道:“大小姐,不要犹豫——要不,你先摸一下再拔吧。”

    “你想的美!”大小姐正在犹豫间,见他油嘴滑舌没个正经,一狠心,纤手用劲,那银针便迅捷的被拔了出来。大小姐脸上渗出一层淡淡的汗珠,长长地吁了口气,关切道:“你怎么样了,还疼么?”

    林晚荣转身将那银针握在手中,只见那银针晶莹透亮,连一丝血迹也不曾沾上,入手甚寒,也不知道是什么制成。这银针和安碧如用的针几乎完全一样,林晚荣想起安姐姐说过的话,莫非她要自己打败的,就是这位仙子?那可有趣了,算起来,老子今天晚上已经先胜了一阵。

    见他凝神思考,萧玉若知道他已无大碍,心里放宽了些,问道:“林三,这女子是谁?你怎么会和她打起来的?青璇小姐在哪里?”

    林晚荣苦笑道:“说出来你不信。这女人是青璇的亲人,她是来阻止我和青璇的。至于青璇在哪里,我也不知道。”

    大小姐一惊,:“阻止你和肖小姐?那可怎么办?若是肖小姐听信了她的意见,可就麻烦了。”

    林晚荣嘻嘻一笑,望了大小姐一眼,拉她手道:“怎么?你不吃醋么?”

    萧圣若哼了一声,白他一眼:“你招惹的女子不知凡几,我要是个个吃醋,怕是早就淹死了。”话虽如此说,只是那酸溜溜的语气还是暴露了她心中的苦楚。林晚荣叹道:“我也没办法,魁力大就是这样的。”

    萧玉若对他的脸皮早有领教,闻言也不与他鬼扯了,正sè道:“那你准备怎么办?”

    林晚荣哈哈一笑道:“很简单,吃好,喝好,玩好,坚持找到青璇。”

    萧玉若见他不言语,便也静静的坐在他身边。双手蜷在腿上,仰望着星空沉默不语。

    望着她美丽的轮廓、柔和秀美的身段,林晚荣伸出手掌缓缓抚摸着她腰肢,轻道:“玉若——”

    “嗯?”大小姐鼻子里轻嗯一声,脸sè发红,扭过头来,见他深深望着自己,心中忍不住升起万般柔情,便似被千蛛网缠住一样难以自拔,柔声道:“你要说什么?”

    林晚荣叹了口气道:“以后遇到这种事,不要再瞎闯了,要相信我,我一定能处理好的。”

    大小姐dú lì惯了,本待反驳,但见他神sè郑重,便也没有张嘴,只轻轻嗯了声叹道:“那你也要答应我,以后莫要再这样轻易冒险。”

    人生之事,谁能提前预知?他呵呵一笑道:“我答应你,以后再不轻易遇险,若是犯了,就罚你给我屁股打针。”

    大小姐羞得打他一拳道:“胡说八道。”

    林晚荣一伸手臂,已是将她紧紧拥在怀里,此处月黑风高,空无一人,二人姿势又是如此暖昧,大小姐心里急跳,颤抖道:“坏蛋,你,你要做什么?你还有伤呢。”

    “伤在屁股上,不要紧的。”他嘿嘿一笑,将玉若压在身下,曲线玲珑的女体传来的柔软感觉,凹凸起伏的美妙让他心中一荡,忍不住在大小姐娇美的唇上轻轻一吻道:“夜sè如此美好,我们要是不做些什么,岂不是辜负了上天一番好意?”

    大小姐心中一颤,吐气如兰道:“你,你不要欺负我,我告诉娘亲去,嘤——”一只火热的大手轻轻伸进她长衫,正覆盖在她丰满挺拔的酥胸上,那柔滑的感觉让林晚荣心中一阵赞叹,nǎinǎi的,大小姐就是大小姐啊,都快比上安姐姐的大了。

    萧玉若一声娇呼,从脸上红到脖子里,只觉他大手在自己的娇嫩上一阵缓慢揉捏,她身体便似中了魔咒般,瘫软了下来,脸颊如同火烧,却兴不起反抗的念头。一阵微凉的威觉传来,却是林晚荣大手伸进她小衣中,抚摸上胸前那两滴娇嫩。

    “嘤咛”,一声娇呼自大小姐小口中发出,她气喘吁吁媚眼如丝,檀口轻吐道:“林三,不要!”

    “乖,不要怕,我只是为你做个身体检查。”林晚荣吞了口口水道。双手却是顺势下滑,手指滑动,抚摸着她滑若凝脂的细腻肌肤。一阵淡淡的幽香传入鼻孔,让他yù望大涨,一只手掌搂住大小姐细若无物的腰肢,另一只手自腰间轻轻往下,只往那隆起的翘臀上摸去。

    大小姐的身材本就是美妙绝顶,这一触摸,只觉她翘臀紧绷极富弹xìng,竟如上好的缎子般滑润,只手竟然把捏不住。将她身躯抱进怀里,双手抚上她高翘的臀瓣,缓缓一阵揉捏,大小姐红唇轻启,小口中吐出如兰的芳香,脸上娇羞无限。眼中蒙上一层水雾,呆呆的望着他:罢了,了,罢了,我与他便是纠缠不清的孽缘,恨着他却又想着他,就是为他死了也心甘情愿,他若想做些什么,就由着他去吧,便是被娘亲打死了,我也无怨无悔。

    感觉那火热的大手缓缓深入自己紧绷的双腿间,她心跳加剧,酥胸急剧起伏,双眼一闭,美目轻合,长长的睫毛一阵颤抖,两颗晶莹的泪珠却不争气的涌了出来。

    冤家,她心中暗叹一声,正在苦涩而又娇羞的等待那神圣一刻的到来,却听林三嘻嘻一笑,已是停止了动作,静静地望着她。

    大小姐羞得一下捂住双眼,轻道:“你这坏人,在做什么?”

    林晚荣微微一叹,将她拥入怀里道:“我差点忘了原则,唉,其实我真的不是个随便的人。”

    “随你个头!”大小姐又羞又怒又苦,心中隐隐还有些失望,恨恨的在他肩上打了一拳道:“你把人家作践够了,便会说些风凉话了。你这死人——”她说到后来,心中百感交集,已是伏在他怀里,失声轻泣起来。

    要不是今天挨了一针,老子会这么老实的悬崖勒马?妈的,神仙姐姐,我要不能打你一针,实在难消我心头之恨。见大小姐哭泣摸样,林晚荣嘿嘿一笑,正气凛然道:“唉,我与大小姐相交,贵在知心。这些事情,大小姐若是不愿,便不提也罢,我有青璇、巧巧,还有仙儿,有些需求很好解决的。”

    “作死啊你!”大小姐听他胡言乱语,脸颊飞霞,狠狠在他捏腰间了一把,偷看了一眼,忍不住又道:“人家哪里说过不愿了,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林晚荣好奇问道。

    “此事若不票禀明了母亲,我怎能与你,与你那般——你这死人,恨死你了!”大小姐双手捂住面颊,脸上的火热竟把小手都映的通红。

    林晚荣哈哈大笑,心里畅快无比,大小姐生xìngdú lì好强,虽是与他吵架多多,却也更加增添征服的快感,若是她过于柔顺,反而没了从前的那种味道,还是让她保持本xìng为好。待到禀明了夫人,大小姐的xìng子也磨练的差不多了,到时候水到渠成,把大小姐,二小姐一起娶进房、扔上床,上面一个,下面一个,左边一个,右边一个,妈的,想想都受不了了。他眼泛yín光的望着大小姐,心中做些黄粱美梦,竟连口水都滴了下来……神仙姐姐的这一针,虽然没有造成重大后果,小弟弟也挺拔如昔,只是屁股上的疼痛直让他在床上躺了两天,想想面对半推半就的大小姐,酥胸半露的躺在面前,自己竞然做了伪君子,顿时便要捶胸大哭,老天他妈是故意玩我啊。

    这两rì里,皆是大小姐的丫鬟环儿来照顾于他,伤在屁股这种地方,部位大是不雅,按着大小姐的意思,本是要寻个伙计每rì为他上药的。林晚荣一听大怒,老子的屁股,除了女人,谁也不能摸。大小姐又好笑又好气,只得派了自己的贴身丫絮过来看护于他。环儿一个小姑娘,方才成年,哪曾见过这阵仗,红着脸应承下来,却是连门都不敢进来,闭着眼贴那药膏,竟是几次差点从屁股贴到了他脸上。林晚荣却是不在意,不就是往屁股上贴贴药膏吗,有什么大不了,赶明儿个我也帮你贴,一贴一个准。

    真应证了他的猜想,这针似子真的是扎错了地方,不仅没让他失忆,反而让他每rì都把几个美女的名字念上一百遍。以至于环儿听他呼喊萧夫人,也忍不住的心生慈爱道,三哥,你是不是从小失去了母亲,要不怎么如此记挂夫人?直叫他哭笑不得。

    大相国寺的赏花会即将开始,大小姐这几rì忙的够呛。过来看他时,坐不了一会儿便又被人叫走,让林三心里好生无奈。经过了那夜之事,大小姐见了他便脸上害羞,似乎又想起了那夜酥胸半露任他抚弄的模样,在人前却要做出一丝不苟的样子,深怕让宋嫂等人看出了端倪。只是那眉眼间流露的关怀与媚意,却是挡也挡不住,让林晚荣看的心里好笑。泡妞就当如此啊,yù说还羞、半遮半露,这才过瘾嘛。

    静养的这两天,他好好想了想那仙子的来历,若她真是安狐狸的师姐的话,那这中间麻烦就大了。姑且不说这神仙姐姐的武功和能力,单是她对青璇有着莫大的影响力这一点,便让人难办之极。若是仙子此时已经毒发身亡,那青璇可能会怨恨自己一辈子:若是她没有毒发,更会百般的阻挠自己二人,这事两头都为难,怎么都不好办。此时,能打个商量的,也只有安碧如这狐狸jīng了。可是自那rì夜间被大小姐撞破暧昧之后,安碧如就像红尘里的一抹轻烟,无声无息的消失在自己眼前,连到哪里去寻她都不知道。唉,难那,他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想念那只sāo狐狸。

    ******************************************************************京城中香火最盛的莫过于天下闻名的相国寺了,殿宇瑰丽宏大,有“金碧辉煌、云霞失容”之誉。寺内高僧讲经、名僧云集,同时万姓交易,商业、娱乐都极为兴盛,文人墨客往来不绝,有诗唱云:“大相国寺天下雄,天梯缥缈凌虚空。三干歌吹灯火上,五百缨缦烟云中。”相国寺被誉为大华第一寺,自然名不虚传。

    今年的正月来的晚,眼下已到末梢,chūn风渐暖,杨柳已开始吐新芽,正是万物复苏的大好时节。一年一度的赏花会,便要在相国寺中举行,每年这个时候,蛰伏了一冬的才子小姐们便纷纷出动,借赏花之名,前来赏人。这初chūn的第一盛会,也得了个有趣的名字,叫做赏chūn会。

    “赏chūn会?好名字啊!”林三哥折过路边一枝新开的杨梅,笑着向小丫絮环儿递去。这赏chūn会的来历林晚荣可不知道,只是听了环儿的讲解,在山下遥望相国寺前,却见游人如织,侍女如画,这赏chūn二字,果然名不虚传。

    “谢三哥!”环儿娇羞一笑,正要接过那柳枝,却见林晚荣嘻嘻一笑,将柳条上唯一一抹嫩芽摘下,调笑道:“不过,小环儿,你的chūn天还未到来哦,可别先忙着叫chūn哦。”

    “三哥,你讨厌死了。”环儿娇嗔道:“大小姐嘱咐你要早些到寺里,你却这般偷懒,这赏花会要是耽误了正事,大小姐可饶不了你。”

    “耽误不了。”林晚荣笑着指着前方道:“你看,那不是宋嫂他们么?”

    环儿往前一瞅,只见宋嫂带着店里的伙计,每人手中撂着一打纸片,正在往来往的小姐手里塞去。附近早已驻足了不少的夫人小姐,边观看着手中的纸片,边纷纷议论。

    “三哥,他们手里拿的什么?”环儿好奇道。

    “这个啊,叫做传单,是一种促销方式,凡是领到传单的小姐和夫人,都可以到相国寺前萧家的临时店铺里,免费试用香水。”林晚荣笑道。这种后世极为老套的促销手段,在这个时代可是大不简单。那香水之名,大多数人都未听过,又见如此新颖的促销手段,众人便都兴起了一试之心,一时萧家临时搭起的大棚之前,被挤得水泄不通。

    “环儿,这不是叫做赏花会么,花呢,花在哪里啊?”林晚荣奇怪的往两边打量着,却只见人影,未见花容。

    环儿咯咯娇笑道:“相国寺,赏花会,这花当然是在寺里了。三哥,这赏花会可热闹的很,待会儿你进去看了就知道了——”

    “闪开,闪开——”几声大喝打断了环儿的介绍,山下缓缓行来一队兵丁,护卫着数顶敞篷的软轿,疾驰而来。

    几顶软轿前后而行,相距不过数丈,林晚荣眼光一扫,望见那中间两顶软轿,顿时脸sè大变。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极品家丁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